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bably not appropriate for this rant, but 2011… too lazy for Chinese New Year Spring Cleaning. No mood even for doing CGP. It’s windy out there, great time to visit the flowers and the bees…]

I am always love-sick, but I always survive heart-breaks; love is a chronic disease…

这个博客冷清不少,灰暗的人生似乎不会再见到曙光。又是……深夜四点五十分左右醒了。由于头疼得厉害,昨夜很早就入睡……估计七点左右吧~然而醒来后却没有一丝的爽朗。昨天在乌节拖着身子一家分店接一家去逛,希望远远看到小猫的身影,但还是没看到。乘搭地铁,抱着撕裂般的头却没有一个座位。拥挤的列车内是不会有人给一个看似那么年轻的中年男子让座的。挣扎着耐到巴士站,巴士依然拥挤。好辛苦,下午本来走路时还觉得比较ok了些,但……点了杂菜饭后,整个人开始不正常了。我不知道杂菜饭现在也能那么有杀伤力~

更何况……我过后也买了水果咬。

中医的洪大医师,他可是从小看着我长大的叔叔……在业界算是级别不小的医师,他却说我什么都能吃~洪叔叔也许不明白我的体质可能不能一般而言吧~

右胸某块肌肉隐隐作痛了起来。其实这几个月下来,好多莫名其妙的肌肉发疼,这里那里的。连屁股下连接睾丸那条肌肉也‘抽筋’过,后来……小弟弟也‘抽筋’,排尿却什么感觉也没有。但三个月的血液检查排除了Herpes Simplex 2。最奇怪的是,连135天的艾滋病检查也是阴的。莫非我排不出艾滋病抗体?莫非医院漠视抗原的数值就给我排除了?我满腹孤疑,却没有一点答案。所以我把目标加了CMV和EBV。这是唯一可能把我折磨得那么难受却又是人类已知的病毒。

今早,我很想去DCS看看我的情况。但DSC的人多半把我当疯子,对于我的情况也未必会比伊丽莎白医院的专科阿姨和洪医师了解,估计花了钱也没有药物给我应付头疼。

坦白说,在新加坡似乎是死定了。

连从小看我长大的林医生也不敢再给我药物。他的理由我觉得很难接受。难道等到脑残了才给我药?我发病的两次从来没有发烧……发烧不是我拿不拿药的问题,但林医生就是不给药。

母亲求神问了回来。她说大圣爷的意思是我心里压力太大,需要看心理医生。估计DSC那些人也是这么想的。我这个病……据说英国高达90%的人都中招。搞不好凯瑟琳也是,但就算她目前没有,由于她的工作……也是有风险的。我压力大……母亲现在才知道吗?其实我精神紧张,她也是个源头。在家里,那么多年了……我几时能松懈过,能不压抑?什么狂放不羁,要说年少轻狂,不如说我心里一直很苦涩。对爱情那么痴缠的人,心里那么善良,学道那么久的人,对社会丑恶那么厌恶的人……能狂也有限。希望环境变好,希望世界有爱不是幼稚,但若天若有情天亦老,三界能有两个天堂吗?

感情、事业都不如意,对眼下的邪魔歪道在新加坡那么得意猖獗……在这个‘系统’中,我如今患了不治之症,前途一片黑暗。

我心里知道要是接手家业,依靠老主顾继续的生意很难不垮,但我当年乐意尝试是为了投资的基本资金而考虑。顾客若不愿意支持我,但生意的目的还是为了吃饭,籍着跳板以投资还是可以辉煌的。但现在……我知道得了这病……我怎么办?父亲无法发扬光大,就是因为不善投资,要是计算下来,至少他少赚了数百万。李嘉诚有句话是对的,在事业达到一个高峰时,你必须分散财源。投资是必备的本领。这是我的强项,但投资没有足够底力,没有基础资金,我又是展翅难飞。

早上,我空着肚子随便到草地周围走了一圈……“算了,先吞下三文治再说,管它忌口不忌的~”坦白说,新加坡的‘美食’清一色多是致癌关键。比如菜头菓,蚝煎、炸鸡此类胆固醇热量超高,炒到油腻腻的自由机那么厉害,吃久怎么不致癌?而且华人饭不离口,新加坡人包括马来人特别爱辛辣甜食,这些都是致癌的问题。说实在的,怕糖又希望健康的人能在新加坡哪里找吃?这里没有普及沙拉~对于有些对食物敏感的,那简直是悲剧。

吞了三明治想继续走,感觉身体真的不行……返回在电梯口看到了老爸的身影。

父亲……其实他是个算不错的父亲。至少因为他一家一直吃喝无忧,但他不善交际也不怎么明白我……很顽固。他辛苦了大半辈子,相信苦干,他学着他师傅的方式经商……其实他身怀绝技,但政府在90年代时期的某些政策……让他的手艺无法施展,新加坡就在政府的无知下又少了一个大师。刻苦耐劳的老爸在新加坡发展不起来。我老早就因为父亲而明白了移民的重要性。要是父亲在事业的高峰时,在政府政策随便玩以前移民,以他失传了的手艺,在中国早就是几个大厂的大师傅了。如今的我,很怕听到他每个早上的咳嗽。

