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wer Up

冬去春来,花谢又是花开时……多几天又是华人新年,时间一晃又是大选年……一月返抵后很多事儿加上新年准备,匆匆到了二月,连CaliberLink要老子修改的简历也懒得处理……加上还得陪两个小瓜,凑合着腾出些时间上来闲扯。

补选后,新加坡群情激昂,普天同庆,气氛如同国庆般,一时间网上欢呼不断报章轰炸般炒新闻,外国知名媒体第一时间报了行动党大败……然后就是一大堆的各说纷纭,一大堆‘诸葛亮’高谈阔论……而老夫冷眼旁观着。

行动党新败,至少得有点儿时间让李小龙总理和其班底调适一下,欢呼越大声越必须谨慎,至少对老夫而言最危险的地方未必最安全,但看似最安全的地方其实最危险。网上那些‘高人’兴高采烈,狂欢着叫嚣不断,此时往往得意忘形……乐极生悲。LL李虽然胜出,但军警法庭皆在李小龙总理手上,新加坡还是行动党当家。

刘阿强保持低调……示弱,便是李氏仍视之大患,但刘阿强胜而不骄,工人党虽无治国高手最终不能定天下,但工人党若无意外……将能顺势击溃行动党取而代之。此足见刘阿强确实有一定的领导才能。两军交战,如此可观也。不过……就算刘阿强有领导才能,然手无大将旁无军师,就国会表现……要不是民怨高涨,工人党早就四方被围。不过这些问题那是日后的事儿。

至于行动党……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如老夫估计,才不过几日又故态复萌,一意孤行……

若LL李和宝琨兄如今阅老夫补选胡扯,会不会别有滋味儿……补选该说的已经谈过了,所以……

不过虎牢关已破,LL李果然没什么脑子,才以4%(所向以50%为基)的差距胜出,也就是只有54%的选民在这一面倒的补选支持她。LL李并没有利用这次天赐良机拉开差距达59%,那么……榜鹅东的局势不铁。上回LL李有41%选票后以54%胜出,如今宝琨兄有43%,要是工人党出了什么意外,榜鹅东将有变数。不过……民怨高涨啊……

虎牢关破,以此次选战结果看来,民怨是集结工人党后……如此结果只有一个表示,百姓要利用工人党推翻行动党。革新党和SDA总获大概4%,如此……已经算是政民相抗,水火不容的局面。这已不是怕不怕行动党倒台或要多几个反对党入朝的问题了。很明显的,百姓只在乎哪个反对党胜算大就全力支持该党为的就是击溃行动党……他们根本不在乎谁入朝,Kenneth也无法获得明显的支持。所以虎牢关一破,工人党直指长安……

与其说工人党直逼长安,还不如说民怨直逼行动党。2016年大选……自2011年大选,然后总统大选,百姓已经成势,2016年大选在2013年补选后……可能会出现意想不到的情况……那就是民怨一鼓作气推翻行动党;如同当年日本LDP被DPP一朝推翻一样。当年也只有老夫预见了LDP一朝垮台,想不到今日老夫得看着新加坡走上类似之道。

若工人党没什么意外,大势已成,人手应该不是问题。如Tan Jee Say等一大批人首选肯定是工人党,这些人华而不实,很多进不了工人党参选就转投其他反对党。刘阿强或许是顾虑这些华而不实但足以喧宾夺主的‘人才’动摇内部局势故不纳之,如此也情有可原。当然,这也是老夫随便猜的,也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如今工人党得势,若只是找人参选的话,人手不会是个问题,问题则是管理。另外就是……反对党之间的‘外交’问题。工人党虽是第一大反对党,但民主党和NSP一个毕竟扎根日久,一个则是正在崛起。民主党‘狼吞虎咽’,如今也是‘人才济济’,人数不少……工人党要扩充,要有更多地方参选而不伤及‘民怨’必须和这些反对党搞外交……逐步‘吃’进其他反对党的领域。

联合政府是比较困难的……依老夫所见,民主党很难成事,但若民主党和其他反对党不能胜选,占着茅坑不拉屎,工人党要取代行动党就必须进入多角战……就必须得到百姓的认同进入多角战。也就是为何老夫此时并无意自组政党跳入战局。因此时工人党必须统一反对势力才能够取胜,而工人党包括所有其他政党都无治国之能,如此……

对老夫最有利的情况就产生了。

老夫童年时就觉得……让二虎相争是最明智的战略。套《楚汉传奇》吕雉的一句台词:街上一块肉,最早出来争的往往也是被啃得骨头不剩的狗。这些‘狗’就包括当年的邓亮宏、徐顺全……和如今的老饶,工人党目前也在被炮轰……明的暗的都在和行动党斗。这就是权力的斗争。没有人会让步的,所有人看到眼前行动党得势都会趋之若鹜,看到工人党得势都会墙倒众人推弃行动党追逐工人党……就像几只狗争啊争……斗得你死我活,斗得两败俱伤,斗得丑陋不堪……

问题是,要是治理得好,哪会有这块肉?但谁会去认真思考?小人国,多是见利忘义的盲目追逐……

工人党没有治国济世之人物,这块肉……它吞得下去吗?

民主党、DPP、NSP……和Lena Chiam的人民党……哪条狗吞得下?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与其说是民怨……还不如说是百姓的肚子饿了。老夫这些年眼巴巴地看着行动党把民生搞到乱七八糟,看他们自圆其说,听他们胡说八道,整天看着那Meritocracy让老夫喷饭……现在起工资……起多少啊?起了多少实际工资啊?林崇椰听说七年前说了不能引进那么多外来‘人才’,但政府拿什么和那么多的生意人交代?对此林崇椰说了:“(SME)You better think carefully…”。屁用~而且,问题也不是引进外来人才与否……老男人看着政府和这些‘任人唯贤’搞出来的文凭大大张,薪水要多多的‘人才’一步错步步错常常偷笑着。

没这些傻子把天下搞到乱七八糟……没有这烂摊子,老夫日后如何‘机遇处处’?

