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本着大无畏的无聊精神通过Pinkprincess的连接点,一点接一点乱跳……看看别人五花八门的博客玩法。基本上都是马来西亚华人,基本上不少都网上在干买卖。别人有别人的玩法,新加坡早报有他们的玩法,各家各戏一台闹中秋呗~

想了解新加坡华文教育何以如此不堪,基本上可以从以下社论取经:

一,经国之大业——母语是民族文化的灵魂。有的新加坡人弃母语有如弃敝帚,这在世界上是罕见的事。好在新加坡政府,以罕有的决心,挽狂澜于未倒,坚持双语教育的进行。李光耀资政最近更是提出要以新的华文教学法,让华族学子重拾学习华文的兴趣。李资政所提出的不要听写和默写的教学法,很多论者见仁见智,看法莫衷一是,我想这是正常的现象,这些只是讨论教学的技术性问题。我是觉得,李资政提出的是一个原则性的问题,即华族子弟,人人必须学好华文华语,华人学好母语是天经地义的事。如果我的理解没有错误,李资政是要借此传达一个重要的信息,即政府一定会坚持我国的双语的教育政策。唐代的韩文公说:“文章,经国之大业也。”我是认为,一个国家的教育政策,才真正是经国之大业,不能掉以轻心,因为,一着之差,满盘皆输。

二,黍离之悲——周朝倾覆之后,有一天周朝的一位大夫回到 了故都,见到了以前的宗庙宫室所在地,都种满了禾黍之类的农作 物,这位大夫见到如此景象,哀伤不已,徘徊着不肯离去——这是 中国历史上有名的“黍离之悲”的典故。周之大夫是哀伤着故国的 文化礼仪的流失。如果新加坡华族不学华文华语,失去了华族文化的根,其后果将不堪设想。我想,凡是有远见的政治家,都不愿见到“黍离之悲”这种情景的出现。新加坡已有百分之六十的家庭用英文,如果有一天这百分率进而变成了百分之百,那么华族文化的流失是很肯定的事了。到那时候,再来哀伤已经太迟了。

三,挟泰山而超北海——孟子说:“挟泰山而超北海,是不能也,非不为也。为老人折枝,是不为也,而非不能也”。这是儒家学说之中有名的“不能与不为”的哲学命题。这命题几千年来,激励着华族力求上进,力求突破。华族子弟现在要将母语学好,就像是帮老人买一支拐杖,要帮的话是一定能做到的。同理,新加坡教育部要将华文教学法搞好,也并不是像要举起泰山飞越过北海一样地无能为力。我们需要更多老师在报章发表专业看法,集思广益。

四,多管齐下——华族文化艺术,多姿多彩。华文教学可融入于华族文化艺术的活动之中。除了华族戏剧之外,我想可包括民歌、古诗词、书法、绘画、舞蹈、围棋、中国象棋等活动。尤其是围棋,它的变化是10的后面加700个零那么多。华族学生学了围棋,对中华文化艺术一定有着自豪感,这就会带动他们的学华文的兴趣。

五,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中国近代的双语或多语专家:季羡林、林语堂、钱钟书、梁实秋、汉素音等人,都写得出一手好英文,他们的华文国学根底更是深厚,因为他们从小背的都是四书五经。我国华族学子之中,如果能力做的到,应鼓励他们背书。唯其如此,将来他们用起双语来才能得心应手。孟子说过:“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劳其筋骨……”学生要双语精通,一定得下苦功夫。就是旧时我们这些华校生,为了掌握学英文,也是死记硬背一些英文单词或篇章,结果也是有很多人上了大专。

六,先天下之忧而忧——宋朝名政治家范仲淹说过:“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中国儒家士大夫,就是秉承着这种思想,为中国屹立于世界起了巨大的作用。我国政治家,如看到了教育政策有了偏差或社会现象有了不妥当的走势之后,起而纠正,就是“先天下之忧而忧”的表现,如此则母族文化将永存。当然现在当务之急是如何使更多华族子弟,喜欢学母语。

综观以上所述,结论是:我国必须坚持双语的教语政策;华人学自己的母语,天经地义;学校可用不同方法教导母语;我国太多的华族家庭讲英语的趋势必须扭转;华族如不学自己的母语,华族文化也将流失。

