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bably the laziest way to have some pictures around other than CGPs… Here’s the point, we’d all see the light but the shadows will always be somewhere else. Scope has seen enough trash… hence where there is shadow there shalt be light. So how? The mission is to check out where the fucking light is…]

There won’t be much difference between monks and prostitutes if they are after the same mortal concerns with similar thinking.

星云此老匹夫确实有些过人之处,和那个‘我很累’的假和尚明义相比,星云的脸皮之厚简直是佛界奇观。原来这第二个佛门问题人物在《新明日报》还有个专栏,名:《星云法师点智慧》;此番说的正是‘君子、小人’。老男人对小人之厌恶极深,犹如钟馗遇上无耻恶鬼……此篇一看,老男人却暴笑出来~世上确实有两种人,不过以吾观之这个爱打狂语的老和尚似乎是伪君子,真小人……既然连这个‘不知道也知道’的‘法师’说得君子、小人,那老男人就只好点点他的秃头尝试弄醒他,因为此人最好还是还俗,免得误导众生。

他水分很高的道行修养在一开头就暴露无遗,曰:君子与小人最大差别,在于言行举止N大不同

不先理会有什么不同,以此秃驴所言,似乎明义是佛门就是对的,就不贪污,似乎能不知道便能评明义品格,似乎连无耻的耻字什么意思都搞不清楚……那也是一回事儿,因为若如星云这类胡言乱语但凡不受教化者可谓之小人。何解,言行举止不过各国各界之异,早在老子时期,既然有诸子百家便有百家以外,但随着历代朝廷推举孔子为圣人,即便是圣人也有过,即便是有过之圣人也有圣人批评之。按照星云这类胡说八道,首先庄子就是个小人……!坦白说,无论明义这个败类或是星云这类装模作样的法师,在老男人眼里连圣人五十步而不及。子曰:含德之厚者,比于赤子。蜂虿虺蛇弗蜇,攫鸟猛兽弗博……整句话的内涵其实就是人之谓道先以常道,道之自然,理之气壮,所以光明磊落。星云的问题主要是此人偏离正轨,胡思乱想,既然能胡思乱想自然能异想天开,在不知道前就胡说八道。所谓的常道,首先包括……便是言行举止不化于我,必有君子乎。

庄子此人,比及那装模作样的秦赵高,自然是言行举止而不及……星云所言之君子第一条,君子成人之美,小人助人为恶;自古成王败寇,何人之美,何人之恶?明义之美,百姓之恶,或是百姓之美,明义之恶?星云有资格谈君子、小人?其是非不分,顶多是助纣为虐之流!出家人四大皆空,为的就是大彻大悟,明义却自己有公寓、轿车……难道民间已不再疾苦,世间已登极乐?庄子此人闻是放荡形骸,可老男人觉得乃真君子也!慈禧端庄修佛,此人确实真小人也!贪生怕死,陷害忠良,连中华江山也白白断送!星云啊,你这个老东西修行多年,道行看来一般,不知家产有没有也那么一般?君子谓之好人,如何为言行举止最大差别?

若如你这假道学所言,但凡装模作样就是好人,但凡落井下石就是坏人,敢问星云‘法师’这明义是骂还是不骂?这个井你拼命美言填补,你就是好人?简直是放屁~那法庭和检控官都是大大的小人,都该下地狱?星云啊星云,君子、小人,好人、坏人你修行多年,已经老到皱纹、老人斑都天赐了不少,你怎敢不分正邪如此误导众生?且看:

1. 君子成人之美,小人助人为恶:别人有所长,君子助其长,小人最大的缺点就是助人为恶。别光说不练,你是大师,你认为李嘉诚帮助明义达数次之多,是君子,是小人?你自称不知道却胡言乱语,评明义品格高尚,现在又在报章上胡说八道,您老人家是君子、小人?若君子乃好人,好人为何下地狱?若小人为坏人,为何又升天?你不入地狱,明义也不愿入地狱,你们都有钱,民间那么疾苦,请问你们都不下地狱,那谁下?

