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ch is the mess in Singapore… I always dream and always wake up in disappointment. If I wake up… I want to do something about this fucking mess. The entire room is ‘made’, pretty unnatural… but it’s a dream world. There is a lost button so…]

The people are ugly, there is no prince to wake them up with a kiss… they will get a kick instead.

近来‘中国第一波霸’在新加坡傍晚的报章中出现好几回,而以前她同样的新闻也出现过。认识她时她叫徐文嘉,是一个对娱乐圈非常‘积极’的女人,但确实太过积极。老男人对她一时期走‘性感路线’相当反感,因为她迷失了,其他的女星对她也表示耐人寻味。曾经劝过她走沈殿霞路线,但浩佳似乎不以为意。新加坡报章的举动,让老男人暗暗关注了一阵子,因为浩佳似乎和梁智强早就有……认识的。在这个敏感时期,其实浩佳要利用机会再尝试,我很难怪她,也不打算去劝。毕竟为了娱乐圈,她也整了容,似乎已经将自己的幸福给押了下去。

而老男人一直不愿意见她就是因为她太过积极。梁智强那些事儿背后牵扯的网络未必简单,老男人连宋祖德也懒得理怎么可能理梁智强等人?浩佳妹似乎不明白老男人不见她的理由。

不过她应该注意到取舍。取到的机会要是重点继续是她的上围,她这条路还是走不通的。

[刘芷绚离开新传媒] 其实老男人是为她高兴的。人们还看不出吗?亮丽的刘芷绚不拍大戏,反而老态龙钟的郑大妈居然拍电影。花旦或七公主居然比不上一个过气的大妈?这就是新加坡的悲哀,一个娱乐圈的现实。美姐出身的刘芷绚,气质不凡,伸缩力强,却比不上一个已经过气的皇后……那么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就被浪费掉了。不过……反正也是部烂片,那也就算了。只是这就是本地圈子的写照。和那个‘火红得不得了’的梁家班相比,小巫见大巫的事儿。

在新加坡这个开放的社会……玩女人是很正常的。

所以老男人绝对支持刘芷绚退出。新传媒是个小舢板,负重相当有限,里面的那些什么鬼阿姐……其实说穿了--小角色。老男人都懒得去理。刘德华在餐厅吃饭,我们也懒得去理,何况一班无聊的小‘阿姐’?有时在路上碰到一些不三不四的小艺人那种‘名人嘴脸’就觉得有趣。那是什么心态?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离开新传媒不代表脱离演艺圈。老男人衷心希望她有更好的发展。浪费了那么多青春在新传媒当什么公主……女人的青春很宝贵的。当然,老男人支持她离开,从没有想过会有合作的机会。刘芷绚是有素质和潜力的,但她说到底……很明显的,就只是一个普通的女人。这样的女人必须成长到能够面对才可能……问题是,她没时间了。

当男人有好处……姜是越老越辣。

[关于THB……] 最近拜读这女人的文章,聊聊一下,莫名其妙的博客来了一群‘新加坡网民’。新加坡网民的素质……是国际认可的差,但老男人从搜狐到如今都是过门是客,不打算‘拒人于千里之外’。换是那个‘下雪’恐怕又是一个骂人的帖子……老男人毕竟不是‘下雪’,能招待的都当宾客聊两句。老男人是什么人,会真的理会全世界?无论是中国或是新加坡,宾客毕竟只是宾客,她们不爱我也不认识我,对我其实一点儿也不重要。她们的社交圈子并不是老男人这类人会实际去理会的;基本上,酒精伤害大脑,我不喜欢喝酒,也不喜欢什么狂欢。除了THB那些‘朋友’的问题,其实她本人还可以……毕竟她愿意表达的自己,确实也不算太坏,只是迷茫。

THB的博客……反映出来的新加坡女生心态是很普遍的,只是她还包括‘性’。我不否认……在我心目中,凯瑟琳和她那班朋友的思维和层次和THB的可能相同;若是能肯定的话,老男人肯定不会如此思念凯瑟琳十多年。基本上在翻阅THB的confessions时,文字对老男人是不重要的。老男人只对文字背后的女人感到兴趣。也就是这个女人实际上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女人,她到底渴望的,难受的 和经历过的大概是怎样的。这从她所关心的事物和表现思维可以捉到线索。我个人估计……THB其实并不了解自己,且她没有面对自己–她也许不愿意面对真实。她是个有‘朋友’和男友的女人……但她却很寂寞和空虚。THB觉得自己爱男友……但在潜意识下,给老男人的信息是,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因为爱情似乎不是这样的。

我在她博客上不能说得太多,但只有捉要害随便聊。我让她自己决定,是删除还是接纳。反正在老男人这里,我只是觉得良心上……要是见死不救,未免不安。认识老男人的女人们也清楚,老男人让女人自己选择。THB是个很矛盾的女子。她对男友感到不安,却愿意订婚。她感觉不到心灵上的满足,却直言是爱。老男人一篇一篇阅读THB的文字,一点一滴去品味THB这个女人,心也越来越难过。我可以甚至冒昧指出……她朋友多,但能交心的却没有几个。似乎是个孤独无助的女人。老男人只能从她的文字中去认识这个女人,当然……老男人不是一般的新加坡人,所以看法也许很难被接受。

