PtGScope0越偏激的时刻越需要保持淡定。

如先前提到的,十一月好戏开锣。但和一般事件不同,这不是什么性爱或贪污丑闻闹个一、两星期就化了,这类黑客事件一般是两个月的情况。若政府真的任人唯贤长期培养了一批真正的天才,其实一个月内黑客就能捉到;即便不能,也能够有效抵御黑客攻击。若是两个月还捉不到,按照国际一般情况那就在未来五年左右,政府将无能为力。黑客被捕的几率就相当小。

也就是说,两个月后黑客若依然来去自如,那么超依赖网络科技的国际城市新加坡将在五年内遭到前所未有的瘫痪威胁。

如此……这国际皮影戏也被黑客捅了个大洞成了国际乃至历史笑话。

Anonymous Collective#1的黑客组织在十月尾通过Youtube向政府宣战,十一月开头就攻击了报业控股的网站。讽刺的是,报业控股也是’知名的‘内安局分子‘驻扎地’,也是新加坡文字媒体的中心地带,照常理应是守备森严,不会不堪一击的。

无论如何,Messiah(梅西亚)这一闹算是名留青史了,也算是一种具破坏性的’武装革命‘。这种攻击若是在新加坡建国初期肯定被老百姓扔臭鸡蛋大骂,但选这时机反而轰动全城受到认可支持。坦白说,依老夫看来……

……梅西亚出战的时机是挑对了。

只是破坏力如何就很难说。

怎么说呢?

梅西亚此次攻击,若他真的是新加坡人并在新加坡采取攻势,基本上是九死一生之举#2。如今国际金融情势下,要是梅西亚可以做出最大的破坏造成政府损失不计其数各关键单位全面瘫痪,他的任务就达成了。因为这时,God也开始在行动了。

如此梅西亚的破坏于本座有补助的作用。

如今的问题是,这’网络圣战‘背后到底是不是Anonymous Collective或是一个独行侠或是‘新选组’?

梅西亚的最大优势其实就是新加坡政府的’任人唯贤‘几个世纪下来其实就是’虚‘的,若真的是Anonymous Collective集合了各国的黑客天才攻击新加坡政府,向来打压天才胡乱用人的新加坡政府根本无力还击,就只能跑到美国找中情局支援。那也大概就是拿新加坡纳税人的银子去倒贴别人……

美国现在很缺银子呀~

据说黑客打算在明天(Nov 5)发动总攻……雷声那么大,雨点不知如何。

坦白说……Belmount Lay (传闻尼可虾的男友)虽然说梅西亚是新加坡独行侠,但视频经过语音处理和数码解析扫描……不排除有外国势力利用新加坡目前的政治不稳定向新加坡政府发难。若明天真的破坏力强大,那更加显示很可能是有组织性行动。若不是Anonymous Collective,自然就是另有目的。

PtGScope无论如何,梅西亚已经出手了,以他过去的’犯案‘情况进行心理分析,他应该不会就此罢手的。如此……

他若真的是独行侠或是一班意气用事的孩子们,老夫必须让他们明白一件事儿……

是时候找个’主‘了。

行动党政府肯定容不下梅西亚,工人党政府就算能接受也不可能长久掌权……因为反对党无能治理这烂摊子。老夫才是欣赏爱惜人才的,只有老夫的政府才有能力收拾烂摊子基于任人唯贤容得下他们。梅西亚应该很清楚,若他还想在新加坡安居乐业,一旦被内安局捕获,那就万劫不复。

人民行动党喜爱皮影戏,爱脸皮的程度难以为外界明白……

对于梅西亚和Anonymous Collective,老夫的个人观点就如对新加坡论坛上一大批自以为是的混蛋一样……

就如对常常碰到印度妇女对插队的人表示反感但随后她们自己一有机会又插队的态度……

坦白说,说好听些,这些黑客在虚拟世界有神的力量但没有神的智慧;这是很问题的。也就是说,局势将处于一种疯狂的状态。这和老夫虽然同意政府网络需要管制但又不支持政府管制的道理相同;因为新加坡政府拳头很大但脑子非常小……雅国一闹问题就很明显了。老夫的利益没有保障,雅国这蠢货也不可能有能力收拾残局……怎么支持?

Anonymous Collective向新加坡政府宣战,老夫考虑后是支持黑客攻击报业控股,但不能支持宣战的。理由非常简单……这组织其实是境外组织,大部分成员对新加坡内情不清楚,对国家的利弊也不清楚,自然也不会受到‘战祸’的拖累。而且这些黑客看事物只能从挖到的数据看,未必会全面,也未必会只攻击政府而不会影响到老夫。#3以老夫的立场,还是只能保持绝对的中立——本座即不特别支持也不反对。

毕竟若黑客攻击能配合God的行动完美地接来老夫梦寐以求的局面……我怎么反对?

行动党虽然是共和国的执政党,其实向来跋扈,自以为天下无敌,野蛮过头了;Anonymous Collective……似血气方刚的初生之犊,碰巧新加坡很依赖虚拟世界,碰巧这群牛犊的实力都是虚拟的。两股野蛮的势力相冲,无论谁瓦解了谁,其实对本座有益无害。当然,黑客攻击难免会带动个别黑客滋事的‘浪潮’。

但这些除非影响到本座,也不关本座的事儿。

本座唯一的大事儿就是接掌新加坡这烂摊子……然后完成God的使命。

这博客跟久的人会发现……凡人写历史是发生后写,这里写历史是发生前写……嘿嘿嘿~

虽然很离奇离谱,但都在发生。

所以老夫的一大娱乐就是看着世人空空脑子大笑哈哈……然后笑不出来。

黑客事件本座是当戏看的。坦白说,报业控股太颓废了,堕落多年,老夫是不可能在新加坡这破媒体界发迹的,因为新加坡根本就不重视人才,全是小道之流小人之事儿,就算报业控股支离破碎多它不多少它或许更好,就晚报天天抄国外报导或网络新闻,做新闻的实力根本就是儿戏……换是这些垃圾到竞争激烈的中国……笔锋烂,思维烂,慵懒成痴,只会自己给自己贴金,完全没实力,谁会白痴到请他们?