2.君子从不害人,小人从不责己:君子总想我不能帮你,但我不会害你。小人则从不会认为自己不对,反而怨天尤人。除非你星云肯改邪归正,肯虔诚忏悔,否则这一条简直是信口开河。明义宁愿养马,百姓时时闹穷,甚至穷到跳楼,但这妖僧拿了李嘉诚的钱是给自己建功立业,是偿还自己的亏损,拿到了红包,居然有钱买车、旅行、送钱给杨GG‘应急’还给自己人装修房子?!就算明义这个‘法师’真的是个神经病,但在买车、买楼、逍遥快活的当儿,在任意给自己加薪,任意作假帐的同时,你有劝过他去帮帮那些成天排队到吴资政选区求救的‘难民’?你不是什么都懂的‘君子’、‘好人’?你们这些假和尚真敛财,碰到官府降魔除妖时才一把鼻涕一把泪怨天尤人……你还敢帮他说话,你还有脸谈君子、小人?!你这光头就从来不觉得自己不对?就不打算老老实实学佛祖大彻大悟?人家血汗钱,你拿来随便花,简直是祸害无穷!焉有穷人捐钱给有钱人的道理?!何况你们都是和尚!到中国去,多是住一般老百姓都住不起的星级饭店!身为出家人,尚不能大彻大悟,弟子们又如何早登极乐?

3.君子凡是坦荡,小人凡是隐藏:君子喜欢隐恶扬善,凡是小人不但揭人私隐,尤其爱道人之短。老男人就坦荡明白的告诉你,这个明义就是你口口声声的‘小人凡是隐藏’,就是隐恶扬善之伪君子、真小人!而讨厌你就是你这类爱打狂语的出家人是非不分,装模作样,连真假都不分就信口开河,胡说八道,道小人之长!若你是君子,检控官都是小人,岂不是天下第一大笑话!?唐初魏征就是喜欢揭人私隐,道国家之短,弄得唐太宗成天想砍他脑袋~但老男人看魏征乃真君子也!唐朝盛世,众生之福就因为此爱道人之短者。三国诸葛孔明道曹贼之短,道周瑜之短,道关羽之短,道天下之短,不但揭众人隐私甚至阴谋害了不少人……其之所以能知人所不知就是因为专门搞间谍活动。老男人认为此人真英雄,君子也!如何能如此简单盖定?隐恶扬善……根本就是藏污纳垢之小人所思。既然凡是坦荡,如何喜欢隐恶扬善?

子曰:德之不修,学之不讲,闻义不能改,是吾忧也。星云的问题估计怕人揭他老底;此老男人过后再论。

4.君子知耻改过,小人无惭傲慢:君子时时怀着惭之心,唯恐对不起国家社会;小人只觉得天下人都对不起他。坦白说,明义是改不了了,星云这个法师不知道会不会改……自以为是,就可以给明义美评。你星云是不是真的认为自己已经是如来佛祖,天下人都是傻瓜,你爱说什么天下都唯唯诺诺如同白痴一般?如此这般若星云还肯回头是岸,毕竟人非圣贤,便是圣贤也有错。若能大彻大悟,你星云勉强还是有救的。天下君子知道者知乎,无愧于世人,不屑于小人之流,知错自当改之。而不是如同星云所胡言。自古君子骨中有气,愤世嫉俗多者。莫闻先人之‘自古圣贤皆寂寞’……关羽之傲慢无惭天下尽知,仍可为天人下凡之真君子!后世供奉之。无惭傲慢并非小人,而是死爱面子,明明不通情理,明明狗屁不通却好似李敖般狺狺狂吠,以为新加坡真无人也!天下人若都是伪君子、真小人,若都被邪魔歪道妖言惑众,如何能对得起何人?国家若遇桀纣之流,如何对得起何人?君子知耻改过,问题是若连是非不分,还妄想极乐……既然普渡众生都不行,那要如何谈论君子?

