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出门又遇上了这个老同学;说到颜丰,当年还神秘兮兮地告诉老男人Kathryn的姓。今天难得打个照面,老男人依然穿着随便得亮眼,可当年的小伙子似乎越来越福气了,也留了胡子。老男人也留胡子,但绝对是因为懒得剃。那为什么还不剃,这就有点儿禅理。话说有些女生就喜欢老男人不剃胡子……而社会要求是老男人应该剃胡子。那么倒是该不该剃?所以这胡子课题和君子、小人就一样了……不痛不痒,不痒不搔。其实留或不留见仁见智,主要的是我的‘社会’毕竟应该留,而老男人呢……留胡子讨美妹喜欢,不留胡子就是爽爽记得剃而已,讨社会的欢喜。

本来屡次碰面,今次想就请老同学喝茶,但他赚钱赚得很忙……不妨碍了。人生就是如此,既然坦荡就不必谈隐恶,既然不能喝茶就改次。

今天说这个不是因为颜丰一见面就问老男人‘结婚没有’,因为这根本就不重要,而是因为某位单身贵族在新加坡早报谈到了个相当‘敏感’的课题。不是华文教育,而是‘君子’。星云也谈君子、小人,但他是应不在其位,不谋其事,而在其位却也不谋其事;星云毕竟是个忘了自己是和尚的老和尚。当和尚就去普渡众生,连东南西北都搞不清楚,还一边‘坦荡’一边‘隐恶扬善’。这位单身贵族不是白叫,因为真的单身,族相当贵,芳名‘玮玲’姓‘李’;便是新加坡资政李光耀老先生的掌上明珠。这位才女所写乃是《道德品行与民心士气》,真是阿弥陀佛,因为按照老男人的作风随便搬个‘君子不和女斗’就可以大大方方的奉承一下,闪了。这在君子学中叫做‘怜香惜玉’。和尚不适用,尼姑也不行。为什么要奉承?不闻君子不立危樯之下,书本是死的,君子是活的。

对于李玮玲才女的谦虚也太过了,她说(http://zaobao.com/yl/yl091130_002_1.shtml):

……我最近重读这些作文。这些年来,我的中文已经荒废了,只是有时候和病人交谈时用到华语,书写的能力已大不如前,加上华文从繁体字改为现在的简体字也让我觉得困难。我十几岁时的华文作文水准,我知道现在写不出了……

确实太谦虚了。那个和尚当了那么多年,敛财估计也不少,人话讲不出来了却还是喜欢在公开场合讲笑话、废话,就李才女这篇文章还算是水准不差,毕竟若在当年学校考试,错别字也没几个,扣不了多少分。这位才女还谈到在背这些文学作品时除了锻炼脑力还什么被灌输了很多价值观。然后就提到了this:

……我学习到为人要正直有如君子──有文化修养,行为方正的人。在念书的时候,所有科目中,我下最大苦功的是华文,但值得……

老实说,李才女不谈这个老男人还真的只是欣赏其美妙的文章也就是了。如下是两句名言,请才女和各位评一下。

某某名嘴如此表示“……不过宗教的出家人,没有什么贪污,你說要钱,出家人要钱啊,出家人要钱做什么 嗯,我要修大雄宝殿呀,我要做藏经楼呀,我要建佛塔呀,他不会把这钱拿回去大花,他是取之于人,用之于佛教……”。

某某故人却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其实此二论的观点都基于一个‘钱’字,或就是‘财’。一个说,和尚要钱呀,建大雄宝殿呀,建佛塔呀,建这个那个呀!这是他的佛教。而另外一个却说,建什么建,还不如救命重要……所谓君子、小人,不知道李才女以行为方正下的君子之价值观会有什么感想?其实都是在谈佛教。只是第一句的废话是最近大谈君子、小人的星云秃驴在涉及明义谈话的观点,而第二句……老男人也懒得知道是谁说的。不知道李才女被灌入的价值观中,能分得出何为君子,何为小人……?

老男人不时就上大陆一趟,江苏地界穷苦潦倒连开店的本金和开饭的钱都缺的那是不计其数。不少少女被逼卖淫,或到浙江来给老男人足浴、敲背的也大有人在。这明义畜牲所在的新加坡,穷到跳地铁轨道死的,连儿女一起迁移阴曹地府的也不少,当然这明义那所公寓名字是不是叫‘大雄宝殿’老男人是不知道的。但是修行了那么多年的‘老君子’星云,估计好命也不差明义,几年下来吃的素和几年下来聚的财估计也不少……一开口,人家穷苦人还没钱,就说出家人要钱,还告诉我们做什么……建这个建那个。不如在江苏全部建藏经阁,全部建大雄宝殿,什么都建……顺便自然也买匹骏马养养,会有什么贪污问题?

