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的博客很难下载,今天还顺利,但希拉莉那里开不起来。明天的班机登不成,北京没办法去,因为我的身体又抱恙了。看着杭州的景色……要是几年前我不回国,现在的我已经上班了,正在迎接着冬天的到来,正在路边吃羊肉串,正在和希拉莉胡说八道,嬉笑街舞,正在准备新年的到来。缤纷夺目的王府井就在两个小时车程外,中国是个很happening的地方,热闹的人潮和绚丽的琳琅满目……不光是货,还有各地的文化交流。在新加坡,人潮还是有的,但……太粗俗。

莫名其妙的,我又想起了中国住过的城市……那里多姿多彩的生活……新加坡人很野蛮;中国也有野蛮的人,但他们的野蛮你能不必去打交道。新加坡有种令人窒息的感觉,这里的机遇不是处处,而是小人处处。这小岛上的小人……永远都不觉得自己是小人。突然脑海里涌入上海入冬浪漫的街景。但我很清醒。中国变了,已经不适合自己进驻。那个时机已经过了。每每想到这里,我很惆怅。那里才是我展现实力的所在……绝对不是新加坡这么个‘穷乡僻壤’。新加坡是个绝对精神贫血的地方。我看着报章的文……TMD根本没有深度。这里……华人不是华人,英文也不成体统,戏剧的功力更加不用说。

其实有件事儿我必须到杭州去办。最近我一直咳,一直不舒服,一直……

其实这几年我很挂念希拉莉。

其实我很不喜欢现在的中国。

暗潮汹涌,如今的中国已经不是什么福地。欧洲危机……其实早在算计之中。我希望……欧洲是第二个中国。远是远了点儿,但我没希望过再回新加坡。我不觉得这里有什么值得我留念的。

我想,我还是很向往那种雪地浪漫的生活……是啊,新加坡就像是段没有爱情的婚姻……我很累了。

♣♣♣   ♣♣♣

新加坡小报……勿洛蓄水池又出现尸体,是男的;五个月的第六具了。在新加坡,自杀的情况是,西边的倾向于跳地铁轨道,东边的就跳勿洛蓄水池。新加坡的勿洛蓄水池如今是要目睹死亡的好去处,几乎月月上演一次悲剧。新加坡人真的幸福吗?为什么议员没有办法阻止这些悲剧?

因为新加坡议员似乎很无能。

很无能又喜欢抗辩。

我也不知道这种时局要到什么时候,但是……

在一个小人处处的国家,要怎么找全民英雄?

真的,新加坡令人感觉窒息。

这里的女人疯狂着……

这里的男人多数很变态……

真是绝配。

新加坡的社会完蛋了。

反正以后我也移民,所以其实应该和我没有关系。这个落寞的国家,如今被赌场、恶势力等吞蚀着。

♣♣♣ ♣♣♣

傍晚,Pat很快进入高潮,我则有些气喘呼呼。毕竟最近身体很不寻常……Pat说男友向她求婚了。我觉得那是好事儿,恭喜了她。我们俩的事儿还是瞒着他比较好。Pat在我怀里,我抚弄着她柔顺的长发,就这样抱着没有一句废话。若是她结婚了,还要不要继续这样的温存……坦白说,我心里有点儿不舍得。这不是因为Pat漂亮,她就是有那种小女人却顽固的性格。我想睡……但Pat提醒了我,她男友等下会过来接她到他家吃饭……见家长。

我只好深深在她额头印上一个吻,洗了澡就离开了。

若他和她是爱情,我和她则是男人和女人那么单纯……

其实在前几天,Yun陪我看医生时,医生说……我纵欲过度,所以腰虚了。我没有告诉Pat。在新加坡,若连在床上的欢乐都禁了,那也太无聊了。Yun那双修长的腿儿就很迷人。不过她一本正经提醒着我这几个月必须禁欲。我对她只是傻笑……只要Pat不告诉她,她不找Pat,我觉得也不必那么紧张。而且Elaine最近也有空了,我也常往她家跑……Pat的主要问题是得注意她男友。Amy最近也不找我了,Diana也出国了。估计换是希拉莉也在,我根本耳根难以清静。不过……希拉莉肯定容不下她们。这点我还是比较清楚的。

当男人就是门学问。

Pat的男友其实多数日子都没空,估计婚后也如此;其实Pat自己也是加班王。按照Pat的意思……周末是老公的,周日让我还找她。这个女人……想不到那么贪心,婚姻和浪漫都要。其实这也成。反正Yun打算转行,Elaine也快毕业打工了,那么周末就腾得出来。

其实我曾经问Pat……她想不想嫁给他。她想。她想有自己的家,有自己的男人和孩子;因为她是女人。但她对激情放不了手;也因为她是个女人。我告诫过她……这样根本就是玩火……

但女人要的时候,男人怎么劝都是没有用的;因为女人就是女人。

下个月,Pat的男友需要出国三天……我当初认识Pat时,美丽的她伤心难过……被男人甩了。我永远记得那时的她……纯纯的,很斯文……但现在的Pat越来越贪心。也许结婚后,她会发现她真正需要的是什么。那是个没有激情的稳定,还是浪漫激情的人生……?我越来越觉得Pat不适合当黄脸婆。虽然这样世俗不容,但对她而言……她对婚姻是好奇的,是期待的……对婚纱,对度蜜月,对婚宴都是期待。但结婚是一辈子的,一辈子不是天天的蜜月,天天的婚宴、婚纱和祝福。那个男人和我,到底谁比较了解Pat?

毕竟Pat只是一个女人。

而我……我只是个男人。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