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问老男人在小人堆中如何度日,其实既然是小人堆自然不乏跳梁小丑的余兴表演。在路上开车常常能欣赏不必要的拥堵和车祸的现场。为什么呢?因为大白天车水马龙居然到处修路和坎树,而现在的新加坡高速公路能开到20~30KmH那是很可能的。只要随便车祸一桩,高速公路就堵死了,然后跟着就有个东东大白天在路边坎树铺路,然后就更容易车祸。最近新加坡还出现电子停车场这类垃圾玩意儿,两条车道的路左边和右边都可以挤到十字路口……为什么呢?

不知道那位大仙左边和右边的停车场都装了‘场满不让过’的电子闸门,大家都停车等入场,后面的车左右都不能通;所以原本顺畅的路就被搞到险象环生。而停车场依旧混乱。

当然新加坡的教育已经是乱七八糟了,不过就是因为乱七八糟所以才有新鲜乐趣。这么多的小人自然有小人制造出来的节目,时不时自娱自乐。当然,最近那个老光头星云在新加坡报刊又有搞笑言论。这回是他一则故事……说船家靠岸接客而弄死了鱼虾,某秀才见了就问禅师谁有罪;而那个老光头说的这个禅师说秀才‘有罪’,因为本来船家心无什么恶念……是本职。其实这个笑话一般小人也未必会明白为什么这么好笑。

之前那个假和尚似乎说了,某财主因为想吃猪肉所以杀了猪却没来得及吃他就挂了;所以财主下了地狱投胎当猪头去也。就因为他的无心之失。

这个无惭傲慢的假和尚又是狗屁不通。禅师是为了教化众生,秀才是习君子之道;这个笑话要把佛祖给请出来就明白了。佛门讲因果,船夫因为本职无心而杀生,这个笨蛋禅师说秀才问问有罪。敢问秀才不闻不问就没罪了?这秀才在故事中其实什么都没做,他只是当禅师那么一回事儿而请教禅师意见,而这个笨蛋禅师就‘降罪’于此秀才。船夫没罪,不知者无罪的秀才问问就有罪,而普渡众生的笨蛋禅师这样降罪就无罪……所谓天堂地狱首先分是非,论因果报应,所以佛祖面前不知道那个老光头会认为真的‘有罪’的话是有心秀才,或是人家问你就怪人家有罪的禅师?

如此佛祖有罪……

因为‘养不教,父之过’,况佛祖乎。

若到此段你还是不明白这个笑话,那……就问自己,要是佛祖要秀才和禅师其中一人下地狱,那会是谁?而船夫本着私欲,为了人间的钱财害死了那么多水族;要是财主为了吃饭死了只猪要当猪头,为什么船夫为了吃饭就可以把水族弄死?如果老虎为了果腹而吃人,为什么财主吃猪要当猪头?

还不明白?

那你就是个大猪头。

鱼虾也是‘父母’所产,船夫弄死了人家的子女就无罪,这个因果只能是鱼虾的‘本职’就为了给船夫弄死的才能说得通。就好比农猪就是为了其身上的肉而被饲养的一般。也就是歪理和道理基本上没两样。不慌,老男人在新加坡就常常得和歪理打交道,就连家人的歪理也不少……而且特别厉害。所谓的小人都是歪理一大堆的……习惯了,所以不打算继续在此地浪费时间。所以新加坡和中国才会搞到如此田地……彩虹光耀的田,精彩富庶的地。

其实星云的东西最近成了郁闷时候自娱自乐的笑话调剂一下,这些人本来就不学无术张口要名利双收,你真的认真,他们的脸皮之厚能吓死你。其实老男人比谁都明白命运……你要是去救一个马来西亚人,就会死一个新加坡人。老男人吸纳五行滋补滋补,可以救人,但这边救一个那边就死一个。所以这个救人是门学问。老男人可以看到星云脸上的青气,虽然不明白是什么意思,但感觉相当‘不爽’。一般人是看不出的。明义……初次接触就感觉到强大的寒气,那也是很‘不爽’的一种感应。杭州黑店事件后,不可能中奖的老男人又连开数奖;自然的,五行有新吸纳管道。

老男人的龙气上升和新加坡的妖气冲天似乎是一种相生相克的存在。其实命运之平衡是俗人不能了解的。极度邪恶之地降极度正派的老男人。这就是命运保持平衡的法则。老男人对小人极度厌恶,却也非常需要他们的五行补充。所以老男人很讨厌俗人在老男人面前拿本破《道德经》胡说八道……因为在君子面前装清高,你一定是脑子有水。