看了些社论……其实都没着到重点,LKYSPP也不明白,提的意见基本没用。如老夫所料……平日胡乱任免,面对大战李小龙居然无人可用。下一届大选,若更多‘元老’得退休了,李光耀大老爷还在不在是个问题,他不在的话谁将坐镇该集选区?其它的集选区谁来坐镇?是那‘孩子’Ser Luck吗?还是‘大孩子’Chun Sing?还是那个空空的Josephine Teo?还是那个李小龙总理觉得能当部长的Sam Tan?或是许文远和吕德耀吧……?

这些人能坐镇哪儿呀?

而且……还有一大批人的问题还没爆出来。

有人曾经提议取消集选区回归单选区避免一下子失去那么多议席……老夫当年就笑了。若是反对党得势,到时‘人才济济’,以行动党‘任人唯贤’,一仗下来这些单选区还能剩多少个?自圆其说是没用的……不是政治人才就不是政治人才;没有政治人才而在政治领域不败阵是很难的。所以老夫常常唏嘘,李光耀糊里糊涂,什么都留给李小龙就是没有留什么大将……反而是搞到整个国家‘机器’ 都是一群‘任人唯贤’出来的垃圾。也就是,你把金矿给了儿子却不给人手,结果金子招匪,你反而害了自己的儿子。

老夫当年之所以支持集选区理由很简单……就是料到今天局势会吃紧,需要集选区催化局势。其实早年老夫也说过了……

基本上集选区的好处就是在你强盛的时候可以引进如同胯夫韩信,曹操瞧不起的诸葛亮和傅说这类奴隶……用对了,人才济济,李小龙总理长治久安,工人党哪有机会步步进逼?但一旦被滥用,就如慈禧一样变着法掏空光绪,‘任人唯贤’把自己人充斥朝廷……如此虽然朝中权威看似稳固,但清朝就灭了。当年老夫就想……若人才济济,老夫自然前途无量……若制度被滥用,老夫更加‘前途无量’。

虽然老夫很鼓励全国组织政党参选……但老夫却不可能这时候组织政党涉足政治。因为这时出击就是死路一条。要不然老夫早就四处拜访组织政党了。这一时期,行动党毕竟大权在握,真的有事儿民怨必然高涨,高涨必然要集成一气……老夫早年都说了,民之乱必举首领,所以必然会集合在工人党后……这时期起兵,无疑是自讨苦吃,下场和革新党与SDA在补选时一样。和工人党正面冲突没好处……最好就是二虎相争,两败俱伤……互揭伤疤。而且,新加坡失教久矣,到处都是小人……这些小人依附在各派系间防不胜防啊~

这时候跳出来,只能与两大党为敌又没好处,来的都是漫山遍野的小人……揶揄攻击,还搞党争内斗……

行动党和反对党都不是老夫的对手,工具耳。能为我所用就用,不能就算了。反正行动党被工人党败了,工人党也将败……自己会消失的障碍,本座向来是不会浪费力气弄脏手的。之所以希望那些‘诸葛亮’、‘刘备’和杂七杂八的垃圾快点儿参政,快点跳出来当然是希望他们快点去死……这些人留着没用,根本就是祸害、绊脚石、拖油瓶。

局势老夫比谁都清楚……无论是这个破岛或是天下,问题老夫也面对不少,但老夫就是不原意‘出山’,在什么政治大会活动都看不到老夫……这种事儿,让那些血气方刚自以为天下无敌的勇士去干,老夫就躲在这没人注意的破博客胡扯……静观其变。

行动党新败,很多‘聪明人’提了很多意见……无论是人事或施政,老夫过一会儿眼就摸得清清楚楚。这些‘高手’老夫是不会在意的。不过,当笑话看了就算了。2016年大选,李小龙总理应该不会有什么变数,所以反对党可以大肆进攻。我最在意的反而不是工人党……而是那个NSP。其原因现在还不能说……

反正老夫不与行动党为敌,高挂免战金牌,任由两军厮杀而老朽……依旧在远远处‘瞻仰’。2016年大选若无意外……反对党若取了2~3个集选区……

那就是老夫准备起兵之时。

老夫就没法那么悠闲咯~

天降大任于斯人……必先闷死你……

神算说……老夫日后必当权倾朝野……怪哉。老夫山野村夫,一点儿破绽也没有,大隐于市;也就是那种便是大摇大摆招摇过市也无人在意的境界,这神算怎会出那样的批语……语出惊人啊……冥冥间难道早有定数……奇啊,怪哉……神乎其技也。所以老夫谓其‘神算’,不光是其算到了凯瑟琳,其实是其算到了老夫老底了。

是啊,政府是永远站在国人这边的……

老夫回眸一扫,来者何人~?

不过是小猫两三只耳……

Kekekeke此番补选李小龙总理的演讲老夫看过了,比其初登宝座时明显有进步,但……对于宝琨兄助力其实不大。或根本全无效用。或就是若没李小龙总理站台,宝琨兄只能得33%……但能这样说吗?这样说行动党就真的完蛋了。

也就是说……其实李小龙总理无论在国会或在社区演讲其实影响力基本零蛋。

现在的行动党……摇摇欲坠啊~

新加坡的政治历史太短,想想这也是充实新加坡政治文化历史的……必经之路吧……

2016年转眼就到。关于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人口白皮书……老夫不想多谈,但群情激奋,老夫就随便稍微扯扯。工人党在国会自暴其短,行动党追杀着……其实只要民怨高涨,行动党能做的很少。就说吧……要是这时李光耀再搞个’Cold Storage’或干脆派坦克吧,那么局势就会瞬间垮掉,2016年不选都知道结果……

其实人口问题老夫早前也稍微谈过了。

行动党也没把话说完……2030年六百九十万……那么2035年就七百多万……七百多万后呢?基于同样的理由,2040年就八百五十万吧,到了2050年就随便吧……一千万吧……

政治话术有时就是这样的。

其实老夫也说过了,老夫从来都不相信行动党能在人口上有什么余地……理由很简单,李小龙总理只要无法经济重组,人口问题绝对无法对百姓交待。而且事情也没有那么简单。什么鬼‘任人唯贤’,一群傻子怎么可能经济重组?这也不是乱建组屋和设施的问题……

几年前开了水喉,现在没打算关却告诉人民希望水不会淹城……

以人民为先……

人民需要的不是七百万人口,是一个可以治理好国家的领导。韩信点兵自然是多多益善,问题是……你没有韩信你要那么多兵你怎么带啊?李小龙总理如今连大选都没什么大将,一个小岛要挤七百万以上的人……经济是这样搞的吗?