最近,报端的论者,发表了很多篇关于新加坡的华文教学法的的论述,各家各派,众说纷纭。我希望我以下的说法,对讨论新加坡的华文教学法问题能有所辅助。(http://zaobao.com/yl/yl091202_001.shtml

和这篇……

我在一所中学担任了七年的华文老师,教过以华文为第三语文的非华族学生。这些学生当中,有几位的华文学得相当好,学了四年以后,不但能听能说,还能靠着查词典写两百字以上语法正确、语句通顺的作文(老男人如果当老师,TMD学了四年才写得出两百个字,全Fail……)这几位学生上了初级学院以后原本还想继续修读第三语文,可惜学校没有开办这样的课程(两个语文都搞不定还第三语,办课程根本就浪费资源和分学生的心。),只好作罢,但是至今仍然喜欢观赏华语连续剧。我的一名德国籍补习学生今年十岁,因为兴趣而学第三语文华语,学了约四年,也是简单的听说读写不成问题。

  完成了学前教育硕士课程以后,我目前在一所国际幼儿园当华文老师。我这些四岁的学生来自五湖四海,有的来自双语家庭,来到学校学英语已经是第三语言了,再加上华语,就是四种语言。一年半下来,其中华文学得最好的是韩国和希腊学生。其他的学生对于华文也有不同程度的理解能力,日常生活中简单的问题、指示和词汇一般都能听懂(老男人的鹦鹉也听得懂……),虽然常常以英语回答我的问题,但通常都是正确的回应。这些学生回家以后,最喜欢唱华语儿歌,有时还会冒出几句华语。我的一名塞浦路斯 (Cyprus) 家长甚至开玩笑地叫孩子多讲希腊语少讲华语。

  当幼儿园老师的初期,见到学生们已经讲两三种语言,我有点担心再给他们教华语,是否会造成他们语码混淆,害得他们连自己的母语都说不好。带着这份担忧,我阅读了一些这方面的资料,结果发现不少早期的研究报告确实认为第二语言会对第一语言造成干扰。但是,值得注意的是,近二十年的研究报告更倾向于肯定幼儿从小学习另外一种语言的做法,并认为幼儿年纪越小,学习另外一种语言的障碍会大大地减少(学什么基本上都有障碍,这个其实不是问题。万事起头难……)。此外,能够有多过一种思维方式去思考一个概念(多重人格症……???嘿嘿嘿~),使双语使用者成为有效的问题解决者(effective problem solver),也是幼儿学习另外一种语言的好处。

语言学习的三位老师

  1991年被《新闻周刊》誉为全世界最优秀的学前教育瑞吉欧(Reggio Emilia)教育理念创办人马拉古兹(Loris Malaguzzi 1920-1994)认为,家长是幼儿的第一位老师,教师其次,环境则是第三位老师。家长和教师在华语学习过程中扮演的角色已经被广泛地讨论,这里我想谈谈“环境”这位老师的角色。其实我们大可不必过于刻意营造更多华文的“气氛”,因为新加坡已经有了相当足够的华语华文的环境(此言差矣……),举目看见广告牌,低头观赏华语连续剧;竖起耳朵四处有人讲华语,扭开收音机有周杰伦林俊杰;还有图画书、漫画、小说,以及免费的双语报纸。在这种华语华文无处不在的环境里,说华文难学,扪心自问:是不能,还是不肯?

  当我们以为越来越多年轻人不愿意学华语的当儿,我们是否认真聆听过这些年轻人的真正观点?还是我们一厢情愿地将一小撮人的想法归纳为普遍现象?Dixon, L. Q.(2005年)在一篇以英文撰写的,针对新加坡双语政策作出的研究报告的结果令我感到惊讶。在中学任教的那七年(老男人个人觉得此人不适合当华文老师……),我一直以为年轻新加坡人倾向于使用英语,但是该份2005年的报告却显示,年轻新加坡人在许多场合都愿意使用母语。我尚未接触到最新的报告,不过我相信四年之内,年轻人的用语习惯不会有太大的变化。最近我就在一个场合遇见了一个以前教过的理科班学生,目前就读于初级学院。当我问他大学想要报读什么科目的时候,他居然说中文系。见我满脸的惊讶,该名学生赶紧认真地跟我说是真的,并说他当年喜欢数理科,对华文有点排斥,但后来渐渐喜欢上华文的美,所以上大学后想要继续接触中文。