这媒体已经被行动党搞到乱七八糟了,还调来了个迷糊蛋雅国……

文人的天堂……在新加坡基本上已是垃圾处处……

所以黑客攻击报业控股,老夫对一个没利用价值的傻媒体……

这场戏看了两个月后,要么新加坡捉到了黑客,要么就是习以为常,也就没什么好看的了。到时一月开春……二月新年……

老夫是高智商人士……一般上看多了很快就腻了,写博客也像论文一样冗长……

反正发生了,就借此良机给TS个消息……行动党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的,政府能做什么本座早计算过了……爱听不听吧~反正残局是本座收拾的。这时候越乱越好,但绝对不能是老夫出手。天使和魔鬼……他们的任务不是操控你的意识,而是鼓励你……

PtGScope2这些年,我事事提醒,其实我何尝不知道行动党肯定还是一头栽下去……行动党不自己跳下去,老夫哪有烂摊子接手?工人党要是能处理,老夫哪会那么悠闲坐一旁翘脚看热闹?老夫早算准李小龙总理作茧自缚,李老爷子肯定越帮越忙到无力回天的地步。他老人家太爱面子,又喜欢故弄玄虚,心里又不稳妥……新加坡这破岛迟早会被败掉的,所以老夫早十年前就说了,不必和行动党为敌,等李老爷子仙逝了……就要大战了。呵呵呵~

至于后面会发生什么事儿……本座自己知道就够了。

天下人都自诩诸葛亮……在本座面前自诩诸葛亮,本座会笑呵呵的。

老夫冷眼看着这病态的社会……这么‘孔明济济’的破岛……看着各党派的所作所为……耐着性子钓大鱼。李小龙要败了,行动党会败得很惨……破巢之下岂有完卵乎。李氏剩下的棋没几步了。

不把老夫当回事儿,就请自求多福吧……

老夫可什么都没做……呵呵呵呵~

不。在大树倾倒之前,老夫已经悄悄把冷板凳移了去……

大家都在吆喝着黑客的‘壮举’。

新加坡人为黑客向新加坡政府宣战而热烈欢呼……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新加坡人偏激、极端也是行动党政府逼而成就的。

局势是不会因一群自以为聪明的傻子而改变的。

坦白说……本座很好奇……刘阿强不可能不清楚工人党的实力,以他打算的工人党前途……怎么扛下行动党留下的烂摊子?

或者是……他根本就是过一天算一天?呵呵呵~

PtGScope3

最近驻日的内线发来的报告让老夫狂笑不已;这安倍真大脑坏了–疯了~

不过……

最近多了乐子,那就是鸡排妹#4

那次偶然看了她视频觉得她特别可爱,但也就是那样了。想不到傻丫头之后开始‘官逼民反’啦开始胡乱政治开炮。第一次开炮我在苹果网报看了当是宣传也就哈哈了了,后来苹果网报很快又报她还在高谈政治……也就关注起这傻丫头了。

够疯,够傻……够邪。很合老夫脾胃。

她开了个卡斯特罗的笑话让老夫眼一亮,但当时我没留言。心想她这丫头政治处理不算入流,但这笑话用得还蛮上流的……

哦~

原来她老子选过立委,大概是耳濡目染。她父亲有没有钱那本座懒得理因为也不关本座的事儿。本座倒是觉得她傻乎乎的……若真日后选入立委,那就太好玩了~

说到台湾……内政老夫是没兴趣的,但台湾的大局老夫还是略知一二的,如同对大陆一般。

不过她老爸有钱,难怪不必应酬那些色迷迷的大腕。

其实鸡排妹嘛……老夫看了她的录影,读她的‘时事分析’,觉得她真的很可爱,倔强,但又透出空虚;如同一个很想当大人的孩子却潜意识中知道自己还是孩子而逼着自己坚强。老夫开始时好意说过她,让她多关心时事暂时别太涉及政治,她居然用台湾宪法的东东西西反驳~哈哈哈哈哈~

老夫很喜欢她的稚气,但老夫心里也为她的稚气担心。

无论她老子多有钱,权斗是很凶险的,这样兴匆匆冲,三八网友又胡乱欢呼吹嘘,真的踢到铁板时未必有钱就能解决。要不那个用小鸡鸡思考的肉粽瑞衰哥也不必学陈水扁大叔一样蹲大牢了。

可惜Facebook莫名其妙不让老夫给她page留言,希望鸡排妹没事儿就好,难得她那么喜欢政治。她的表达方式真是很逗。

真是个开心果……哈哈哈哈哈哈~

加油吧……

老夫喜欢看她的视频,虽照片拍得不错加性感却不太看她的照片,因鸡排妹迷人的地方是她表达的方式……美女老夫看太多了……不穿衣的女人也看得不少……嘿嘿~郑小邪说话时有那种很逗人的气质,外加说的东西时不时令本座啼笑皆非……

你看她……把袖子卷起来在领口剪一条线凸显乳沟加两枚扣子不就得了,居然剪掉了袖子领子当背心~

超‘卡瓦伊’~

所以老夫看到鸡排妹的视频有时会看看,但美女图就很少碰。

扯郑小邪是似乎她也知道本座这破博客。只是和‘鸡排’网站相比,老夫这里……可以一个星期更新一次,喜欢的话甚至一个月动一下,或甚至两个月才理,视本座心情而定。老夫对虚名的重视程度基本是‘玩玩心态’可有可无。网络基本上就是娱乐工具,博客大概就是个玩具。不过打从搜狐至今……

”过门是客……“

鸡排妹倔,老夫却是天上天下惟我独尊的。

她日后是几个孩子的老母,本座却有一整岛的顽童要处理。

老夫很喜欢看鸡排妹天马行空聊政治部分原因其实是羡慕她……若老夫也和她一样傻,也许也是个默默无闻的小白领,当年也许就把凯瑟琳,和心爱的女人如今儿女成群……迷迷糊糊过完一辈子。

其实这也很幸福吧……

但……老夫毕竟是老夫……这并不是老夫真正想要的。人活一世……

……岂可就这样庸庸碌碌迷迷糊糊了此一生?