5.君子诚而有信,小人伪而不真:君子以诚信为生命;小人则能欺则欺,能骗则骗。此光头爱打狂语,前后矛盾,本来就无诚信可言。反正鬼神皆是,可谓能欺则欺,能骗则骗……又是一个假和尚。老男人此言也不是单从他对明义品格信口雌黄的‘见解’。老男人干脆跳到他的废话第8条,间中他还提到‘雪中送炭’,但是非不分,胡说八道,根本就是助纣为虐之流。

为什么要跳到这‘8.君子乐天知命,小人怨天尤人:君子对有无得失,不那么看重;小人的生活每天都在怨天尤人中度过。’?那就得从头看到尾这个星云法师的废话了……并且大家必须明白这个法师到底做过了什么‘乐天知命’的事情。他也谈因果……这个星云秃驴身为出家人,乃是中国江苏省人士,早年‘……26岁当选中国佛教会常务理事。次年应宜兰马腾、李决和、林松年居士等之礼请,驻锡雷音寺,积极展开各项弘法活动,如组织宜兰念佛会,开办儿童星期学校、学生会、青年会,成立青年歌咏队、佛教青年弘法队,并每月往返于邻近乡镇布教弘法……’,他教人乐天知命,他自己却是相当‘积极’。更早一点乃是被台湾当成间谍给拘捕,可见此‘和尚’的‘活跃’。后来还跑到泰王等人处,并去救印度捉去的华人和解放台湾的渔夫。这个‘乐天知命’的君子上蹦下跳,现在还来救‘明义’。一句什么取之于人用之于佛教……

你们这是什么佛教?

这个‘法师’乃六大皆空之人,照理由确实应该断绝俗事红尘,但这个法师明显没有大彻大悟的打算……释迦牟尼干脆就离开了皇室,而星云能到日本住饭店见妈妈,然后干预台湾和中国政治,搞到网上不少佛门信徒也相当不满。其人根本就是表里不一的伪君子、真小人。‘……1999年,带领“佛光山梵音赞颂团”到欧洲,作为期一个月的弘法演出。其间,获悉台湾九二一震灾,伤亡惨重,除领众诵经荐亡外,并呼吁全球佛光人成立世界性的「援助震灾中心」赈灾。2000年4月1日《人间福报》(日报)创刊发行……’,此时他已经当过了什么总会长,正和李敖一般政治人物要去某某活动。1999年九二一地震,不知道此星云除了诵经念佛之外,自己多少的身家拿出来捐了?他一个和尚的身家值多少?当时在‘德國德律斯頓旅館’,住的会比杜莱黑鬼差?记住,杜莱可不是和尚,老男人也不是。

干预台湾、中国政治,你是‘不重得失’,但管对了没问题,管错了苍生遭殃,你是大大的有问题!

说这个主要还是他和明义案子的牵连。明义混蛋是接着那个消费无度的杜莱的慈善大案;我就想知道,这个星云老‘君子’拿什么资格说话?新加坡人的事情难道还要一个外国上蹦下跳,‘乐天知命’的和尚多嘴?这个老头说的8条君子小人,他自己哪一条合适?告诉我。他还谈因果?

明义为所欲为时,他不劝;事发后,他还大打诳语说什么有田就有马,但忘了明义不是富农,他也当不成农夫,顶多是个贪生怕死的假道学。

不是老男人一定要拆星云的台。这种垃圾假道学如果懂得‘瘾恶扬善’闭上他的嘴,老男人虽然知道此人,但绝对懒得理会。老实说,星云匹夫,换是你接掌仁慈而不是明义那畜牲,以你这些年的情况而言,你觉得你会比杜莱和明义的下场好多少?你还会有机会在《新民日报》侃侃而谈什么‘君子、小人’?你星云九二一要是能大手笔捐款,老男人直接就想知道你一个和尚敛财实在有何良方;你的化缘神技再高,大彻大悟是普渡众生而不是搞私人盈利的。你要是没私房钱,我就直接说你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别自己清高登极乐却说明义敛财,养马、买楼、作假账等没问题。这样算什么?

