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MW的价值观普遍不行,是个很畸形的小社会,是个跨论坛的新加坡文化。也就是这样的文化让老男人觉得很冷。实际上,我不喜欢新加坡的人文环境,因为小人太多。我越来越觉得EDMW没意思,不好玩了。这些人的文化素质能代表着至少80%的国人。当然,很多网友也很讨厌EDMW的。对我而言,EDMW是个很变态的游乐园。这些人讨伐政府,但这些人却没有资格这么做。

我收拾了心情,准备接下来的生活。

爱情还是要找的,但第二次见到凯瑟琳的结果让我对感情的认识更加强化。我果然是个情痴,但我是个实力越来越强的情痴。以前的我爱得很傻但是很真。我欣赏这样的我。现在的我依旧爱得很傻也很真,但更加明确了自己的目标。我对爱情的执着和要求原来一直那么苛刻。爱的感觉,无论得失都是那么美好珍贵的。这是我立人之本。若对爱的执着是疯狂,那我选择疯狂。

有时候在野也是福气。因为我明白了更多更深。虽然这份明了似乎没什么用……但我终于有勇气面对让小猫回国的决定。

小猫必须为自己的选择负责;但我知道我深深惧怕我爱的女人受到惩罚。但我明白这是她需要承担的后果。

也许……单身反而比较简单,性爱反而比较享受。但这世界有种东西叫‘性病’。真的耐人寻味儿。

很多女人都说我是个很好很好的情人,其实我只是比较喜欢花心思了解她们,抚慰她们,在她们哭泣的时候有个温暖的肩膀靠着,一把温柔的声音慰问着……这就是女人,她们需要一个成熟的男人让她们任性,让她们犯错,让她们心动。若婚姻是当一辈子的情人,那我非常合格;若婚姻只是柴米油盐……没有爱情的滋润,我会干枯而亡。

新加坡的女人不明白什么叫浪漫……对她们而言,烛光晚餐,海边,礼物……她们不适合我。多数的新加坡女人连浪漫是什么都不知道。

新加坡广播电台如今一直传播着错误的信息……我听了烦。

我知道我需要的是什么,但我不知道上哪儿去找。

在EDMW,有个Firedoll说自己肛交和与某论坛男生性交的事迹。对我而言,无论是她或Amulet或一大堆网上女人的神经病#1……她们和我格格不入,我要找的女人绝对不是她们。

在那个小社会中,很多事儿都是颠倒的。

♣♣♣   ♣♣♣

 

爱是无法成为往事儿的,但人却可以消失。

我呆呆地望着天空,灵魂被大地清新过滤着。

一个伟大的情痴生成了。

我对人情看得比金钱还重,主要的原因……其实我不担心未来,因为我有办法移民,而且未来……我没有钱的烦恼。所以我只烦恼现在。我没有什么高花费的嗜好,不喜欢喝酒上夜店,对玩女人也没那种狂热,更加没有吸毒或赌博的问题。可以这么说,我的主要开销只是吃。自从搜狐时期的明星博客后,搞图片和开始研究录HD制作成了最大的嗜好。我对什么5Cs绝对没感觉,也不去羡慕。

对于新加坡的疯狂我只有看不下去的心态。或……我根本就鄙视之。

若没有再见到凯瑟琳,我的确会走得很潇洒。

新加坡没有我能眷念的东西。我看到的是一件接一件丑陋的垃圾。所以我很后悔看到了凯瑟琳的男人……这种吃惊不会有人能想象的。因为我一直很在意她。

我必须抽身离去。若她能直接骂我神经病什么的,我反而走得轻松。但无论怎么试……

若爱不能一辈子那根本就不是爱。这个社会虽然小却太杂乱,但从政的话很难不再碰面,不再面对她,她的面子簿也不阻挡我,我不知道怎么继续。但新加坡需要改革,需要新的灵魂,需要真正的领导。我左右为难。