局势如老夫算计之中……

姜太公钓鱼……大鱼将至,翻掌夺之。

成,本座一统江湖;败,新加坡就亡国。

无论成败,本座依然是本座。成王败寇,本座其实也懒得理天下揶揄或奉承。该办则办,不该动则如何都别。

新加坡小国……靠着时局一时的好以经济建设立足江湖;但长期胡乱用人,如今经济社会已经紊乱不堪,民生大乱,当铺如雨后春笋,储备岌岌可危,但材料粮食供应需要源源不断,人口却直逼七百万乃至千万,而食水供应将不稳定,外交那么多年下来也搞得乱七八糟破烂不堪,外强中干……而人民长期失教……‘亡国’二字,用得。

老夫心里很羡慕鸡排妹的……人傻无忧,上天给你超群的智慧也同时留了个超级烂摊子让你去收拾。

要是天下、政治都能如郑小邪描绘得那么简单华丽该有多好?

对与错,是与非……就如老夫对已婚的她念念不忘,能世人揶揄否?若如此简单,何不让本座忘了她便是……

哈哈哈哈哈~

鸡排妹这小女生其实最需要的是家庭而不是事业;若真的爱了,估计是全力以赴的‘死硬派’,倔强的背后往往是百般的无奈,可惜成熟有真正内涵的男人在如今病态的社会不多。不过,她需要那种男人但郑小邪本身程度还是很‘俗’反而比较容易物以类聚,老夫看一眼就看穿了。很可爱的外表但估计脾气一闹起来也相当惊人。呵呵呵~

她还是迷迷糊糊不清楚自己到底需要什么,算是看到哪儿就往哪儿冲呗……

刚烈有刚烈的好处,但也有超级的坏处,那就是情绪一上来就不讲理。她很需要别人认同。

也就是,若她日后爱上的是个高人,她会幸福的。她比常人需要人呵护包容引导;这头野马需要有人驯服。

这样的性格其实是不适合从政的。但……

就事论事儿,现在台湾的局势,啥人都合适。她不当立委还有不少流氓痞子争着当,台湾的下场还是一样。无法治国的人多,这些人除了攻击政府攻击对手其实压箱底都是空空的。老夫毕竟不是台湾人,和台湾没瓜葛,无需理台湾的死活。听起来不人道……

……但这就是政治。台湾不支持本座,没啥利用价值,但台湾却需要本座这类军事、内政和国际政治的怪物。其实如今日本也需要,美国也需要……当年的行动党也需要,但需要归需要,一个无知的病人看到灵丹妙药未必愿倾囊肯服。

PtGScope4视频里谈到同性婚姻法案……

这才是把该视频‘请’来这里的重点。

其实老夫对‘同志’是相当‘敬而远之’的;理由非常简单,年轻时常被‘搭讪’。有甚者甚至包车跟着老夫一大段路……所谓的人权是老夫容得下他们,大家可以共事交朋友,但……支持同性婚姻那就超越人权的范围了。理由其实相当简单……老夫会拜佛,但不代表老夫鼓励世人虔诚到当和尚去。大家都当和尚,谁生美女给老夫爽?

郑小邪虽然说得没错,阻止同性婚姻虽不能助长生育率,但却是控制社会风气的必要关卡。年轻人的性取向往往会被社会牵引。大开方便之门,幼小的心灵看到大批大批的同性公然结婚,大摇大摆组织家庭,缺少社会排斥难免不少‘举棋不定’叛逆+青春期的青年会‘尝试’同性恋。

鸡排妹考虑的事情之简单是意料中事儿,但她有没有想过当父母的台湾群众的压力心情?

这些论点本座早听腻了。新加坡那些傻丫头也是如此看事情……都是开放派啊,人权派啊~

难道迷上帝本座就不能爱已婚的凯瑟琳,难道信佛祖就得鼓励天下人当尼姑和尚……寸草不生?

不支持同性婚姻不代表反对同性恋,但同性恋必须永远是‘地下’活动,绝对不能正规化并在社会公然推广。玻璃可以当议员,但不能推广同性恋。

就如同本座不介意Kurt Tay给他自己加两粒球,但绝对不能同意立法推广。一旦同性立法常规化,那么什么畸形变态的病态社会问题都可以人权常规化而负面影响荼毒整个社会。我们可以同情同性恋的性取向,郑小邪甚至可以接受自己唯一的儿子是同性恋乃至去变性,但和鼓励影响孩子们同性嘿咻是两码事儿。

这也好比色情片……是男人健康都好色,但如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不是好色就可以将迷奸合法化或正规化,不是因为好色就可以合法化公然渲染三级片,因为人在做孩子在看……

本座清楚郑小邪很固执未必听得进去,但施政并非那么简单的三言两语。影响之深,长远之计,层层必须考虑;如同行动党那帮傻子一般只看眼前表面就胡乱抓药……现在差些就弄死自己了。

老夫心里爱凯瑟琳,也非常明白基督教的那些破烂法则,心里也非常明白所谓婚外情问题……之所以到现在还不在她工作处出现追她,就是因为她是个俗人……而且是个大俗人。社会有社会的游戏规则,这些游戏规则未必都公平,但它们的存在不是没有理由的。老夫爱一个已婚了的女人,不代表其它的婚外情都是真心实意的……

老夫可以接受社会对婚外情的排斥,但绝对不会理会社会的非议。既然爱一个人,至死方休。

社会是座垃圾场……垃圾有垃圾的游戏规则。

鸡排妹有人气,影响力自然是有的,所以虑事儿必须有深浅,否则铸成大错再固执或忏悔有什么用?

郑小邪出生前的一段时期,美国‘自由恋爱’的人权风大吹,产生了一整代的单亲家庭,妇女过早被操而怀孕,当年迷信的是摇滚年代的疯狂风气,深深影响战后经济泡沫下富裕而精神空虚的美国社会……都是人权,社会也是一种人权,为什么要让自己和自己的孩子生活在这类紊乱的社会、人权中?谁通过人权而剥夺了他们的人权?

美国当时的社会紊乱问题甚至传到了新加坡受到了关注。

老夫不是故意排斥同性恋,也不是不体谅他们的性取向,不过一码归一码……同性恋群体要是真的讲理本身就应该明白自己的立场。

婊子其实也是有人权的……娱乐圈里的实际婊子也不少,但潜规则毕竟是潜规则,不好大摇大摆。

婚姻……

我其实还有很多想说……

但我觉得……

一切还是尽在不言中。

坦白说……疲了。

女人要婚姻,玻璃也要婚姻……唯独老夫不要。

若不能爱我,为什么要靠近?

若能爱我,无论如何都不会舍我而去,何须婚姻?