君子?小人?你这种道行也配‘法师’的称号?那老男人就是‘佛祖’!新加坡便是文化沙漠,便是人人无知,但未必无人。你别告诉老男人你不是化缘而是向北京拿工资……就算是,你也应该拿出来帮助台湾的大批‘经济难民’!你不是很‘关心’台湾吗?你不是很乐天知命,不重得失?你已经被保释出来一次,却身为佛门子弟还干预世俗尘世。你第一条君子说就已经办不到了……你连自己都不成己之美,如何去干预六界琐事儿?和尚苦修之长,并非政治之长。你周游列国也行,救几个人也算了,但你现在居然还敢插手新加坡佛教慈善大案。你如此狂妄,明明不知道还能批评,那是新加坡法庭冤枉了‘我很累’先生,还是觉得检控官的证据都是捏造出来的?你根本就是不懂装懂,装模作样,无惭傲慢的真小人!那个明义现在还是死不悔改,连其师姐都厌恶之,你这位大法师拿着这些垃圾道理是误人还是救人?这就是你给弟子的教育?

明义混球希望凭过去的‘功绩’要求新加坡人原谅,在法庭胡说八道大家都知道……你星云是不是也打算因为救了几个人就觉得可以把天下当傻瓜,胡言乱语,招摇过市?你是个中国籍的法师,既然是法师,既然在台湾受过事儿,你应该知道明义的司法情况乃属于他国内政。你星云根本没涉及的话,若是谈话公道那也无妨,但胡言乱语,还妄谈君子、小人这八条……首先,您的言行举止就根本不适合。你也别怨天尤人,也别怪老男人咄咄逼人……在你们这类假道学眼里,老男人可能是小人。但遇到非常谤而不辩是你说的,不是君子所为。

子曰小人与女子难养也,但自古阴阳和合自然耳,夫子所言难道就当和尚去?难道就是‘怨天尤人’的小人?

你的道行,你的修养老男人算是摸清楚了。简直不堪入目……和一般无聊市井不学无术之三教九流差不多。全无独到扎实的见解。老男人愿意提,除了是对尔曹小人之愤慨外,其实主要的是让你们知道,新加坡虽小,但不是无人。不是什么废话扔过来这个沙漠就照单全收。所谓君子、小人乃正气,乃成熟,乃真学识、真见解、真心得。如此才能不伪而真,才能符合常理。所谓言之凿凿,言之有物,知之则知之,不似那曳尾泥涂的留言者Knn一般任意谤之其实空洞无物。在老男人面前休得胡说八道。假道学、真小人、伪君子老男人见一个,恶一个。

要是单凭你星云所言,天下装模作样者都是君子,吾等都为小人,明义便大义之‘法师’,那些检察官哪里还需要查找证据?他们都应该下地狱了~因为你什么都不知道可以胡说,他们提控明义又何必大费周章去挖证据?

天下不公,当怨天尤人,甚至逆天改命~但,天下之变也非尔等不知所谓的光头涉及。若你还心怀廉耻,知错改之,念你修行多年,上蹦下跳,虽然难登极乐,但对自己还是有交待的。新加坡国人虽然失教无知,但也不容你如此妖言惑众。子曰:君子求诸己,小人求诸人;你自己都不为之论又何必拿出来贻笑大方?明义已经对不起社会,他虽死不悔改却心知肚明,你星云老男人确实不欣赏……中国泱泱大国,如何出了你这个装模作样的‘乐天知命’?你在台湾引起公愤,你在新加坡还想玩这一套……

这个星云老男人估计是无药可救的。他自己不重得失,反正台湾他干预,新加坡的垃圾他也要干预。明义千夫所指,要真的走脱了,那得失反正也不是这位‘成人之美’的星云去扛。这种人老男人最为厌恶。奈何天下苍生一般都是不学无术之流,在此类‘真人’下……君子难不‘怨天尤人’。这类‘名流’根本狗屁不通,便是‘捉了一个明义,还有千千万万个明义’……他们所涉及的,覆盖面相当广。这类‘君子’当道,大家很难不成‘小人’,就星云这八条废话……要得到星云和其一伙人的‘赏识’,估计也就只有伪君子、真小人方能办到。这个明义还有脸上诉,那百姓们找谁上诉?这个星云若是君子,老男人就当小人也不和其同流。

天堂地狱一念间……星云这老光头他自己觉得是会上天堂还是下地狱?