但没有这样一个白皮书……

墙倒众人推,没想到李小龙总理自己也推……呵呵呵呵~

人口政策其实最大的问题恰恰就是通货膨胀。原因很简单,人口多消费多,但引进人口就是为了‘竞争力’,那就是……工资不能高。以李小龙总理班底的这个建那个建,通货膨胀必将加剧,大量的公共开支,大量资产建设,但必须有‘竞争力’的工资……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至于公共交通……政府也是‘异想天开’。

其实不管是七百万或一千万人,老夫都无所谓。但若是李小龙总理目前的班底……和那些如林崇椰之类的‘高才’,民怨即将爆炸,因为他们根本无法应付。行动党若打算公平选举,看来老夫现在就能为其呜呼哀哉了。因日后必败无疑。

至于工人党的五百几十万人口……这根本就是看到民怨四起随便乱定的一个‘计划’。什么鬼计划~真给你五百万人口,工人党政府能应付吗?就现在的工人党人才能应付多少人?什么1%本地员工上升,什么part-time……这根本就是胡说八道的无稽之谈。现在麦当劳到处请人,能这样解决的话老早就解决了。别说麦当劳,就那些搞保安的、清洁的,到处都是‘工作机会’。以如今的劳工部和那个人事处理情况,根本就不可能。等行动党垮台后工人党执政,老夫请刘阿强总理亲自如此施政,工人党不倒台才怪~

人口白皮书……支持的人是白痴,反对的人其实也是白痴。

NSP也就白皮书开口了……其实也是废话。老夫曾经谈过……无论是外来人才或全部新加坡人,问题是……谁能应付这七百万人?这些人都以为在玩《模拟城市》啊~

的确,当年老夫说过……政府没有远见,准备不足。但老夫当年如此说是因为老夫从来都不认为以政府的才能准备哪时会足。七百万人口其实是个社会问题。是人就有毛病,男人要嫖女人要钱,新加坡本来风气就不好,教育乱七八糟,资源分配一塌糊涂,一个十足的小人国。那么多人,法庭够时间人力应付吗?稽查部门和政府各部门能应付吗?议员能应付吗?建造的房屋就需要维修管理,建造的交通设施亦如此……外国人的文化,和大学学位的竞争,如今好多人还是光棍……

对于高薪的部长、议员们……也许他们觉得没问题,但对于小市民而言就是大大的问题。

这是很实际的问题。

这是个关乎选票的问题。

但这其实不是老夫的问题。至少目前还不是。

但……说心里话,老夫看了那个白皮书是心花怒放的。行动党肯定无法应付;即便是说得天花乱坠,信誓旦旦,但李小龙总理人才凋零,支票开得那么大,但其实已经政治破产了。工人党呢……丢给工人党无疑就是让刘阿强去死。若到时NSP想接球的话,那时新加坡公民将好大一部分是移民过来的,赶也赶不走,治也治不来……

还是完蛋。

这白皮书好啊~

到时老夫从政新加坡人不选我,那么老夫就拍拍屁股移民走人,天大的炸弹就留给新加坡人自爆吧~呵呵呵……

Jelly这里批一下几篇文章……

I CALL FOR THE RESIGNATION OF THE ENTIRE CABINET.

This may plunge our country into chaos but hopefully, it will be temporary and out of the chaos will be a new and better Singapore.

I further demand that the new government investigate, through a truly independent commission, the actions of the PAP government and make them pay for it.

Workers’ Party, you guys always said you cannot form the government yet. Time to start rethinking that. It may not be ideal but the people may need you to do just that. Lee Kuan Yew and his team didn’t have experience either and though the world may be infinitely more complex right now, perhaps Kenneth Jeyaratnam is right, our civil service will presumably not evaporate overnight from a change of government; and btw, they are not doing such a great job anyway, remember?

http://www.tremeritus.com/2013/01/30/enough-of-the-betrayal-and-hypocrisy-please-resign/

整篇文老夫只注意如上这段。确实有越来越大把的声音要求日后清查行动党的问题和……资产,并纳其回国库。至于内阁集体辞职……是不会有什么大乱的。理由很简单,新加坡的政治体系是领导和国家机器分割的,也就是已经准备在哪个部长被投出去时可以有别人替代。所以内阁集体辞职换人基本上歌照唱舞照跳。

问题是,换来换去……若傻子替白痴就成了换汤不换药,于事无补。而且赶走了喂得很肥的蚊子而来了饥饿的一批……一只狐狸是不会这么做的。

至于工人党愿不愿意执政……除非他们喜欢败选,否则都会求胜选;除非他们希望民怨转而支持别的党,他们就只能不断扩充直到取代执政党。而以目前行动党的攻势,刘阿强就算不愿意取代行动党最后也会被逼就范的。这就好比喂金鱼,金鱼会一直吃啊吃啊吃……直到撑死为止。

至于改革国家机器……不把那个鬼Meritocracy拆了,要整顿强化政府机关……是不可能的。可以这么说,李小龙总理若突然爱民如子,但只要他继续这样‘任人唯贤’,国家机器肯定不停得罪人民……李小龙总理依旧完蛋。

At the Singapore Perspectives 2013 conference held in Shangri-La Hotel today (28 Jan), WP Chairman Sylvia Lim said that while political parties may have different ideologies, their focus must still be to “ensure the well-being of Singaporeans”.