PtGScope5

最近虽没看国会的胡扯但听说交通部打算给儿童、穷人和老人免费车资优惠,优惠财源从交通公司广告收益负担……

老夫闻毕大笑……

不过如今政府也只能如此尝试挽回民心……

但都说过了,政府是个傻子集团……

老夫很欢迎这打算,但老夫也很清楚人民是不会因此不积极推翻行动党政权的。

就好比到处的试用品,免费归免费,买不买则是另一回事儿。

其实行动党内部根本没改变,一边继续打压一边继续靠些小动作希望哄民众青睐。K尚穆根年薪百万有用的政策全无,薪水也没捐个七、八成,却在报上说自己多么多么从政不爱这个那个,连老婆都搬了进来,扯了老半天……他忘了或没听说当年那马宝山甚至听说为了为自己歌功颂德而花了三百万新币设计了个巨型牌匾,个别如李美花啦也常常登报但全世界都觉得她太搞笑了……那钉子灵也学马炎庆和清洁工与稽查员抢饭碗,一个月国会给她十五千新币就是让她讲故事和去捡垃圾……

话说最近报章大肆报了清洁工友工资升到千二……但杂费却起了。我得知的民众反应却是很不满的。理由很简单……

这些工作都是新加坡人不愿意做的(钉子灵似乎很愿意干),都应该是廉价外劳干的,杂费应该因此下调,但行动党领导下……好工作都被外来人才劫去,垃圾工作都‘逼’新加坡人干,杂费却要起……若倒垃圾的是廉价外劳,为何要加薪增加百姓的负担去支援外国的经济?

舆论对行动党越来越不利。

钉子灵这些钱拿多多于国事儿根本(明显)一无是处的‘领导’在媒体出现越多,小动作越多其实越不利。

那些怨恨行动党把基层经济搞到空前乱七八糟的群众看这些‘好人好事儿’难道会如一加一等于二?

当年日军占领新加坡,时时都推广大日本帝国的‘共荣圈’好,推广香蕉币的妙,百姓是越看越开心吧……

算了……就让这些傻子继续玩。

车资免费啊……

还是那句老话,羊毛出在羊身上。交通业务私有化,前提就是股东盈利。为了无限度加车资,莫名其妙本子满江红了,如今政府还想动歪脑子……要么公司真买单,要么就得政府从纳税人的银子倒贴……也就是纳税人自己花银子给自己‘免费’车资~#5

政府鼓励生育,若成功了,儿童的车资负担加重,不成功则人口老化下给老人免费车资就是死路一条,或就是……直接加重年轻选民的负担。而多重?对于贪婪的股东们,愿意多重的负担加在人民身上就是很有趣的问题。

这些垃圾会手软吗?

所以若是吕德耀开的金口,那老夫真得祝他好运了。因为这类政策必难长久,得罪年轻选民是在所难免的。

车资加啊加啊~自从预算案后,物价其实升得很快。老夫常常到市场盘查蔬果原料和基本设施服务等价格,都在起啊起。许文远那200,000单位一出,贷款局势加重,新加坡通膨又一新主力军。

都说过了,政府其实根本不会处理经济。

好笑的是,拥车证似乎面对着巨大上升压力。

老夫在邂逅凯瑟琳时就在想多几年将发生的情景……

新加坡这群井底之傻能耐压到何地步。呵呵呵~

以老夫的个人观察……

……李小龙是打算让行动党和新加坡的一岛白痴同归于尽。

李小龙总理任人唯贤,如今其实要理政像样的根本就拿不出手。李老爷子也只能呆呆看着金融海啸冲杀过来……什么都做不了。不到几年工夫,当年万民欢呼的行动党就这么败了。然后……就是‘追杀’的开始。一山毕竟不能藏二虎,无论哪一党取代行动党,对手财雄势大新君如何安眠?

以前很多议员在国会都是呼噜睡大觉,更多干脆就不来了;其实他们就算全来睁着眼睛还不是说瞎话?

然后就是工人党……

金融海啸一来……这岛傻子的钞票顿时缩水,三十年的工作功力瞬间化得干干静静,银行会好心消除部分贷款……而让自己出现财政危机?呵呵呵呵呵呵~这地产价要是要维持在‘勃起’状态,那新加坡经济就真的完蛋了。

因为要维持那么高的价位必须要相应巨额的牺牲。

日本肯定是完蛋的了。

鸡排妹上次还在赞安倍增加国家投入,这是对经济的无知。安倍这样搞于事无补,只会如美国那般大量投入黑洞反而越大……理由非常简单,大量流动资金对于一个很大的黑洞与民生相对没用反而增加民生负担;理由也很简单,因为日本和美国和新加坡乃至中国、台湾都存在资源调配偏激化的问题,无法有效转化贷款到强大的生产力而产生实质财富。

所以美国越玩越死,新加坡也会死得很难看……因为新加坡有所谓的大量储备金……可新加坡的经济体有自己特别的问题。

当钱……乃至黄金大量到过量的局面,那时就没什么价值了。

中国现在想以人民币取代美金……也是自寻死路的行为。

反正全球软着陆的关键其实在老夫,全球毁灭性大战关键也在老夫……

[虚拟威胁] 这些年,新加坡的谍报活动本座其实是睁只眼闭只眼。新加坡空有财力却无才力,小动作很多,但也就是那样了。美国的谍报科和God比根本就是小巫见大巫。网络战爆发……

A video purportedly by computer hacker group Anonymous has threatened the Singapore Government with an “aggressive cyber intrusion” if it did not remove its Internet licensing framework.

The 3-minute 42-second video was uploaded on The Real Singapore website.

It was first posted on YouTube on Oct 29, but has since been removed by the user.

The video is narrated with what is believed to be a computerised voiceover, protesting against the Government’s new licensing rules imposed on news websites.

While it remains to be seen how genuine the video is, cyber security experts The New Paper spoke to said it was a very serious matter.

Such videos proclaiming war against the Government actually contravene the penal code, and the possible penalty is death, said one lawyer.

http://www.tnp.sg/content/experts-threat-very-serious-matter

老夫是谍报科不是IT部的,对于法律尚略懂一二。这鬼专家的一派胡言却让老夫开怀大笑~

坦白说,国际间有没有统一的网络法是一回事儿,但若是黑客攻击若有死刑那新加坡肯定是标新立异,前无古今后无来者的。基本上,依律而言,黑客攻击的公共资产,也就如某傻女到处破坏公物,这不属于死刑一列;若黑客是新加坡人向政府宣战,那是属于反对派,反对党若到处破坏公共设施,也不算死刑;若黑客是外国人而向新加坡政府宣战,按照日内瓦公约也不涉及死刑,若黑客是外国政府而宣战,怎么判国家死刑?