不过,你不入地狱,真没什么人适合入了。

虽然不怎么可能,但老男人还是希望这个星云乐天知自己的和尚命,迷途知返,回他的寺庙乖乖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省得到处干预,到处胡说八道,到处给佛祖丢脸。要是如此,老男人恳请星云也移民新加坡,办什么人慈……到时候再跟检控官说什么有田自然有马,有唐三藏自然有孙悟空之类的废话。他也可以募捐化缘,说什么李嘉诚给红包,办生意亏损向李嘉诚报销等等,到时他要再说什么君子、小人,他可以跟新加坡人说……说自己宁愿买车也不和众生挤巴士。他甚至还能抗辩说,我是君子你们都是揭人隐私的小人……

这种‘君子’,老男人每天出家门在这个文化沙漠都能撞上一大批……

如此都是君子,还什么小人?

好学不学偏偏学李敖胡说八道……

[No matter who the fuck you are… you start as a naked baby. As for Scope, romantically speaking, this world doesn’t grow up, so we’re all old babies… And we’ve plenty of brats and naughty pranksters to deal with.]

[后记] 其实在文化沙漠中,除了星云这类狗屁不通外,不时也有不少社论都是胡扯瞎说,都是假道学真无聊。报章文化素质低下,这些社论上印并不是什么稀罕事儿。君子在星云所说是‘好人’,好人在佛教应该上天堂,而批评孔圣人的庄周就不算是君子,就不是好人了?就要下地狱了?庄子此人不但道人之短而且傲慢无惭,楚王派人相邀其之傲慢可见一般。庄子就是个怨天尤人,愤世嫉俗的穷光蛋。其实连孔子也是。什么言谈举止……星云懂什么?姜子牙最知名的就是太公望无钩钓鱼……为何无钩钓鱼?就是因为其不乐天知命,对上位得失相当重视以致老年了还愿者上钩之举。这些都是大大的君子;装模作样,胡说八道又说得比唱的好听那类都大大的小人。所以新加坡社论老男人一般都是当笑话看。

天有日月,人有轮回,佛家注重大彻大悟摆脱轮回之苦,乃其祖师所向往。之所以严厉批评星云不单是因为此人挂名法师但说出来的东西根本比市井还市井,又不觉得惭愧,但其也说了……小人能骗则骗,小人从不会认为自己是不对的,小人觉得天下老男人一般都对不起他……坦白说,要是现实生活中,这些所谓的高僧老男人见多了。和尚忘了自己是和尚,买三级片,上夜总会,住上流酒店,召妓吃花酒然后又阿弥陀佛,和那个明义一般上电视抛头露面,当小丑讲佛法……你说他们不是‘好和尚’,但是什么是好和尚?为什么有清规戒律?

和尚自然能够到处宣扬佛教,感化世人。但星云本身,据外国朋友们透露,他四处游荡,身为江苏人签证倒是容易办,到泰国、印度、德国、美国……然后莫名其妙的,一个已被称为和尚有着许多分支、弟子的大师居然不顾本身的立场,涉及了中、台政治,现在又出言干预新加坡慈善大案。这个曾经被台湾拘捕过的星云面对记者除了胡说八道外,却似乎不会说:‘我为僧侣宣扬佛法,对贵国的大案、律法既不清楚也不知道明义,自当三缄其口……’

当了那么多年的和尚,修行了那么多年,到处留‘因’如何大彻大悟,如何摆脱轮回之苦?简直反佛祖之道而行。这就是老男人的看法。他说君子隐恶扬善,不道人之短……但估计佛祖要真在世,他也会训斥星云不去佛门清修反而干预俗事。当然,要是明义真的走脱,这‘果’谁要?什么君子、小人……连东南西北都分不清楚,几十岁的老光头还敢说君子、好人,小人、坏人。既然选择当和尚,就应该明白便是少林武僧历代都是为了自保卫道而来的,而不是为了干预朝政而生的主力军。这里说的是佛门的基本方向……就是苦修,化缘,参禅,普渡众生,而不是到处打诳语,甚至听说还上书总统府什么机关发表政见。清静之地,清修之和尚如何喜欢上报胡说八道,醉心政治?他去过泰国,泰国僧侣不少是不穿鞋的。