She said, “We need to constantly check ourselves against (being) too embroiled in partisan politics to miss the wood for the trees. The wood here is the people’s well-being which should always be the guiding light in our actions. We should guard against one-upmanship and ask ourselves where lies the greater good.”

The annual conference organized by Institute of Policy Studies (IPS), seeks to engage thinking Singaporeans in a lively debate about the public policy challenges the country faces. Speakers at the conference include Professor Chan Heng Chee, Professor Kishore Mahbubani, Mr Donald Low, MP Sylvia Lim and civic activist Mr Nizam Ismail.

Ms Lim spoke about how WP can contribute to politics in the country.

She said, “Some people criticise us for being too moderate. Perhaps they want us to be more rebel-rousing and be more vociferous perhaps in some of our objections. Fundamentally, we will have to take the position that we feel is correct by our own beliefs and which is sustainable. And one of the factors we take into account is public support.”

We gauge our politics by how far the public supports us. If we find that we have no support for the things we are doing then it is fine for us to review and do things differently. But so far as we can see, we do have public support. Singaporeans do appreciate opposition politics of the sort that we offer them, so we humbly take that as a support of us and we will still pursue the line which we think is sustainable and correct.”

Ms Lim also talked about WP’s engagement with the ministries on policy matters.

She said, “I have personally made it a point to submit submissions to the government in certain policy areas I am familiar with ahead of public debate. My experience shows the ministries were objective and took my views on board to revise legislation.”

Ms Lim also believes that political competition is a safeguard to improve Singaporeans’ lives.

http://www.tremeritus.com/2013/01/28/sylvia-lim-well-being-of-sporeans-is-our-guiding-light/

老夫看Lim小姐所言……大致呵呵笑笑。只是有一段比较让老夫笑得更灿烂…… What do you think?

What we do want is for good people to step forward to serve. People with promising track records, who care for Singaporeans and have the intellectual capacity to see the bigger picture. We want them to come forward and boldly say, “I will be a good leader who acts in the interest of Singaporeans. I am smart. I am capable, and I care for your interests.” Intelligent people stepping forth to represent the people should be the norm rather than the exception. While we should register approval for people who are down to earth and are not full of themselves, we should not glorify someone for not being “successful”. It is just plain silly. Would you like an MP with a mediocre track record?

http://www.tremeritus.com/2013/01/29/a-scholar-responds-to-comments-on-do-you-want-an-mp-who-is-against-success-high-flyers-govt-scholars/

这文其实只有这段老夫比较在意,其它的,废话耳。

自大的人其实大有人在,这就包括了连共产党毛泽东都敬仰的孙大炮(孙中山)。不光如此,在孔明未出山前也相当‘嚣张自大’,彼谓他者当官不过小吏,而亮可比张良、管仲……就那个孔丘,也不算是‘down to earth’,至少有农夫鄙视过他不耕田养家却还带着弟子挨饿云云。而那个姜太公也不得了……买卖不会做,只会直钩钓鱼,老婆都跑了,但后来成了齐王。那个韩信也是,早年不务正业,唯一的兴趣就是习研兵法,挨穷受辱,后来当了天下兵马大元帅扫平中原。项羽也是……不安分的,人家耕田他跑去造反,若不是韩信,其根本无人可敌。说那个刘邦……成天吹牛不务正业游手好闲,但后来成了爱民如子的皇帝。近代还有毛泽东……基本上屡战屡败,屡败屡战,但走了一圈把国民党打去了台湾成为了中共主席。

这些自大不脚踏实地的人你不要吗?

老夫人弃我取,我全要。

话说写这些的傻瓜……本身是民主党的。民主党的徐顺全老兄的‘track record’不也是不务正业,被开除了,在政治处理胡闹着屡战屡败过来的,这个傻瓜还不是加入了徐顺全的民主党?徐顺全很成功吗?

夫阅此文,耐人寻味也。

Income inequality: a deep-rooted problem

Low, who is a senior fellow at the Lee Kuan Yew School of Public Policy, argued that income inequality is a problem much larger and systemic than poverty, the latter of which he said can be solved fairly easily by targeted transfers.

“Income inequality is not something that can be fixed by a subsidy here, a tweak there, a use of incentives, raising foreign worker levy somewhere else,” he said. “I think it’s a far deeper problem that is deeply rooted, not just in domestic policy but also in our political economy.”

Noting the prevalence of inequality in almost all developed countries, Low acknowledged that it is not a ‘uniquely Singapore’ problem.

“But our experience is not reflective of every other developed country’s experience,” he pointed out. “There are unique factors domestically that explain our worsened inequality situation in Singapore.”

These factors, he says, include the structure of our economy, which incorporates a low wage share of GDP relative to capital holders, the ineffectiveness of trade unions, and the government’s approach to policies — be they to growth, social security or to industry development.

http://sg.news.yahoo.com/how-govt-could-tackle-singapore%E2%80%99s-income-gap-problem–panel-095938746.html

其实这篇文属于傻人说傻。不过这段挺有趣的……

这里提到工会的因素……

其实工会是个因素吗?工会有效的话,声音必须大,政治权必须有……那么企业还会来吗?工会声音若大,新加坡员工要留下,要排挤外来人才,要保持高薪,那么企业不来,工作没有,工会也得下岗。但要是工会没有声音,政府管着工会……工会下不下岗没分别。