哈哈哈哈哈哈~

但……以李小龙总理的个性,以行动党的处事儿作风,肯定容不下黑客,若真的处死黑客那也不奇怪。

不过……如此一来,新加坡就成了永久性国际黑客的圣战场。国际人权分子也饶不了新加坡。

李小龙此人行事儿永远少根筋,在政府遮遮掩掩的皮影戏失败后公然向黑客宣战了。也多亏李小龙总理和团队的‘大才’如此‘照旧’处理问题,这场‘圣战’进入了高潮。其实也没有人估计行动党政府会示弱投降,其实就算是工人党或NSP政府也会负隅顽抗的;理由非常简单……

……都是一群饭桶。

其实在新加坡宪法确实没有黑客,特别是本国黑客攻击公共设施或向政府宣战而有死刑的。只要他们不为了他国政府而破坏,这不算treason(叛逆罪),也不是Mutiny (叛变)。基本就是如那个Dr Chee一般公然向误做东挥拳,公然示威破坏公共次序……就算学欧美示威者攻击破坏商铺、警车甚至政府大楼,那也不属于死刑。

他们只是没有依据宪法以选举和行动党开战。

在新加坡,这类‘专家’太多了……否则Pedra Branca怎么会莫名其妙在以外国势力主宰的‘赌桌上’输掉了一整半?

不过既然那么‘野蛮’威胁黑客,反正已经‘反’了,人只能死一次,攻击政府一次是死两次也是死,几千次也是一死,这类神经病专家让一个傻瓜报刊向黑客进行恐吓,结果会是如何?呵呵呵~

别怨老夫……

老夫早几年前已经说了老头子,新加坡需要网络通讯的Aegis系统。多亏他老人家‘任人唯贤’,本座不光现在很闲,还有雅兴欣赏虚拟战争……因为依本座计算,领导‘天赋异禀’是绝对不会听进去的。不如此,老夫怎么有烂摊子收拾?怎么欣赏新加坡钱要很多,小动作也非常多的‘大才’们手忙脚乱……?

不过……

这场混战真正的战略意义是为了接下来的真正大战而铺路的。否则老夫怎可能袖手旁观?

…Even within the Internet community, which is traditionally anti-government, the reaction has been mixed.

“I love these guys for fighting on our behalf but am afraid they may actually inflict harm on Singapore,” a netizen said. “We will have to fight the government our way, through elections.”

Therein lies the government’s dilemma. It is facing a dangerous new threat with some younger Singaporeans less than supportive of it.

The anonymous group is not without problems, too. It can only win if it gets the Singapore public on its side.

This is unlikely to happen if its hacking activities are stepped up to a level where people’s welfare is harmed.

This could swing Singaporeans behind the government and turn against them – which is not what they want.

Observers notice that of all the closures, the Central Provident Fund website was unaffected….

-Seah Chiang Nee

http://www.tremeritus.com/2013/11/09/has-the-cyber-war-begun/

Seah老头子似乎还搞不清楚情况……

坦白说,就算举国支持黑客攻击又怎样?

就算全国甘愿当奴隶支持雅国而反抗黑客又怎样?

就算全世界都反对这些黑客又能怎样?

行动党虽身着白衣白裤,这些年的所作所为,到了如今很多‘伟绩’连借口都懒得用心编了。老夫见行动党是不可能改弦易张了,老早就大摇大摆‘溜’掉了。若李小龙当年真实心从内部改革,本座如今早已在内阁了;哪有如今都到处往自己脸上拼命贴金但局势却搞到乱七八糟的无耻之徒,油水拼命抽的……

“This could swing Singaporeans behind the government and turn against them”这样的几率几乎等于0%。

就这么说吧……

一旦新加坡人财产受损,首先会攻击政府极度无能;当他们财产无法保全了,政府对这些‘奴隶’的控制或影响也就等于0%,一旦如此,这些愚民基本也拿黑客没办法,他们唯一能宣泄积压日久的不满对象自然就只有‘英明盖世’李小龙为主的政府,而李小龙长年累月只爱‘夏侯懋’这类的任人唯贤……Seah老头子真的认为愚民真的傻到以为钉子灵这类‘大才’能应付黑客?

就算李光耀老爷子现在真能从棺材里爬出来,也能如何?

行动党‘任人唯贤’,人才极度凋零,已经到了一击即溃的地步了。无法及时改革,老夫当年都说了……大乱将至。#6

Seah老头子的言论IQ程度就如陈青木、凯瑟琳•林等以前总说新加坡不敢投反对票是因为fear(恐惧)。

不过……最重要的是,这Seah老头子似乎不会支持本座。新加坡小人处处……这些‘人才’到处都是,和心爱的凯瑟琳其程度差不多,其实这才是最大的麻烦而不是行动党或工人党。这些党,本座根本就不当一回事儿。

你说李小龙无能,行动党贪婪……工人党就很行吗?工人党就不贪婪不小人……就不玩别人老婆?

老夫掌权当国父,要把局势稳下来……最大的问题就是小人国的一岛自以为是的小人。这些小人目前还有利用价值……李光耀最成功也最失败的就是特地常年累月打造了小人国,糊里糊涂将自己很嫩的宝贝儿子推入油锅让举国的‘行尸走肉’攻击,最愚蠢的就是让老夫在冷板凳上看戏。

他目前看到了局面,真的认为以如此破烂不堪的’core competency’,一旦行动党失势还轮得到行动党东山再起吗?

很多愚民在网上揶揄本座按兵不动,无知啦,没种啊……

是啊,本座就是那些‘英雄’争着冲入枪林弹雨而我这个‘傻子’拼命往后挤~

李小龙总理我信他会不遗余力把那些黑客揪出来,我也信他会活剥他们;那就让这些‘大才’厮杀吧~

若小聪明和小动作能挽回大局安天下,还需要老夫?行动党怎么到今天这地步?刘阿强那工人党如今虽第一大反对党……

……能比行动党好多少?

老夫只给工人党五年,他们就原形毕露了。

新加坡人……一群彻彻底底的井底之蛙。如今不少人见局势不稳要从政……呵呵呵呵~

他们以为加入了反对党就能从政?