我找到了抽身离去的突破点,但要从政就需要找到另一个突破点,一个没有凯瑟琳的突破点。

老男人什么都好,就是太重情这个字。在新加坡,这样很难生存,我不是不知道……

心情已经收拾得七七八八了。不能说是意乱情迷,因为我始终知道自己的定位。这是注定中的挑战……和十六年前不同,如今我必须靠自己重新站起来。我的身体越来越撑不下去……

这个国家已经被政府长年累月下搞到乱七八糟,必须有人来收拾残局。否则,新加坡必定进入政治动乱。所以我怪李光耀,他的任人唯贤简直是一塌糊涂;总理接手后情况越来越糟糕,任人唯贤更加混乱不堪,进而成了全国的笑话。当然,若不从政就只好离开这个鬼地方。这里无法发展,在这么小的地方妖魔鬼怪肆无忌惮。Andy Ong只是冰山的一角,该杀的人比比皆是。所以我离开新加坡后必定会支持政府的核计划……反正都开赌场害死了那么多家庭……干脆一下子干掉所有的白痴国人算了。

坦白说,现在的新加坡……政权被一群脑子有水,脸皮超厚又没有实力的人霸占着。国力一日不如一日,很多人要到纽西兰是很正常的。我想去的是德国的小镇,那里有说英语的社群,我会找到一个很爱我的女人,我会爱她一辈子,我们会有很多可爱的欧亚混血儿小瓜,我们会沐浴在文化浓郁纯朴的德国小镇气氛中,到纯朴的酒吧喝酒闲扯。这是个在新加坡不可能实现的梦想。所以我必须走。

我还是会思念凯瑟琳,但我清楚……她这一辈子也不会爱我。她去世后我会回来……到她的坟前探望她。到时的新加坡估计已经混乱不堪了……但不会有人骚扰我的扫墓。我还是会亲手弄99颗星星装入瓶中放在她的坟头,完结这浪漫的篇章#2。我知道灵魂的存在……到时的她已经没有尘世的枷锁……然后我可以回到德国小镇看着浪漫黄昏,和我的太太踏青踏雪,温柔地凝望着她,诗情画意地度过余下的人生。

坦白说……我这样的男人要是没有那样的女人,在野其实会比较幸福。


等一下想到海滩走走。我这样的男人看到海会精神许多的。

十月,国会召开,又是一大堆饭桶在胡扯着东南西北……大海的平静,大海深蓝色的魅力,大海和遥远的蓝空给我的震撼远胜于听一群无聊的废物乱扯。

我在中国住过几段时日,其实也深深为中国惋惜。90年代腐败加剧,中央没有认真应对……如今民政相抗,民间藏有武器的大有人在。坦白说,中国是自己破坏自己。如今在中国,机遇还是不少,但陷阱越来越大且多。内战在所难免。新的阶级斗争将至,这类外强中干的情况在清朝末年也出现过。我唯一担心的只有希拉莉。但我恐怕什么都做不了。

我这个时候在新加坡干什么……我自己越来越莫名其妙。这个小岛鸟不拉屎鸡不生蛋,而且EDMW也越来越无聊。

回想这些年,最开心的日子都是在国外游荡的光景。回国后反而更觉得新加坡落后,新加坡人不可理喻,对类似Andy Ong这类的更加反感,对这个垃圾社会简直是看不下去。父母不肯移民,那么外面那么多能发展的机会就得白白葬送。那可不行。但实际上,国外的机会一般上都被自己国民垄断,要是不移居将是事倍功半之举……但再难也比呆在新加坡强。我最快还要一年才能走人。探索是必要的……

新加坡这个小岛有种令人窒息的感觉。这里的人……野蛮……神经病,不讲道理,小人……简直丑陋不堪。

我已经不看国会报导了……看了会狂笑,然后就是悲哀……我居然得屈就在这些酒囊饭袋下……我也不喜欢听电台的什么点评。简直是废话连篇,根本就是社会的害群之马。社会那么畸形,这些臭虫的责任很大。坦白说,Maia Lee这类人在媒体能写什么东西?我和新加坡越来越格格不入。新加坡要的是腐败,我受不了这么明目张胆的腐败。

我阅读WikiLeaks……也没什么感觉。基本上在国外都聊过的了。

可愚民政策真的相当成功。但新加坡失去了竞争力。现在……愚蠢的国民正在攻打政府……

耐人寻味儿……

在新加坡,我到底能做些什么?嘿嘿嘿~

#1 这些女人很疯狂。不是淑女~
#2 美丽的邂逅……这也是最美丽的句号。要有那么浪漫的结局,我就必须撑到凯瑟琳先去才行。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