  众所周知,欧洲人一般都能流利地掌握至少两三种语言。当然,我们可以辩论拼音文字系统比较容易掌握,不像华文这种表意文字那么难学。正因为如此,身为华人,身处新加坡,我们已经占了天时地利的优势,只要继续提供学习华文的环境,让孩子和学习其他难学的数学、物理、历史等科目一样,自自然然地学习华文,尽力而为,考得好考不好看个人造化。这样,华文学不好的学生不至于说:”I hate Chinese”,华文学得好的学生也可继续去追求‘华文的美’。这样,不是很好吗(搞错了,全然搞错了……)?(http://zaobao.com/yl/yl091202_002.shtml

老男人之所以不喜欢阅读新加坡报章的社论不是没有原因的。估计李才女的老子看了这些墨汁也会大叹‘无聊’。所谓的社论其实就是看老百姓的废话,一般上除了精辟就是精彩而别无其他的要求,否则看社论还不如找美女去买胸罩什么的过瘾。

第一篇就已经搞错了重点。咱们这位资政的脑袋装的是国家经济上(本博客不涉及政治)的如虎添翼,华文的文化教育为什么就受到重视?真的是因为太多家庭讲英文?华文文化的内涵告诉我们,资政他不说印度文,不说马来文,不说日本文,却一直很关心华文……为什么老男人阅读这些篇报章上的社论就懒得理会就是如此……若是让老男人改,批文将是:答非所问

Fail。

还是个在籍老师的文章。若真让他那么‘扭转’,新加坡拿有效的英语和各族各国沟通的政策不就是一朝被毁;大家都抗拒或压抑英文,那根本就是……反正资政这老人家看了之后难免也会感叹无奈。

至于第二篇,她也是离题……其实资政他心里非常清楚,华文教育教出来的问题不是学生不懂华文。基本上从小学开始,一班平均华文落第的考生不会超过20%。也就是说全国华族平均上还是能识几个字并能讲两句华语。重点也不是能不能喜欢华文,因为在大环境下,就是不喜欢你也得学的意思。主要的问题还是华文教育的教学根本就是装模作样,当国家需要高手时居然100%教育下举目无人……这就是教育的悲哀。也是一个国家领导的真正隐忧。

因为新加坡办教育不是丢钱处理‘黍离之悲’的,他那句‘挟泰山而超北海,是不能也,非不为也。为老人折枝,是不为也,而非不能也’讲得不错,但他用错了……就是新加坡教育不是不能只是不为,其原因非常简单,每个老师都不知所谓的话,又如何去‘超北海’?每个老师若知道孟子的废话,君子之争,却完全不通……教出来的学生就真的是方方正正的呆子……

所以第二篇提到所谓的‘当很多孩子不愿意学习华文’,其问题就是:不愿意也得愿意,不让你喜欢,就让你知道需要……

意思就是没有肉就只有草,而你便是想吃草也不行,你要吃草就要懂怎么消化。所以李光耀老爷子的问题主要的就是‘华文教育的方法基本上属于消化不良’。也就是很多人懂孔学,更多人知道孟子,甚至诸子百家,但统统都是东南西北搞不清楚……因为就新加坡的教育而言,教育部每年拨款那么庞大,重点不是让华人爱自己的文化,而是让他们以先天优势为基础构建优势以便接轨国际情势。所以必须要提升华文的文化,而教育(不单是华文)的问题就是出在这个教出来都是鹦鹉,啃了书就上茅房拉掉……

这种悲哀,怪谁?