其实应付国内的income Inequality和贫穷百姓不是所说的那么回事儿。

这些人唱完歌可以回家睡觉了……什么也不会改变的。

中日单挑的局面不太可能出现,肯定是一个集团对另一个集团,否则中国就会被群殴,而日本是小国,只要美国的铁链没断,日本对中国的威胁也只是美国对中国的威胁。

中国就算能打赢美国,也打不赢美日同盟,反观中国打日本则一定会被美国和周边国家群殴。但假如有机会单挑,只要日本恢复常备军和发展核武器,中国现在就打不过日本了。

后期日本会变强还是变弱要看太平洋资源未来有没有技术开发。如果有技术可以开发,随着美国的产业全部转移给日本,美国实力将大减,这将让日本独吞了太平洋资源,这对中国极其不利。日本的海洋领土几乎跟中国面积相当,非日本的海洋领土,中国抢不过日本。全球所有的工业都会被吸到日本靠近太平洋的边缘。这是日本称霸的潜在因素。反之若太平洋未来长期没技术开发,则日本的产业会全部转移到中国和东南亚。此时的日本就不堪一击。

如果给日本发展核武器和恢复军备,若双方用完核原料来造核武器都不能使对方投降的话,那中国只用传统武器是打不赢日本的。不过若中国的核武器是日本几十倍的话或许日本会先崩溃。若核武器被日本的反导系统拦截干净了,核原料就不足以继续造核武了。当然未来可能找到新的物理方法来生产核原料。

中国的海军在日本航空兵、海军和反舰导弹威胁下将出不了港。中国发射的反舰导弹可能在打日本东海岸的舰船时被日本的反导系统拦截。日本的海军传统和技术比中国强,打日本时陆军发挥不了作用,中国空军以数量优势可能可以打平。若发射导弹不能使日本崩溃,而陆军又无法占领日本,结果日本崩溃的可能性不大。日本的创新力比中国强,武器更新换代比中国快,能更快的出现划时代的新武器,中国若短期不能扩大优势,越到后期武器代差越大。

战争开始后,因为中国海权尽失,贸易线路将被封锁,原本出口给中国的原料、零件、芯片和粮食现在只能低价出口给日本,而国际市场的粮食和资源瞬间翻上数倍,被中国占据的市场全部归日本所有,则日本购买这些资源和使用这些市场后,工业和人口将膨胀数倍。日本基本上是越打越强,就跟普鲁士打法国,拿破仑打英国一样,最后是普国和法国兵变投降,伪军则全部倒戈。

中国海军被日军封锁在港内的话,贸易线路会被切断,石油、粮食和矿产迅速陷入短缺,工厂开工率越来越低,经济开始崩溃,失业率在三年内增加到30%,而这30%的人又无法跨海登陆日本,结果这30%的人会变成游击队,这就威胁到国家稳定,陆军就算对付本国游击队都不足了也就就废了。此时迫于失业率大幅上升,政府必然不停换届和倒台。

http://ido.3mt.com.cn/Article/201301/show2937570c30p1.html

老夫读了这文章……拍案叫绝啊~

阅其文知其人必定不通军事,不知国际,也没什么脑子……还什么换届倒台……他真拿共产党成行动党了?

太幼稚了。

不过打从钓鱼岛事件后,老夫就看过各式各样的类似文章。

说钓鱼岛……最近习老总多余的动作太多,很不专业……画蛇添了那么多足,不就是无法掌握或就是出老夫之料,有什么奇谋?

其实钓鱼岛确实有办法不必动武而解决的。但放眼天下,能考虑到这层的……应该已经寥寥无几了。不过老夫最想看到的……还是大战一场。那样才有趣。要不动武解决钓鱼岛问题,习老总,老夫赠您一言:擒贼先擒王……

在什么联合国搞这个那个的,还说什么聊天谈判……谈什么东东?能谈什么东东?

如今日本最吃紧的是什么?如今美国最要命的是什么?

要和平解决必须要有脑子。要开战也需要脑子。若有奇谋,老夫还真想见识见识……

Nene新年……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啊……

但衣不如新人不如故。小猫虽然过分,但老男人心里还是希望她定了下来,别再造次。家里的人老夫也不愿意去多理,反正都是自以为聪明的新加坡人……婴儿日渐长大,一晃Leon已经三岁半,Wen已经到处乱跑了。

时逢乱世,百家争鸣,如今公然‘批评’或就是攻击执政党的从四面八方而来……林崇椰一批人毕竟老矣,老夫全不在意。陈青木多几年也非常老了。也不是个问题。等Leon大了,到时天下大乱,若学尽老夫所能,天下将是他的。年纪轻轻又得老夫真传,可所向无敌也。说实在的,老夫出世太早……

若能等上十年再降世……

此新年意义非凡。

行动党新败,报章就看到了Fernandez的玉照,此人跳了出来,说明行动党其实非常在意选举结果而意图制造舆论尝试化解。但现在是2013不是1980,人民是不会理政府控制的报纸和亲执政党的分析,而这些人也填不饱人民的肚子反而会火上加油让群众怒火中烧……因为国家迫切需要改革,而不是粉饰太平的高谈阔论或高筑堡垒的时候。今已是政民短兵相接的局面,只要套上‘行动党’三个大字,在政治上就会出现问题。

无偏无党,作壁上观是最好的策略。

华而不实,欺世盗名的伪君子真小人充斥着这个小国。满街血腥,招来的鲨鱼不可能少。

2013年也带来了喜讯……咱们那个厚颜无耻的伪君子Andy Ong出事儿了。消息和来源我放在:
https://scopettg.wordpress.com/2007/11/02/erc-is-taking-legal-action-on-scope/
的Comment处。听说此人居然连长期与之为伍的Douglas Foo都想吞,真是人心不足蛇吞象,为了钱而搞到自己身败名裂。那个ERCI现在的CEO也不是他了,而是另一个姓Ong的东东。在老夫看来不过就是黑吃黑。属实与否,不过是闻报耳。

至于那些被Andy Ong玩过的女人……老夫不在意他玩谁,反正都是一群傻女,不值分文,不屑一顾。

其实Andy Ong也只是老夫一颗棋子,要不是他那么混蛋,老夫利用完了也懒得理。早在老夫到ERC前,老夫就听说过这个人……和其人品。实际上,他一点儿也不重要,所以到这里才稍微提到他的丑闻。君子似清水,小人如油,都有用处。他和Douglas Foo对攻,老夫当笑话看。这样的人能办教育……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李小龙总理,您真是Meritocratic…