真正的禅师老男人曾经见识过,禅机深奥有趣,是非分明方能大彻大悟。新加坡那些小人除了自圆其说之外,既然不理是非分明自然谈不上什么感悟。如上的故事佛祖肯定会将那个禅师打入地狱的。理由相当简单,因为禅师的‘本职’是普渡众生,至于谁有罪谁无罪,身为佛门的阿弥陀佛,我佛既然慈悲,有罪与否并不是和尚定的,而是命运注定的。这包括姻缘,包括这辈子会认识几个女人,往往根本就没什么对错。

就好象算命的指点老男人到机场和尼泊尔和尚碰面拿护身符,到浙江找‘愿意挡灾的替死鬼’,命运给多的是因为哪边捉少的。这和五行吸纳的道理差不多一样,你亏欠不还的,你的福泽就慢慢给老男人吸收。可以这么说,小人是老男人的‘喜神’,却也是老男人很讨厌的败类。

执迷不悟的小人们,自然可以是非不分,可以‘怪罪’天下秀才。但是有一点是不会改变的,神佛不是傻瓜,天堂不是为是非不分的混球小人而开的。好比姻缘天注定,世人却逆天而为以人力制裁天意。真正的爱情不会为了一张破纸而化掉。真正爱老男人的女人就会爱老男人。

之所以那么多人下地狱报到,这是非相当分明的……都不愿意学好,梦想解脱,会不会想得太美了?

有人曾经问老男人,为什么某国会变成‘地狱’……这类放屁的话惹得老男人大笑不止。这就好像问为什么我将垃圾涂在蛋糕上却依然那么难吃……如果这些无惭傲慢的垃圾都可以升天,老男人宁愿千百年逗留无聊的人间,风花雪月,便是寂寞也好过看到极乐世界那乱七八糟的可怜样儿。

星云的例子老男人很不喜欢,告老男人老男人也是不喜欢。因为自古之所以有秀才就是因为有官道,自古有秀才就因为有状元,所谓的秀才在当官前多是耗时花钱刻苦读书学成上京为了就是以才学换官位名利双收,光宗耀祖的。所以秀才问罪是无罪的,本身也没什么‘恶意’。禅师连这么简单的禅理都不清楚就真的成是非之人。因为禅师是为了出家登极乐,不是妄论罪责的。秀才的特殊身份也是命运的安排,上天的意愿。所以禅师说秀才此问有罪,其实自己就逆天而为。

逆天叛道是这些小人本来的‘天职’,否则也不会下地狱。都是自以为对的歪理,但深入后就牛头不对马嘴。好像李嘉诚这类贪图名牌的有钱人,他们觉得对,妖僧就有实力借来为祸人间。所以为什么越下流越有钱,越有影响力就是这个道理。这些人不是为了天堂积善,他们是为了自己的执迷而希望拨弄反正,结果越弄越乱。小人又害怕报应,又就特别希望别人都是错的;但越是这样就前提不对后话,牛头不对马嘴,全都暴露无疑。这就是小人。

他们行事唯一的道理就是自己的歪理。

但也就是因为有这些小人才有所谓的君子。世人贪慕虚荣,和尚是非不分……很正常。新年常常看到善男信女争先恐后争插第一柱香,但几个‘善男信女’真的有资格参拜神灵?都是一大票执迷不悟的小人为了自己的好处争先恐后,丑态百出……请问佛祖要保佑谁?

老男人不喜欢星云借助新加坡报刊忽悠人,不过他忽悠的都是无知小人。

猪八戒抱琵琶。

终于……找到了时间去逛芽笼(Geylang),在新加坡应该不必担心‘强迫消费’。只是既然不是第一次去逛,‘冒险’的新鲜感就淡了。当然,期待看到的是一排排美女在街上的风景。女人……这里各式各样‘阴道收费闸门’的管理层都有,这也是唯一的乐趣。虽然傍晚时分出现的美女还是很少,但总算出现了几个相当漂亮的婊子。

那个长得很像Kate的也在,不过躲躲闪闪的……因为在和警察玩捉迷藏。由于上回聊过话,她知道老男人不是卧底,但也不是‘顾客’。只是她的华语说得比较顺畅许多。现在她都跟着芽笼赌摊混日子,因为赌摊有人把风,一出现警察她也跟着闪。这回假Kate的胸差点儿露了出来,因为她穿的是超低胸清凉热裤装,头发也短了。

问老男人要不要‘来一回’,老男人嘴上婉拒她的‘好意’,但心里……心里还真不想。问题是在上芽笼的前一个晚上,老男人的心痛……是在梦里心痛的。所以和她聊了两句就兜了一圈便开车回家。老男人给她买了罐饮料。我很喜欢看她笑的样子,那种酒窝很令人怀念,结果她似乎被老男人看得有点儿不好意思。

“你真的不要我吗?”