以前,其实现在也有,新加坡来了不少‘穿鞋’化缘的和尚。我们报章似乎就说过……别被这些穿鞋的假和尚骗了。

其实现在人注重名牌,和尚只要剃个光头,披上袈裟,有个寺庙报上名号,这就是个和尚……就是满口无稽之谈,废话连篇不就是名牌搞的鬼,俗人都被蒙在鼓里?其实和尚还点什么智慧?怎么说?和尚虔心佛法,佛教自然有其行为模式,两界井水不犯河水,和尚有清规戒律,百姓有法律。就像星云说明义什么犯法他能谅解这心态……这什么心态?当你度化百姓成和尚,不是要确定此人已经打算脱离凡尘俗事?Am I not right?为什么要如此,哪个和尚给我解释一下这‘心态’的含义?然而这些人当了和尚,却到处‘点智慧’……这些是百姓,不是那些所谓求剃度之人。和尚要点智慧,应该在寺庙中给佛门同道分享佛门智慧。佛门已经有古训,但凡佛门弟子剃度必须自愿想清楚了要抛下前世红尘,而百姓不是他们。你去点他们智慧那就是‘硬销’。你的群众就搞错了。你可以宣扬佛教,但你不能随便谈‘君子、小人’。因为和尚修行的目的为的就是立地成佛,脱却臭皮囊,脱离苦海无边。

这些佛门不知所谓的东西,老男人劝你们都还俗算了。还俗还可以当俗家弟子……可以移民来当新加坡部长,政策便是朝令夕改也没人拿佛门清规大义约束,要胡说八道就能胡说八道,要和老男人一样闲扯臭屁那也行,也可以济世救人,也可以光明正大的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也不必如小人一般,从来不知道是自己不对。或者也能够步明义后尘,隐恶扬善,说不定还能当明义畜牲的邻居,吃大锅饭,然后学那个黑鬼杜莱,找什么名流离开新加坡到国外去快活。到时候养马,养马子任君意。

新加坡……100%教育的结果就是这个注重品牌至盲目的炉火纯青,妖僧佛祖都分不清……你看那些尼姑,看破红尘削发为尼,终日在尼姑庵中诵经扫地,不涉足江湖,何等清静。你看那些苦行僧,这些人才是和佛祖释迦牟尼比较靠谱的。赤脚赤心,以行动宣扬佛教,而不是四处招摇撞骗,能骗就骗,表里不一。这些不愿意还俗却又看不开的和尚,就明义和星云而言算是比那些和尚好命许许多多。佛祖慈悲为怀,但对孙悟空也是送个五指山,这段自古就似乎没有受佛教公开议论,片子倒是还拍了不少。为何这如来佛不送爱心,不隐恶扬善,要害孙悟空?孙悟空大闹别人天宫,我帮不了你,我就压你五百年!明义只十个月就呱呱叫要上诉……

既然都不愿意还俗,都打算继续当法师……难道有人逼着他们当和尚的?他们自愿抛弃红尘,自愿欺师灭祖不甘寂寞,不愿在寺庙中终老,不愿乐天知和尚的命就是大彻大悟,大解脱,反而到处种‘因’,还谈什么因果。太多了……这类假道学真是太多了。其心不正,其思不正,本空洞无物却又道三界之长短。老男人为什么敬重庄子胜这些装模作样的小人,就是因为其乃洒脱真君子。天若不仁,如何不怨天,人若不人,何以不尤人?

常道不顾,纲常不理,如此任性妄为……视这个买椟还珠的无知社会,这些年政府的教育都是白费的了。

双语……无语加俗语,焉有其他。星云要当君子,老男人只好当小人。反正老子不是和尚……

孔子也不是和尚……

假道学……那真才实学还算个毛用。无论李敖、星云或是那个成就一辈子没孔子高‘很会做人’的中国大学精英,便是搬来漫天神佛,狗屁不通就是狗屁不通,老男人不妨侃侃而谈。如此傲慢无惭之流,真是令人叹为观止。老男人打算去享用猪扒,愿者上桌,恕老男人不请了。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