傻瓜……

什么Credentials……你的行头再大也不比那干了几年财政部长,老子是李光耀的李小龙总理大,他如今还不是岌岌可危?

翻掌夺权……其实最大的麻烦就是一国自以为是的小人,但……之所以那么容易,也是因为都是一国自以为是的小人。呵呵呵~

你说……这ISD啊,是希望反对党当道,或是本座接手行动党留下的烂摊子?黑客是有才,但为什么除了本座之外,天地虽大却无处能容得下他们?ISD那些人不是傻子……行动党还能耐多久,他们的子女,日后的饭碗……

这些人迟早也将为本座登基而一战。本座掌权与否关系天下安危。为了自己的身家性命,搞不好……连李氏也会给本座护航。

人……毕竟是要吃饭的。什么鬼得民心者得天下……老夫手里的包子,就足以得天下。

[尼可虾球] NSP秘书长选举,尼可虾并没当选。

如此……尼可虾不是没意识到她夺秘书长的必要就是尼可虾没实力争;若是争而不取,那么小妹妹在NSP不受重视,亦NSP基本上就是堆傻子。NSP无可惧也。

接任秘书长的是律师Jeannette Chong-Aruldoss;素闻此女死板不通,思想狭隘,又重权,当初本座公然支持尼可虾其实部分原因就是不愿意Jeannette接棒。这女人接手NSP,NSP就成了‘另类宗教组织’。如此对于扩张NSP的政治势力是最差的情况。

不过怎么说,NSP对本座而言就只是保险。党派用人犹如战场点将,看李小龙如此胡闹就明白其重要性。其实NSP做大虽有牵制工人党的好处,但……老夫属意牵制工人党政府的是个支离破碎的行动党残余部众而不是NSP。那是后期的情况。如此,尼可虾多一届大选……就面对Glenda韩一样的局面。

老夫爱才,难免觉得可惜。

行动党之败是……老国父李老爷子亲喻的,非本座之专利。

如此……得亲自确实,若尼可虾真的力争而不上位,那么NSP不过等闲之流,本座爱尼可虾之才日后可求之。尼可虾和Daryl Tan不同,Daryl太急进,便是有号召力但破绽百出,无论行动党或工人党只要随便出手他就出局了。尼可虾唯一的问题是她男友。她男友有小聪明,锋芒毕露,会扯后腿。这是性格上的问题……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尼可虾怎么说都是个女人,难说不会受到影响。

无论如何,这内部选举让老夫看清了NSP的老底。

最近Jeannette为首的NSP居然公然支持Hijab(马来女性宗教头饰)。哈哈哈哈哈哈~

哦……

球嘛……‘球’,不就是‘王’者之‘求’?

[新手机]  最近弄了部新手机,因为以前那部内存tmd小,除此由于是中国店内促销时购的,那么小的内存还安装了一大堆中国垃圾应用程序……

超级白……

结果微信文件体稍微加大了,容量就不足,上网总是让本座删除这个那个以腾出更多空间,结果只能删了Viber和玩到一半的‘超级机器人大战’。结果因为要到明年初才能续约买新机本座干脆弄了部内存2gb的暂用。

第一天用就问题一大堆,隔了一天到维修店,结果碰上个一直耍嘴皮子的小姐,老夫还很耐心陪她瞎说,最后……她连开都开不了机后就自动给本座换了台新的。那还好……

但本座的图片全没了~

这才是重点。

而且sim卡似乎常常卡住打不出电话。Call-in似乎不受影响。

最近黑客当道,所以老夫手机出现了些怪怪的问题。

不过除此,除了摄像头不好和老夫的扩音器接不上和speaker功能超级小声外,都还好。老夫重要的是内存足够下载好玩的应用程式,跑步时能听听歌,能打电话,其实很少用摄像功能;若必须的话就把电池取出,断绝讯号。

老夫最喜欢的游戏就类似‘超级机器人大战’而不是那些低能简单的什么Candy Crush啦,什么Farm啦~但也止于手机应用,因为换是电脑,老夫比较喜欢Fallout 2啦,三国志之类的游戏。

说到游戏,如今最令人期待的就是Wasteland 2。虽然没Fallout 3的那么华丽,但设计得好的话,那就是回味无穷。所以既然很少人录制了Wasteland 1988版的攻略,老夫为了迎接Wasteland 2的到来开始录制了。InXile也会在发布Wasteland 2时发布提升版的Wasteland 1。

为了在外时能让手机娱乐自己,老夫翻了不少网站的手机游戏介绍……

真TMD幼稚、无聊……简直是浪费容量的游戏。而且如今用‘土豆’下载视频似乎出现问题。

黑客肆虐,权力若在傻子手里,天下都遭殃。出了问题,谁又会在乎小百姓?呵呵呵~

所以……一台手机道天下。

[杂记其实近几年,特别是误做东中期开始,行动党感觉太良好,得意忘形得过头了。过去捞、打压和政治敏感情况还会有所顾虑不敢大摇大摆,后来……法庭公然被利用为政治工具,腐败公开化而搞出杜莱案,这案连接朝廷的人不少,加上个别大大小小的腐败案到了后期现今很多人传的AIMS案,其中的黑暗逼使国人面对白衣白裤行动党政权的‘洁白’问题;虽然其实大部分人都知道行动党内部的问题或隐约察觉到内部的黑暗,但主要原因就是行动党堕落到连基本政治常识都被波涛汹涌的油水给淹没了……

行动党如今把民生搞到乱七八糟……

原因1就是长期‘假假’任人唯贤,人事体制严重腐败,人才上不了位而各阶级小道办公室政治猖獗,人格完全没落;原因2就是长久太风平浪静,自扫门前雪,银子来得太容易,新加坡羊看起来毫无反抗让‘狮子’吃多少羊都毫无忌惮;原因3就是一下子油水抽得又快又狠,因为肆无忌惮,结果又肥又大就自觉得天下无敌……各个都成了肥猪,跑不动了;原因4就是上一辈这样猛捞那么打压,‘羊群’就乖乖待宰,如Wee Shu Min这类不知天高地厚的一代就越加肆无忌惮,这些傻子没经历过李老爷子那代的政治迫害和因政治出现的动乱危机总觉得是天之骄子,对如老夫这类爱杀就杀,结果得罪了一整批真正有实力的人才,完成了行动党的孤立无助;原因5就是行动党其实和各国势力交易结合,也就是互相影响互相擦屁股,自以为天下皆在掌握之中,以为江山已经很牢靠……做任何事儿都不会有人察觉或就算出事儿也强大到无敌境界;原因6就是……