教育部也不管,数年不管,也管不了吧……

民怨四起啊……

教育部……这个鬼部门迟早需要大整顿的。王瑞杰如老夫一早所言根本就是东摸一点西摸一下。教育部和劳工部其实是经济重组的两大要冲,也是社会改革的要害部门。所以……任王瑞杰为教育部长,老夫料定李小龙总理将不能经济重组。所以,这也不是什么利害的预测;只要知道战略关键所在,谁都可以准确预测。也就是说……老夫一旦起兵,铁定先夺下这两个要害部门。只要这两处都落在老夫手里,未来二十年的兴衰基本上就是老夫说了算。李小龙总理不可能会明白教育部的实际政治战略意义。所以只要彼为主帅,什么人都可以当教育部长。

Leon要是有出息肯学……老夫必定倾囊相授。李光耀老先生不明就理啊……大业如蜜糖,狂蜂浪蝶千里而来,连狗熊也会来,若无留下大将那就是门户大开;要让李小龙登基,必定先教其天下无敌的防身术。自古吏治久而必腐,要掌管天下必须有政治才学,必须真正的任人唯贤,必须时刻整顿吏治,这些在老夫儿时观察李氏……知道其对人毫无道理,如此虽大权在握,大树倒,又有何用?而且就算给什么好orchestra,但人心难测,可异也……所以老夫和李光耀先生不同,对Leon,若他生逢乱世而欲有所作为,老夫必须好好教导。

大将不是天掉下来就能飞的。什么样的领导会有什么样将领。要长治久安,需要考虑未来,未来都需要一批能手。韩信也不是生下来就会打仗的。

Leon有老夫辅佐,天塌不下来。

刚刚下楼,看到许八元部长又在扯房屋问题要立什么法……眼睛一扫,哈哈大笑。国会有限时,许部长居然有那么多闲暇谈那么无关痛痒的事儿。估计是认为立法后凭‘新’报价就会看到什么‘下跌’成效吧……看来为了交差已是狗急跳墙乱投医了。剩下不到三年,看着他这样瞎折腾……真是无奈。

最近卫生部也在说话了……颜真勇部长其实也是毫无头绪。颜部长唯一的好处就是,丑闻少,比较低调。但若常常上报推销卫生部的施政,他也得自危。卫生部主要的问题就是医疗费用,也就是即便有药也没钱拿。人口达七百万的话,医生护士就算账面上人数充足,当时的薪水肯定不菲。羊毛出在羊身上……颜部长,卫生部真的准备好了吗?

所以这时期只能躲在角落头这个不起眼的小博客闲扯。争权夺利在嘴上一片美景的时候,正是危机四伏枪林弹雨之时。当然,虽有意避祸,但也得留心散弹。当年李光耀辞了日军也是心惊胆颤的在日军影子下明哲保身,然后时机一到,夺了权。

如‘不明就理’和‘不明就里’,差之毫厘谬之千里,用法没错,但一般人不会明白的。

若Leon肯受教,未来的新加坡就是他的游乐场。新加坡这群羊必须变成会咬人的狗方能为我所用。开国近五十年,举国小人,小人见利忘义,李氏高薪养廉加剧之,民怨高涨,这些没有文化修养和灵魂的新加坡人必定为了小利而反扑行动党。Leon必须学会养狗驭狗之术,必须学会在逆境中沉稳待机,必须学会以少胜多出奇制胜的本领。而且必须学会‘借东风’。

天下以一人之力可以夺之,但要荡平天下必须懂得‘借’,‘借’得坦然,‘借’得自然。

‘借’这个字在政治上是妙不可言的。比如,李光耀若向文莱王室借钱遭拒,那时各派系将起而反之。若李光耀能借天兵,那么时机成熟,天下必尽归其手中。欲成大事,必须懂得‘借’……借机,借天兵,借粮,借大势,无所不借。Leon必须明白,成王败寇,所以唯人力所不及也。因要是光人力所能及,那么何人都能坐镇天下,一山不藏二虎,天下必将大乱。

故大才深陷逆境不是问题,因若无逆境天下美矣,将无用武之机。

不知这小家伙能不能成才……

有老夫在,他得学的东西太多了。

Laughingchaps

Northeast Community Development Council (CDC) mayor Teo Ser Luck announced at a community event yesterday (5 Feb) that PAP will stop pushing for new infrastructure projects in Punggol East and end its weekly Meet-the-People sessions there.

Teo Ser Luck, who is also the Minister of State for Trade and Industry, said, there is a limit to what the PAP can do for Punggol East residents given that they did not elect PAP’s candidate, Dr Koh Poh Koon.

PAP lost Punggol East SMC to WP in the recent by-election, which was triggered by the resignation of PAP’s former MP of Punggol East, Michael Palmer, after he confessed to his extramarital affair with a female PA staff.

Dr Koh said, “If you are not the MP, you do not necessarily have the resources and the full support of the people to carry out some of the things.”

Hence, PAP will renege on its earlier promises to push for more childcare centres, integrated elder-care facilities, feeder bus services, wet markets and a community club. These were projects that Dr Koh campaigned on.

PAP’s weekly MPS will also cease immediately. Mr Teo said residents can approach Ms Lee.

However, Mr Teo said grassroots bodies will continue to run help schemes for needy residents, including monthly distribution of grocery packs and a new job placement centre under the CDC. He said he will remain the People’s Association grassroots adviser in Punggol East, while Dr Koh heads the PAP branch there.

Grassroots’ activities including festive celebrations will continue, although on a smaller scale.

Back in Hougang, even though PAP’s Desmond Choo lost in Hougang’s by-election last year, he continues to meet Hougang residents weekly.