这种社论又能怪谁?为什么报刊会弄出两篇文不对题但文字尚行的文章去针对新加坡教育近日被掀起的狂潮?第二篇针对的是病痛而不是病根,因为并看不出华文文化应有的内涵。所提到的和主题基本偏离。

其实李敖和星云都属于不学无术之流,要正面打发他们无惭傲慢的‘智慧’是轻而易举的事。可这两位当代代表性的海外问题分子之所以能如此肆无忌惮的对新加坡如此藐视,便是欺新加坡无人,以为新加坡文化沙漠肯定什么废话都可以抛过来,而当年报刊上众人回应李敖的挑衅也的确是相当‘有趣’的。比如如上的两篇,其实他们也没有错……因为长年累月下来的新加坡社论基本上都是如此的。

空洞无物。

那还不如和老男人一样胡扯乱谈好了。为什么华文教育会如此不堪,其实已经说了很多回了……天下不自乱,安可乱乎。可以这么说好了,便是多这类社论达十万八千篇,那又能如何?这么多年教育下来,除了出这类的‘精英’再出那类的‘徒孙’,还要老男人拜读那么多虚无缥缈的社论……估计若李才女的老爷子真寿与天齐,还是会拿什么什么感叹华文教育如何如何,到时又是一篇篇高谈阔论,又是过几百年,便是印度崛起,印度文化复兴,那时就印度文化教育何以不堪云云之时,这华文文化教育还是死马当活马医着。

佛教不管出了什么妖僧都得有个源头,那就是佛祖。孔学也是,无论弟子几代后多迂腐不堪,还需要一个源头。办教育或者办文化,办报社……那也需要一个源头。经国大业或什么几种语言……其实能成的,一种就够了。你看中国崛起,世界不甚纷扰,就中国主要还是一种语言:普通话

所以李才女的老子到底真正的意图是什么?

而这两篇文章到底又在写什么?

这就是新加坡经久不衰的社论素质,也就是为什么老男人一般不读社论,除非郁闷想笑一下,那就勉强读读这些笑话放松。新加坡的教育本来就是小人教育,是非常常不分,对错无关紧要,只要能赚钱,你看看私立教育……没必要搞到一塌糊涂却成了一塌糊涂。这种水准也能上报……这种水准也能为人师。老男人那只鹦鹉也能教小孩子‘早安、晚安’四个大字,如此看来姑且代课一天应该没问题。

所以老男人最讨厌人拿着本破书在老男人面前耀武扬威大谈道德,也懒得理会报章上的社论。坦白告诉我,‘先天下之忧而忧’天下却是如何?不知海龙宫却忧孙悟空,哪壶提的哪壶……所谓的语言,何必那么计较‘说得好不好’?老男人那只鹦鹉发音相当标准,又能如何……

说穿了,其实很多中国人连华语都发音得乱七八糟,转至台湾,他们又有一套华文、话语,甚至连文字也很‘特别’。

反正这两个老师也不是老男人的学生,所以他们能不能纠正,关俺屁事儿。就算明义这类败类死不悔改,多几年老男人移居了也不关俺的事儿。

莫名其妙的莫名其妙。

金庸老爷子最近不知道是不是笑傲江湖太久还是报刊来招独孤九剑,这大老爷被说成是‘承认错误’,而认错是因为本来就虚构的灭绝师太所带领的峨嵋派山上没有尼姑只有和尚。那么这金庸大老爷明天还得继续认错,因为小龙女不在古墓派而是在新加坡的《乌鸦》中~

相当怪趣,郭靖镇守襄阳找什么东邪西毒都本来就是小说瞎扯,这峨嵋上面有和尚还是禽兽那有什么好道歉的?就算写峨嵋派的灭绝尼姑是外星人,那把倚天剑是贞子的长舌头那也只是小说瞎扯。本来就不是真的还失什么真?

神经病……

搞不好明天美国那个阿诺杀新歌州长也要道歉,因为他下辈子不当灭绝战士……随意看了这则新闻,真是耐人寻味儿。所以有点儿莫名其妙,金老爷子搞什么飞机?或就是报刊随便调侃?

这峨嵋山上的尼姑就不能练‘反葵花宝典’练成了和尚?或根本就是周芷若和张无忌当年偷偷生的一千胞胎,个个为了保守明教秘密都当了不问俗事儿的和尚……你说老男人胡说,这小说根本就是胡说的。TMD真的有千里传音,那中国还生产电话干啥?若真的有什么九阳真经神功,那还用得着买空调?嘿嘿嘿~

峨嵋山上的尼姑,都被藏哪儿了?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