其实有很多原因。

老夫很小就靠行动党很近,近到李光耀那时期的议员范围内,可以说从那一段时期开始的‘问题’和现象本座都知悉的。情况非但没有好转,好胜的李光耀老爷子反而糊里糊涂加重了许多问题;就经济而言,李老爷子其实是一头雾水的。到了九十年代泡沫高峰期,党领导油水很肥了,自觉得很‘安全’了,很多原本禁忌的政治敏感问题开始朗朗上口……

骄傲的代价就是反对党逐一崛起,连一个默默无闻的NSP也赶上了。

很多人从对党还残留一点儿希望,到了后期……生意难做,事业因人事紊乱搞到民生大乱而绝望。

我在李小龙总理接棒时给了李小龙一个机会,但看着他比误做东还糊涂……只好悄悄策划堂而皇之退休了出来。李小龙第一批‘人才’录用已经很有问题了,第二批更惨……这都是历史了。他虽说‘做得不好,会做得更好’,但他拿什么做得更好?

结果在改革完全失败或根本没有的情况下……接近2016时,黑客攻打新加坡了。

这时期的李光耀只能傻傻呆呆看着局势急速在他宝贝儿子的手里恶化。而老夫在远远处隔岸观火。

如今的行动党……

与其说是老夫等着接手烂摊子……还不如说是为行动党安排后事儿。

因为一旦行动党垮台……试问全国国民有几个愿意继续看戏票那么昂贵的皮影戏?

其实行动党政权根本就不会处理经济。

年轻时,记得新加坡在九零年末那场超级信贷货币危机前经历了两次经济风暴……如那个脸皮很厚的林崇耶教授自己承认的,当年搞什么工资调整……结果一大批人怒气冲冲,因为一时间加剧了通货膨胀,但上面的人完全听不到下面的呐喊,林傻子教授被奖励了。后来新加坡的经济处理渐渐进入衰败情况,很稳当的结合了国际经济的颓废周期,然后发展成自撮马股那时的丑闻到后来的雷曼兄弟丑闻……

当时想乘机吞掉自撮马股散户的那个混蛋还登报被形容得多么正义凛然。

其间很多时期的内幕本座其实非常清楚,但就是不能说。

老夫和那个老糊涂‘萝卜茶’(Robert Teh)是在Young PAP论坛初次碰头的。当时本座还不是行动党员……他很多大道理,但其实我说过他,一点儿都不实际。后来他给我道过歉,原因不清楚。当时那个傻子Redbean也出现了;也是口气很大,但实际上乱乱碰的。也在那时,那个傻子小人Goh Meng Seng和日后搞寻求他帮忙客户的妻子的Chia Ti Lik都在那里胡言乱语……攻击本座。

本座当时觉得他们真是可笑……

小人……

还有很多这类小聪明但没大脑的……

一位在李光耀时期当议员的‘叔叔’告诉老夫,‘少说话’……其实老夫虽然说了很多,但从来都没有暴内幕。也没有提到自己真正的‘政治’背景。算到来……本座比自己的部长对行动党而言还‘资深’。到了误做东时期,很多人说他老人家打开言论自由的空间云云……其实很多人不明白当时新加坡的处境;误做东当年那么开放……为什么法庭会有那么多‘丰功伟绩’?搞到后来次序大乱,不光是杜莱,一大批妖魔鬼怪都开始利用法庭保护自己。

搞到如今越来越多人不服法庭判决,甚至连法庭都因为要警告不服判决的网民而上了新闻。

经济处理失当,其实早在林傻子教授可笑的薪金调整游戏前就开始了。当年职总进入巩固后期,掌门人是王鼎昌。也就是他未经‘许可’在李光耀时期带领工人上街向剥削日益严重的老板游街示威的;当时的‘老板’基本上重点都是海外投资商,不少……都是从‘腐败’地来新‘投资’的。其实王鼎昌本身也不是没接触过财雄势大的‘烂泥’,只是王鼎昌当年的形象太好……但他的不羁造成了日后连国葬都没有……

到底事实是什么?老夫是不会说的……至少在现在。

当时大量资金成功被‘吸引’入新加坡,造成了通货膨胀的基础;林崇耶那傻子只是‘推波助澜’罢了。一时间,货价迅速急升,但在初期‘好的工作和职位’也相对增加。理由很简单,当时还在冷战期间,俄罗斯和中国还在和美国‘暧昧’;当时毛泽东在过世前偷偷和美国达成共识,但基于面子而展开了后来的‘兵乓外交’,而邓小平就顺势开放经济捞了这功劳。

毛泽东当年告诉美国的是中国人一时不能接受中美友好……其实真正的原因是因为毛的政治基本上是以和西方较量为基础的,毛必须找个台阶……所以美国后来‘主动’接触中国,中国‘大方’回应。但邓小平毕竟不懂经济,把中国经济瞬间搞出一大堆问题,但因为大陆人才济济,物资雄厚,又有红军压阵有惊无险到了九十年代……但天安门事件还是爆发了。

天安门事件乍看之下是民运,再看好似政治内斗……其实真正的内幕……我只能说‘未必’都如一般人知道的。

在改革开放初期,巨大的利益产生了嫉妒和极度的贪婪,更大的是‘安全感’问题。

新加坡就是在那时期成功引入大量投资,而因为亚洲最大的市场是印尼和马来西亚,新加坡成了重点‘培养’的幸运儿。由于中国、俄罗斯、越南和柬埔寨当时不是共产冷战分子就是军事强权,七十年代提倡的双语政策就成功地吸引西方在新加坡开设亚洲‘分行’。台湾反而因为夹在大陆和日本中间,更因为李登辉糊里糊涂,结果……