Former NMP Siew Kum Hong said that PAP wants voters to understand their votes have consequences. However, he didn’t think such a move will help PAP win back Punggol East.

http://www.tremeritus.com/2013/02/06/teo-well-stop-pushing-for-new-facilities-and-improvements-for-punggol-east/

刚刚看了这篇……张思乐说了,执政党不会在榜鹅东搞接见选民活动而全扔给LL李。执政党毕竟执政,选民见LL李,LL李的文书意见到了执政党控制的部门能有多少分量?老张除了在Laura Ong被干事件出了名,在以前的一起‘鼓励YP成员’报警一事上也是小聪明一朝众所皆知。这不接见选民的情况估计很多人都会有如上的看法吧……

Desmond Choo还在后港接见选民,若榜鹅东不接见选民是宝琨兄的意思……?

榜鹅东有选民大概三万余人吧……接见选民在张志贤副总为首时增至大概一晚60人。就乘个10或100,这些宝琨不愿意接见的选民大概就在600到6000人左右,一般的‘生意额’算是1000人吧……1000除以30,000就是30分之1……也就是那些支持行动党又会去见宝琨兄的也没机会诉苦了;宝琨兄不见。

那些什么托儿所云云的,LL李没有政治和资源支持就得自己变出来。但除了托儿所,其实其余的设施也不打紧。而托儿所的费用其实不便宜。真的要照顾孩子,花多几十元就能请女佣处理。而且托儿所休假是不经家长允许的,女佣则不然。行动党这么做……明智吗?

大多数这类年轻选民,敢投反对票的自然无欲则刚。对他们而言联络所啊,湿巴杀啊,巴士站啊以前没有现在也不必有,都习惯了呗~现在赚钱都没时间哪有空上联络所?干什么啊?那个养老中心对于新镇的年轻夫妇也没什么重要。

所以结果就是……宝琨兄无法接见选民,无法了解选民,无法急选民所急,行动党呢就让LL李独霸市场。CDC的职业搜寻服务老夫有体验,对于有上进心的那些年轻夫妇基本上……只是一桶桶冷水。其实也许没有更好。

如此做法自然被全国人民视之为恐吓威胁。行动党就是问题很多所以才遭遗弃,这么做给那些新一代选民的印象就是行动党不打算改变而打算通过小人攻势逼人民让其继续执政。对于这些铁了心的‘刁民’,这一步踏出去……后果会是如何的?全国人民看到了,会有什么反应?总理最近的标题就是‘行动党是站在国人这边的’,榜鹅东的选民还得纳税还得服役,他们都是国人……

这么做对行动党……百害而无一利。因为将被视之行动党遗弃了榜鹅东的选民。

张思乐此言一出,后患无穷。特别是在民怨沸腾的这时期。如此说法,表示行动党也无法或无意取悦选民。

Minister Lui Tuck Yew said in Parliament on 5 February “From 2006 to 2011, fares increased cumulatively by 0.3 per cent. Diesel prices for the same period went up by about 55 per cent and national wages by over 25 per cent over the same period.”

http://www.tremeritus.com/2013/02/06/does-minister-lui-have-memory-loss-or-is-he-poor-in-maths/

嘿嘿嘿~

吕德耀开始‘推销’车资上涨了。呵呵呵~

其他的分析无论对错老夫一概不理。看来2016年大选……真是令人期待啊……吕部长金口一开,车资涨定了。许多在场外虎视眈眈的‘孔明’和‘曹操’等人应该都会蜂拥而出吧……

最重要的是……便是李光耀老先生也应该会出手了吧?他老人家有何高招,老夫拭目以待。难道他真的打算让其子一败再败……?

2016年选战将非常精彩吧……

2016年选战……将是新加坡政治历史上一个非常关键的时刻。

搞不好,真的就翻天了。

很好奇啊……真希望能看看李光耀老爷子现在脑子里在想什么……他老人家毕竟久经沙场……或者老夫真的算漏了什么……?

老夫不是没信心,而是宁愿小心。不怕一万,只怕万一。

其实老夫和行动党颇有渊源。看了那么多年的戏,便是知大变在即,但真的面临此历史性的时刻,亦有种不可思议的感慨。

反对党不计,如此民心必希望工人党一鼓作气进入多角战取代行动党……这是个非常有趣的政治现实。因为工人党要统战全国而取代行动党,其他政党必须让道,或者在多角战中力压群雄。2016年大选也确实有不少可以攻打的集选区,这两年这些反对党会如何整合,人民会怎么推波助澜真是难得的历史见证。在新加坡短短的政治历史上,当年行动党的劲敌是劳工阵线(Labor Front),今天的工人党面对的不光是行动党,还有崛起中的NSP和人数不少的民主党。刘阿强要怎么开路?

若能在2016年一举拿下3个以上的集选区,刘阿强会不会选择统一反对党?

但首要问题是,刘阿强应该会这么想……这些反对党各怀鬼胎,结盟很容易引起不必要的内讧骚乱影响发展势头。如此也许会选择进入多角战……让工人党独占鳌头。榜鹅东一役表明了民意……进入多角战,民怨会集中在胜算最大的那个党,也就是工人党。若如此……其他的反对党将如何?

而夺下了政权后的刘阿强……将如何治理,将如何应付工人党内的利害关系?以老夫的观察,工人党很可能走行动党的老路……

一朝天子一朝臣……

也就是说,现在的刘阿强必须开始准备整顿了。只要刘阿强走错一步,那就是满盘皆输。李光耀一个‘任人唯贤’,李小龙总理就四面楚歌。政治就是这样现实的。而工人党如今的情况……日后手忙脚乱一错再错是意料之中的事儿。

还有一个比较好玩的事儿……

那就是一城的小人会如何反应?特别是报业控股的那些‘星宿派’,这时期他们的喇叭会怎么吹?想了都想笑……这些小人为了自己的利益会如何跳来蹦去,以他们的‘聪明’会如何举措?那些外国媒体……还有那些在背后支持行动党的集团会如何打算?