感觉上……她好似迷失了,正在设法确定自己,却无法肯定自己。

请别误会。老男人对这些女子的肉体没什么兴趣。基本上,老男人喜欢的毕竟还是乖乖女类型。THB其实不算太‘坏’,她依旧知道对错,只是无法自拔。性交明明不能肯定什么,但她的不安让她继续以付出自己而试图稳住自己。关于老男人……老男人过去常常得安抚空虚寂寞的女人,但是经验告诉老男人,女人虽然明白,却往往难以自拔。所以我向来都不打算改变什么……就算是凯瑟琳。她要是会爱我,早十年前就已经爱我了。她要是一辈子不爱我,那是她自己的选择。当然,我只能通过THB的文字表达去认识她,了解她,事实上我非常清楚博客毕竟是博客,只有THB自己最清楚自己。毕竟……自己的心是永远不会说谎的。

老男人祝福你。

[忏悔] 虽然可笑,但老男人似乎厌倦了当逃兵。有些事儿早十年前就应该做,有些话早十年前就应该说……虽然注定战死沙场,早就应该死了。就算对方已经结婚,喜欢谁不会因为什么而被抹杀掉;但该说的还是得说,该离开的还是得远远避开。当情痴是很无奈的,所以认真地考虑好几天……若只是玩女人,那也太痛苦了。当你把女人当成玩具、发泄物,其实你自己也迷失了。所以想来想去,大海给我的答案就是当情痴虽然很无奈,但我是个男人。当梁智强虽然很爽……但要我为了女人肉体而欺骗女人……老男人还拿什么孤傲一世?

再次相见,是老天给的一次机会让老男人面对自己……了却一件心事儿。到底我爱不爱凯瑟琳,其实答案已经不重要。我只是希望若二十年后再相见的话,别说我忘了她。

[色魔‘独不求爱’] 这个城市真的越来越呆不下去了……豪宅玩女人玩到女人死掉,还有一个恶心的酒店总经理奸淫员工……加上宣扬家庭价值观的什么狼导演想插年轻女人,新加坡就这么小一个地方,乱子越来越离谱。老男人有时候觉得老头子是不是在想些什么。本来阳光明媚的小岛居然搞到乌烟瘴气……真是恶心。难怪那个死阿南会光明正大的一句:“男人玩女人是很正常的……”

这个城市估计找不到老男人要的东西……

很奇怪的一个世界。大家都不学好……

其实我们这一类男人是比较‘守旧’型的。那就是,我们重视情感上的道义,而所谓的道义基本上不受拘束于社会体制。对于女人,我们乃属于比较尊重型的。这个差别主要是因为老男人的背景;老男人是个文人,年轻时当特工,在人格的发展上有一定的基础。其实,老男人在认识凯瑟琳时已经有数万元的资金去玩女人了……其实邂逅Lih时已经能天天上芽笼‘解压’。所以我比较不明白这些色魔的那种疯狂。女人……也是有爹娘的,她们也曾经是可爱的婴儿。但人长大后,却变得丑陋……结果女婴长大了,就成了色魔的牺牲品。没人理会女婴的爹娘含辛茹苦地带大她们。梁智强自己也有女儿,他却蚕食别人的女儿……真是色魔。

老男人不屑这些什么总经理、大导演……但男人不坏,似乎女人不爱。真是个怪事儿。

但当这样的男人无拘无束,自由自在,不必理会女人的感受,更加不必抚慰或关心她们。而女人们往往心甘情愿的为这样的玩家陷下去。只是,就如当夜我和那位玩过上百女人的帅哥聊的,玩过过百女人的他,花了一大笔钱,当晚陪着他的是个男人,当晚至少老男人的女人们给老男人电话,关心老男人的安全。我不羡慕这些色魔。我只是为女人的堕落感到惋惜,也希望自己一辈子不会爱上一个堕落的女人。当男人当到那么无耻下流……也算是极品。真是奇怪……老天为什么让这些人投胎当男人?

没什么好奇怪的。他们投胎当的是男婴。他们要当色魔,跟老天没关系……上天只是给他们一个选择的机会。就好似老男人选择回来照顾小猫,再次见到凯瑟琳,伤了希拉莉的心……我也必须为自己的选择负责。老天就是要看看,老男人的爱是什么样子的。老男人在老天面前,依旧是孤傲直立的。所以我还是不当色魔算了。要傲视群丑,欺负女人的事情还是太恶心了。女人是堕落,女人是愚蠢,但女人也是人,也是上天赐的生命。她们要堕落,她们要愚蠢,自然有色魔照料。那个中国美女要不是堕落,就不会和男人到豪宅任人玩……也就不会枉死。那些女人要是一开始就揭发那个总经理的无耻,就不会一次又一次让色魔得逞。

老男人在这些无耻小人中间……应该怎么做呢?

就好似星云,他明明是个和尚,明明逃离世俗,却谈婚姻缘分……一个出家人要谈世人姻缘,和一个瞎子谈五颜六色有什么分别?这类人怎么能和老男人合作?这样的社会怎么适合老男人?

不怨天尤人也难。老天,你的脑子是不是有水?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