也在当时,台湾终于被迫离开了联合国的议席,联合国的中国议席被共产党拿去了。台、中的国际政治之战就此拉开帷幕……

老夫记得当时王鼎昌带领游街示威的画面……因为老夫虽小,更早时已经留意李光耀老爷子的演说了。

但李光耀这辈子最大的错也铸成了……

他在离开前并没有检讨行动党的基础运作问题,也没有明白Meritocracy的毒辣而铲除这毒瘤……然后糊里糊涂就把位子交给了心机最深的误做东。误做东初期因为顾及李光耀的压力拼命赞美他的‘德政’,这老夫还记得……然而到了后期……就开始抱怨了。在行动党内部开始传李小龙要登基后的一、两个月,李小龙将接替误做东的新闻出现了。其实早在半年前消息就传到老夫这里。

也就在那时本座留心李小龙身边的人。因为听说李小龙很‘嫩’,这类人的将领多数都是‘自己人’,绝对不会类似刘备遍访贤能。从自撮马股事件,老夫可以肯定一件事儿……李小龙要扛接下来的千金担子根本不行。而也在那时,李光耀达到最信心满满的时候……他完全看不出局势已经很糟糕了;在他心里还是觉得自己永远常青,百姓永远服服帖帖,然后自己的宝贝儿子登基了,所谓的Super Seven(超级七部长)和后来的什么P65议员也成了历史。

随之,为和国际进一步接轨好玩地搞开放政策还主持类似人权大会什么的,李小龙推行了博客开放政策,让人民踊跃‘发表’……到了后来开始这个捉那个压,连画漫画的也被捉了……

其实李小龙上台时确实兴致很高……一下子就宣布‘改革’检讨几千条规云云。可惜误做东那时期发生了很重要的事儿……那就是任人唯贤下,行动党政府从内部开始拼命捞……一时间物价暴涨得比李查•胡掌权时还厉害,很多党内畏惧李光耀严厉管制的小虫子瞬间解放……到民间大肆捞啊捞,而被任人唯贤出来被‘高薪养廉’的各级高官也在炒楼炒股……后来连Brompton和红酒课事件就这样爆发了。而几次被寻求帮助穷苦百姓时……

“政府哪有钱?”的经典回应响彻民间。

也在误做东时期……产生AIMS的基础条件成熟了。

很多原本不敢胡搞的人在李光耀退位后开始明目张胆,搞歌星、婊子、职员的……从国内到国外‘传闻’不少,后来……Michael Pumper‘旗开得胜’。

就在那时,反对网民的傻子都在胡说八道,而不少行动党的网民却还是很跋扈……老夫还记得有位行动党网民就指高气昂地‘教’我什么是‘政治’。老夫和某前行动党议员大叔闲聊时还拿这当笑话。当时的老夫还不是党员也不是基层。但可见行动党的情况已经相当严重了,到了后期就更一发不可收拾。随着网络普及化,老夫也在悄悄建立起庞大但隐秘的网络……

……方便日后监视所有的党派。

当时的李光耀说……新加坡是Golden Era……老夫当时早盯着国际政经局势禁不住大笑了~当时的行动党员还在发白日梦以为从政就是加入行动党被选参选……老夫在离开前公开说过……

日后要从政自2011大选起,参加反对党才是大势所趋。而且……老夫还说过,2011大选行动党将失去1~2集选区……记得当时不少人都笑话本座。其实当年也只有本座说了日本LDP将惨败。

在正式成为党员后老夫经历了不少,看过了不少……但最重要的是,当那个傻子Chia Ti Lik垂涎一个小小的Chairman位子时,本座慢慢地接触各分支……

Chairman这位子算什么东西?老夫根本就不在乎。

老夫早说过了……‘Clash of the Titans’才是老夫最重视的。老夫要的是实权,而不是个破虚名。老夫也很清楚,李小龙糊涂,绝对不明白改革的重要……因为他根本就不清楚眼前的情况,也不会有人告诉他所面对的政局将如何艰险;坦白说,任人唯贤下的行动党,除了本座谁会明白?

后来,李小龙的行动党就自绝于本座。自此,行动党败局已定;因为已无人能帮这傻总理了。

2011,工人党拿下了集选区,打破了行动党集选区永不败的神话,反对派士气大盛……李小龙总理随后于2013派了个政治神经大条的宝琨兄上阵……很明显,李小龙主帅当时完全不清楚状况;最后连上天恩赐的一个扭转局势的宝贵机会也这样耗掉了。许宝琨大败,反对派士气进一步高涨,舆论开始形成了推翻李小龙的锋芒……

随后一些知名的反对派分子‘出事儿’了……

但冰冻三尺,本性已难移,不少行动党员还是如故,继续在民间搞自己的小政治,而党上层虽然尽力‘改革’,但长期胡乱‘任人唯贤’,到了非常时期居然无人能用!

老夫则在冷板凳上翘二郎腿看戏……

这时期,雅国公然管制网络,先从雅虎开刀……

从李小龙开始鼓吹的网络‘百花齐放’到让雅国公然管制网络,其间不到10年……然后,黑客向新加坡政府宣战,大规模攻打政府网络设施。李小龙回应,向国际黑客组织宣战,‘新加坡网络圣战’就此拉开序幕。

2013,新加坡两位国父都在:李光耀90岁,本座37岁。新加坡局势:开始大乱。jl1
[Here comes another baby to the household’s care. Ling is a baby boy produced by sis. And he looks more like his father as Wen.]
jl2jl3[Hope he’d do well~ I fucking love babies… and babes~ Hehehe~]

#1 是不是Anonymous Collective其实大家都在猜。
#2 无论结果如何,其实老夫只关心开战与否,至于谁是谁,结局如何,这不是本座需要知道的。
#3 也许他们自认为是为正义而战,也许也真的攻击了正确的目标……但曹操既是‘奸雄’却也是治世高手,孔明虽是贤臣但因他而死的人不计其数……这群黑客没有沟通的有效管道,其文化、智慧和判断能比那些莫名其妙天真幼稚的moderators好多少,谁知道?他们的正义……太无节制,太单方面,老夫只能有所保留。
#4 郑小邪的外号‘鸡排’妹……‘鸡排’在福建话似乎是女性的私处,同‘超级百’(Chao Chee Bye)用法类似。所以联想起来常常喷饭……
#5 资助政策其实没吕德耀想得简单。若不能从交通业者的盈利砍而投入纳税人的钱,如此会进一步加重通膨。私有化开始本来就是政治败笔;那是把有盈利的公共产业转入往往是党亲友的户口,把政治资本转化成个人收入。要是没油水,谁愿意收?呵呵呵~
#6 故2016其实无论选情结果如何,其实完全不会影响本座登基。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