就李嘉诚,他会怎么看这局势?

这些都是很好玩的情况。

行动党一旦被瓦解,没了政权就没了利用价值。若反对党追剿其资产……

一般的人,如余天此类,都会追逐眼前看得到的,进而依附。如李嘉诚和达信之流,这些老狐狸会怎么反应就真的是相当令老夫好奇。所以新加坡的局势不光是党争而已,在老夫眼里,可看的戏场场精彩。真正的政治,涉及的是超越选举,且是千丝万缕的。前台后台,老夫都很感兴趣。

dangerousbaby老Jos说要帮老夫觅职,数天后向老夫要简历,真是有心……

从政以前打份工找个老婆也不错。只是……老Jos真的有什么好机会吗?

简历确实在准备过年前还没弄;这事儿对老夫非常重要,但因如此马虎不得。间中工作会不会出现什么问题,那谁说得准?而且认识老Jos些年,要是期望太大不好失望也大。简历拖着不处理自然是有别的原因。若真心相助,其实几时给都没问题。以他的人脉信誉,说帮应该没问题吧……

老夫斯人一介书生,百无一用矣。呵呵呵呵~着实不知道在新加坡这破地方能有何业待之。也不知道老Jos觉得老夫不才有何处可介绍老夫。只是若能朝九晚五月底拿钱,平平安安,那也就是了。搞不好日后起兵,还能把他拉进来。嘿嘿嘿嘿嘿~

对老夫而言,天下无所谓何人……我不相信人,但我必须用人。我不害人,但我必须防人。

用人之道,唯才耳。处事儿之道,先小人而后君子。

统兵之道,先有正名后有英主,唯才调配,虽千万而各有天地。

治国之道……万事理为首以法辅之。无理则法不通,不能服众,法何用乎。

所以让老Jos等老夫的简历。事业这事儿不是心血来潮随便踹一脚就成了的。老Jos若失手,问题不小。他也不能失手。给他些时间想想,摸摸,看看有没有什么好职位介绍。否则简历一交,他若真心助我却一腔热忱随便将简历往哪儿塞了了事儿……不赴任也不好意思。

找夫人嘛……

日后打算从政,那么……夫人最好热爱政治……

热爱是不够的,还必须精通政治,必须明白其道,必须有那种超然脱俗……如吕雉这样的美女……有巾帼不让须眉的气度和眼界,有脑子,有节……老夫最怕的就是新加坡一般那类自以为聪明的热血女白痴……不是搞党争的小人就是感觉良好就一脚冲出去的英雌。像吕雉这类精明强干,有脑子能观大局又愿意下嫁刘邦的美女……老夫找了很久还是一无所获。

一个伟大男人的背后需要一个厉害的女人。

这种女人在文化沙漠中确实稀有。

试想想……找一个白痴天天早晚耳边唠叨,怎么办事儿?要是能找到吕雉那种女人,遇事能商量讨论,人生乐趣也。什么蛁蝉、西施、王昭君……再美干了一年也就没新鲜感了。老男人的眼睛扫一眼就能洞穿您的政治强度,你只要稍微开口就估计你的深度,所以一直没有合意的目标。

新加坡……自作聪明,自以为是的女人很多啊,网络上就一大票……但真正有吕雉那么厉害的美女就奇了。

新加坡日后没有老夫,会是什么下场呢?

用屁股猜都猜得到。

其实要是现在有机会外移,到国外安居乐业,老夫肯定跑。没别的理由,为了幸福呗~外面的月亮比较圆,外国的美女风情万种啊……从政不是幸福的事儿……李小龙总理从政是很幸福的,基本上任免随便,什么都赖到制度上,怨声载道无所谓,反正就是选举过关,不必改革,天天闻报喜不报忧,过好日子呗……

老夫从政可不同。

一整堆的政务得处理,一国家的改革要处理,一利欲熏心的小人社会要处理,还要和国家机关打交道,还要应付党争……各部门都需要老夫一把手,很多发展的计划也得老夫出手。老夫成了和时间赛跑的三头六臂,要在乱军之中杀出来。要当国父必须天下大定……人民安居乐业,不受邪魔歪道滋扰,还要与诸国打交道,还要翻了国家找人才。这些都是吐血的事儿……李小龙总理不干的事儿,老夫都得干。百姓要找伴侣,有房住,要养家,要退休,要教育,要保健……整个政府机关必须整顿。

老夫就一个人啊……

事情就那么多啊!

李光耀老爷子留下个烂摊子就撒手西归……老夫就得接着干。老夫不干,谁能干?谁能干,就快干吧……老子让你上台。这破岛真就那么好干吗?如今从政,以局势如此,不想遗臭万年就得励精图治。所以老夫很清楚,从政就得当国父,不从政是天真的想法;因为天下大乱,你还能逍遥自在过日子吗?要嘛就是移居海外,要么留下来必大战一场。

老夫心里清楚……老夫别无选择。

所以,若有机会跑……老夫肯定选择跑掉。从什么屁政……外国美女如云,无边无际,逍遥自在啊……老夫心里清楚得很。民怨可以倒行动党,也可以倒工人党……自然的,局势如此,也可能倒老夫。要从政必须准备平定天下;这就需要很强的实力,超强的魄力,和改革的意识。

也就是准备吐血吧~

老夫和当年的刘邦一样……也是迫于无奈。你不从政,苛政如虎,死定了。你一旦从政,不想死就只能拼命干,拼命冲。

吕雉,吕雉,你在哪里啊?呵呵呵呵~

算了吧~没有吕雉还是得大干一场。

新加坡的傻子们还需要逼一逼……

英雄始于乱世,可谓哭笑不得。因为一将功成万骨枯。可以说,一个英雄的出现往往就是因全世界的不幸,一个英雄的成功往往是不幸中的不幸。而谁都希望当英雄,但多数的……都是那些枯骨。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后李光耀时期,除老夫者何人能定天下乎。

很自大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