看着昔日英俊潇洒而如今苍老瘦小的背影……我心里酸溜溜的。

我每次身体难受却受到他炮轰时,我真的很无奈。我知道,父亲如今的压力很大。特别是现在我确诊了……光靠弟弟……但心里希望弟弟能接手,也能把家业带上新的发展轨道。

我是个等死的人。我现在吃也难,睡也难,恢复也难,压力却似四面楚歌,就这么个没有前途的男人。我羡慕过去的自己。要吃胃口大开,要笑逍遥大笑,要睡随时入睡,不想起来可以继续睡……而且,看到美女可以多看两眼,因为我一直在寻找爱情。现在我连感情生活也注定是白卷。

算命的说我前世做好事儿今世当文人。百无一用是文人……当个没用的孔明算是善报还是报应?心地是很好,但在这冷酷的城市找不到同道,却得碰到一个接一个的垃圾。我投入所有的爱,小猫两次说走就走。若加上得病,这个算什么‘好命’?要是不能安然无恙的等到两年以根治……

虽然统计认为,全世界大概90%得这种病,但我个人估计新加坡人口差不多只有10%有这病。

我天天……感觉死神在附近等着我。果不其然,智者多死在愚蠢上。我……我看见那么多嫖客,他们几乎时时嫖。老男人不抽烟不喝酒不吸毒,只不过到马国按摩,探索更享受的按摩服务,到更高档的按摩院……现在却在等死,而他们似乎什么病都没有。那个嫖了一百多个女人的老兄,看起来都比我健康。至少他能熬夜,没有头疼,我如今不能。真是荒唐加匪夷所思的世事儿。那些老上夜店玩女人的也没事儿,我却体虚头疼,乱七八糟的。

估计恐艾的结果就是引发脑癌、胃癌或鼻咽癌之类的问题。一发难以收拾,如今由于被无套吸了两口,加上那个病女在刮痧处亲了两下……我算是百病缠身了。这些在马国卖的女子,长年累月从世界各地积累下来的病在一夜之间我估计全被我廉价收购了。我现在不敢接受按摩。致癌的HPV一项就已经相当恐怖。我的身体不知道能撑多久……

但我主要对身体的问题反而是……

面对潜伏性病毒、细菌等等,我的身体、我的基因……我的免疫系统能不能跟着进化对付它们?人类也是某种软件,病毒也是,我们都是能量的问题,认清这项的我,身体能不能发展或进化到能根治潜伏病的能力?能不能对抗癌细胞?要是不能……人根本就是等死而已。难道人体的细胞就真的无法进行进化?所以最近我不停提醒‘自己’,希望加强我的潜意识,让脑子布告全身别只是见到才应付……必须连躲藏在自身兄弟细胞的问题物体也进行清理。这是为了生存必须的进化。

癌症……病毒……细菌……

我……算什么?这身体真的是我的吗?

我的身体必须培养出新的机制和攻略应付新的世界。现在世界已经变了,我要是不能进化,便是不穷死,什么鬼病毒也能一命呜呼。但要怎么能妥当的改变基因组合……?

算命的要我40岁注意吃喝,原来如此。我现在……能不能拖到四十岁都是个问题。

我看着那些年轻小伙子……我很羡慕他们。血气方刚,天真烂漫,不知天下险恶,活在美丽的梦想之中,享受着健康和对未来的憧憬,期待着爱情的绚丽……

我的头……快爆开了。医生会说和感染无关……放屁啦~

年轻真好啊~

要是时光能倒回,我一定在学校猛追凯瑟琳,我和小猫的厄运就不会有了。小猫也许还会碰上那个垃圾……但至少不会遇上我,我也不会邂逅她,也就不会认识希拉莉,我的人生就会不同,补偿前世冤孽的方式就会不同。但时间是不会倒流的。就算是博客,能天长地久的记载着一个等死的人他最难过的一部分多久?要是未来有人看得到这个,要是有了时光机,请破例回来救救我。我这样的人,不会影响未来的演变的。可以救,绝对安全。

真的不是艾滋病吗?为什么全身那么……痛苦难熬?

下午再睡一觉看看……我希望有个美梦。

小猫,我真的爱你,无论你过去如何,我从来都没在意过。但要是我影响了你……我却会愧疚到九泉。但我对凯瑟琳的感觉十多年来也是一样……我不想骗自己。对于希拉莉,我深深满怀歉意。要死的话,也许当年就不应该离开北京。被熏死和被病魔折磨死,死在美女的怀里怎么算都比较好。但旧情难忘……我当年又怎么能抛得下受伤那么重的小猫……?我这样的男人,致命伤就是在‘爱’这个字。

但我真的不想死。老天就真的不愿意救救我……?

或至少给我一个善终?

虎年……多么凶险的一年。那个算命佬似乎没有帮我挡掉这一劫。两百大元……也许老天不希望我又欠世间什么情吧……我也不愿意下凡了。太恐怖了~!

翰丽……不知道她现在可好。要是能如以前那样和她清晨说说话……那太美好了。

翰丽,我要死了。想不到当年你手术后虚弱的身躯居然能活得比当年健康无比的我……还长。但当年的你,真的是全世界最美的星星。

女人最美的不是她们的肉体……最令人心醉的还是那份感觉。

若病魔能了解爱情,若爱情真有魔力……

好疼!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