“今天没时间……”

“上次也说没时间,你不喜欢我吗?”

“哈哈~真的赶时间。我只是来看看一下就得到别的地方去。”

“你是不是觉得贵……那么$X好了。”

“不是,不是。你绝对值钱。”

“你没有需要吗?”

“我可是正常男人,但真的不方便。”

“下回你一定要我哦~”

“下回再说吧……”

“你老是来看我又不带我上旅馆……”

上旅馆又能如何?老男人几年后就离开了。到时新的环境,新的女人,新的文化,新的生活……她拉拉老男人的手,老男人轻轻地挪开她的手时,这个假Kate的手还真细嫩;毕竟她还很年轻。这么年轻但性经验肯定比老男人丰富许多。可惜,这么年轻的姑娘要面对芽笼那一大批的色老头。有些甚至又丑又臭……其实要女人不必付钱也行,只要装扮得严谨到街上猎艳,女人根本不是问题。不少女人本身也希望性爱,但是多数都有罪恶感……毕竟女人是‘人’却也是相当依附社会的无知分子。一方面又希望和自己喜欢的人做爱,一方面又被世俗礼教束缚着。而最大的问题就是,女人的生理构造就是为世俗礼教而生的。

总之,女人不是理性的动物。

对一般女人而言,自由的性爱是很难的。所以要搞女人就需要借口……比如说佳节什么的,让她们有起码的理由脱光光上床。

女人……

当天前一晚之所以心痛是因为莫名其妙的,Lih闯进了梦境。Lih才是唯一老男人心痛过的女生,而且是相当心痛。而且是莫名其妙的心痛。Lih对老男人有一种很奇妙的‘效果’。和她在一起心里很温暖,火气升不起来。因为Lih不是不爱争而是她的‘手法’很委婉。Lih是个很温柔的女生……至少在邂逅时的她就是那种感觉。这种效果还会让‘需要’变成‘次要’。Lih其实不是‘人’,而是一种感觉。老男人的心其实是‘死’的……也就是为什么我可以透视这个混乱的世界,可以静悄悄忍耐着寂寞千万年……所以Lih是个很特别的女人,至少对老男人而言。

不过现在的Lih,和其她邂逅一样都是回忆。

其实男人和女人的问题并非那么简单,因为不同的女人有不同的‘效果’。

Lih……

或许人生一圈,在原点上又会再相遇。

不过她还会是她吗?

那天到芽笼逛确实觉得无聊。毕竟仙女们才回来了几个,看到警察捉了个男人……男人还掏出钱似乎要贿赂。但警察没理会。新加坡越来越无聊……

明年赌场开,大哥说要来。有钱赌博,为什么不投资在有意义的世事上呢?这就是老话。不过他们有自己的一套想法,和老男人格格不入。只是既然到新加坡,必要时还是得招待吧……

屁拉稀亚洲果然升得快跌得也相当快,现在公司持股大概还保留20%。现在日航似乎要破产了,是不是该拨500,000元小小投资一下。至于那一班猪差不多时候该进货了。凭单差不多见底,这个时候入货在炒高时才能暴利。这就是股市,一个最大的赌场。一班猪似乎有大量压低吸购的活动……这是炒作前的先兆。不过老男人投资是law-by-law走的;也就是还没到水平是不会有买入行动的。这是宁愿少赚好过徒增风险的原则。看交易量……这样的压价法,接下来若有炒作将是很猛的。

日航的问题是,日本那边是搞高层关系过日子的。也就是说,为了派系面子,日航未必真的会瓦解。这类高度暗箱操作的经济体,往往就出现风险高回报也高的机会。不过……毕竟新政党出现,新管理新风险……

很多人都纳闷,为什么一班猪跌得那么厉害要进货……

坦白说,如果它不大跌,你怎么进货?

在除牌前,游戏还是继续。

不知道这个新总裁到底行不行就是了……在他出现服务公司后,股价居然一落千丈。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