这李才女也许不知道,其实修佛院,建浮屠这类事儿对于和尚来说也是自己的功德。也就是说民间皆疾苦,我要钱……我要建这个我要建那个……然后在《新明日报》无惭傲慢大谈‘君子把自己和大家融合在一起,小人则把自己的富乐与大众切割’。他要建大雄宝殿,要建藏经阁,要建佛塔,这不是他拿钱大花,老男人估计他自己的江苏贫苦同乡们看他如此打算的‘不大花法’大概也是堂目乍舌。他以前在台湾事件上也说了不少笑话。不过这一次根本就是胡闹,都几岁的老朽……他自己建他的大雄宝殿立自己的功德,问题是……我怎么看便江苏一带,许多人比这化缘的和尚还需要钱。不说平民百姓,就那一批真假难分的丐帮子弟,他们穷也得行乞,一个和尚却拿钱去养马,去赌城度假,买车子,买自己的‘大雄宝殿’,而另外一个和尚却说取之于人,用之于佛教。嘿嘿嘿~然后还不知东南西北的大谈‘小人则把自己的富乐与大众切割’。估计星云这类佛教宣扬下去,有几个百姓能不当‘怨天尤人’的小人。那白花花的银子都给如此让这个‘老君子’给‘不贪污’去了。

他自己建功德,众生等别人普渡。何解?毕竟有佛曰:救人一命胜造什么级,什么东西。有这样的星云,有那样的佛教,也就有如此的《新明日报》的废话。不知李才女对于正直君子的文化修养若在读老男人这些废话之后会有什么‘行为方正’的感想?不知道她那些兄长们又会有什么领悟……当然,李才女身份显贵,如何会读老男人这类市井乏味儿的臭屁怪论?呵呵~

其实老男人闹穷还不如去当个和尚,也和新传媒‘合作’招财进宝建俺的‘大雄宝殿’,养俺的白龙马挤马奶喝,养个杨桃MM天天跟进跟出俺的‘藏经阁’,没钱有空还能找汪明荃、刘德华上拉斯维加斯走走,看看李嘉诚有没有钱贴补一下,顺便上报教人做人的道理,点点新加坡这些空空脑袋的‘智慧’。星云那个‘法师’说君子八条,老男人法师就说小人一条:天下小人装模作样不过无耻,就是因为天下人俗不可奈只贪名牌

明义不会是打算搬他的大雄宝殿到法庭去忽悠众生吧?

所谓名师出高徒,老男人阅过李才女的文章很是佩服得五体投地,钦佩如滔滔江水,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不过虽然李才女确实下了最大的苦工成就了那么非凡的华文造诣,老男人还是得有些拙见……所谓‘养而不教,社会的错’帖子的题目不是乱取的。天下父母若本身无知,不学无术,又如何教育下一代?下一代只好自己碰运气造学问上正途。但既然父母无知,出君子的几率和出星云的几率又是多少?所谓父母就是父母官,所谓君子在这里说的就是师长,所谓星云就是说李才女提到的民心。假佛学也是佛学,也是社会。养而不教,无师也。社会的错,就是父母的错。天下既无师也无父母,这个社会还谈什么文化教育?还谈什么道德、民心、士气?所以恕无德无能的老男人直言,现在的华文教育和社会问题其实就是出在这‘父母官’的身上。本来无一物,何处逢泰吉?

美丽的文学作品不是用来背的,而是让人去感觉。就好像妖僧的废话,不是用来听的,因为他们是说给自己听的……自娱自乐。如我辈何能纳之?

学习文化不是靠背的,就中国山川大地之间,民俗作风并男女群众便是上千上亿,便是诸子百家,便是佛教禅经,那是千变万化,那是学无止尽的。教育部多年来养而不教,到了第二代,教而不化,到了下一代,教了也是白教……到了老男人这一代,宗师和天方夜谭都搞得不清不楚的比比皆是。拿着几部破书和几句市井智慧就班门弄斧的随处一把……甚至还有什么‘经商三国论’,还有什么‘孔子学堂’之类的。而教育部年年都有什么儿童假日营,补习、测验……搞到今天君子、小人都分不清。当年儒生虽拜孔子,科举考试金榜题名为官,但迂腐至极,只知孔子屈亦屈的道理,那就是一字不露地背,但什么道理都莫名其妙。

为什么老男人上回谈资政的教育感慨会提到‘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这四排字儿?难道只为了好听顺口?其实老男人对这诗经要默写是肯定错漏百出的。因为千百年下来,文化教育的第一大问题就是勤学成鹦鹉,啃诗后拉屎。根本就没有人愿意认真的办教育,却都奢望成果。既然养而不教,那自然错在社会。何谓行为方正的人?他不是地球人,因为地球是圆的,君子也是团团转的。地球是直平平的时候是因为人皆无知,君子方方正正的时候,是因为君子不是地球人,所以装模作样。不装模作样,怎么在圆滚滚的人间方方正正?See?

要教育人,人先有教育,这是必备的条件。无可厚非的。美妙的文学作品,最主要的还是作者想表达出来的内涵。但文人自古知音难求,所以对牛弹琴,那只牛不是知音。

所谓道德,何谓道,何谓德?谁能告诉我?

道家始祖就是老子。文化在印度释迦牟尼前好些年就有了……他们有着自己一套的道德,一套的教育。当年为什么有佛祖、佛教?当年的印度也有漫天神佛,也有宗教仪式,就如同现代人的宰鸡宰牛以便祭祀……而当年印度是祭活人。所以佛教的主要目的就是济世救人,就算不当王子,到处化缘,佛家子弟不杀生,四大皆空,佛祖可以在菩提树下‘寄宿’好几天,而不是让父王建什么大雄宝殿,建什么佛塔安葬自己……所谓的道德,无论佛教、道教,只要是正宗正派,那必定基于是非分明的大智慧上。若连基本的是非、黑白、对错都一头雾水,那还有什么道德可言?说穿了,君子之道先明是非对错,而不是装模作样讨人喜欢,献媚之态。所以跟言谈举止根本扯不上关系。这就好似咱们新加坡开国之时,各族各派便是言谈举止各异,但都各有君子、小人。所以我说星云,你还是滚蛋算了……修行多年连基本的禅理都不明,你还怎么当法师,还怎么教化世人,普渡众生?

明白了道德,才有所谓的民心、士气。民无道,君无道,事无常,德不再。这几句的意思就是心术不正,天地不法,既然无法便是无天。自古以德服人,天之下乃德之示。所以事无正法,德不能常在,人心自然飘渺无常。

老男人也不知道李才女受过什么价值观,但万法归一……君子、小人其实同声同气,只是君子基于是非分明,小人是非不分。所以不是小人就一定是坏人,小人也可以很能干,小人也可能是你的好朋友。但小人肯定不是君子。所以星云又错了。以他的眼界,是不可能达到那种高深的水准。而君子也未必都是社会认可的好人,毕竟君子之道乃基于大是大非之上,社会之道未必就是君子把持。所以前篇文章中老男人就提到了‘成王败寇,孰之道,孰之美’的概念。简单而言,教育这种东西,你一旦随便,下一步会更随便,那就是一步错,步步错。你要是找星云、李敖这类不懂装懂的垃圾主持教育……

还谈什么教育?

根本就是社会的错。老男人也不是想抨击教育部,也不是批评李玮玲才女,毕竟老男人才疏学浅,真发稿子给《新明日报》,一个和尚有稿费,两个和尚没稿费……令尊确实也不必自责,华文教育本来就不是俗人想象中的那回事儿。天下争论不休,世人莫名其妙。坦白说,教育部若能成全,老男人若有子女,这华文教育当仁不让,俺子女自己教算了,也不敢劳驾这些教育精英。

老男人这些闲扯胡聊毕竟不为大雅之堂,只希望明义畜牲回头是岸,改过自新;只希望星云秃驴心中尚有惭愧廉耻,若不能闭关修行参透佛法,那还是还俗算了。至于李敖这类……台湾败军之将之后裔,估计也不会再敢正视新加坡。

君子、小人……哈哈哈~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但人有因果,能救则救,尽力而为。星云,你救不当救之人,做不当做之事,种不当种之因,张口泄不世秽气,如何颜面再当法师面对佛祖?

中华文化渊远流长,连老男人也不敢说已经大乘,居然还有人敢在吾之处大谈君子、小人……民之不化,不过所以。办教育,怎么办?

让老男人告诉各位这个天下第一大小人,那就是唐太宗李世民……他本身就是是非不分,残杀血脉,登上大座的。他连魏征都想害……但也就是他,唐朝一片辉煌,所谓的贞观之治就是他李世民这个小人给世人的礼物。君子、小人……小人就一定是坏人?那没有了贞观之治,那这个得失谁将扛之?

我还是得重申,双语教育是没有错的……阵前无大将,本来就不可能成功。为什么要怪双语政策?有孔子才有孔学,没有孔子当然没有孔学,不要因为失败就认定政策就是错的。因为问题根本就不在政策,而是用人。你没有这样的人,你却要这样的成果,怎么可能?用屁股想都知道……所以老男人宁愿新加坡高抬贵手,老男人的子女自己教可也,实在不敢劳驾各位精英的美意。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