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a world where nobody cares, I am so out of place… Why do I like to travel? There must be somewhere with a better bunch… where I don’t have to walk away.]

If you can live forever, just live forever and ever.

在法庭上又哭又闹的假和尚明义似乎要上诉了。判入狱才十个月的混蛋,你不入地狱谁入地狱?那个不要脸的混球杜莱听说判监十三个月,你就算是个假高僧,TMD毕竟还没还俗,才十个月你就呱呱叫!难道还要宝马送你一程?这个畜牲的党羽自然是希望社会基于他对仁慈的贡献原谅他……一班子杂碎……明义本身就是和尚打伞,无法无天,顶着佛门高僧的垃圾光环还梦想当CEO,六根不净,欺师灭祖。这个妖孽最好蹲完大牢就效仿那个死黑鬼杜莱,找什么刘德华、汪明荃、李嘉诚或一班假佛门的‘名流’超度去马来西亚或香港。简直是乱七八糟~一帮子混球。连真和尚假猕猴妖都分不出……

什么佛门领导,我呸~!

这星云老匹夫居然还敢如此放屁:

星云大师:明义品格没问题

  星云大师10月来新,针对明义事件谈了自己的看法。大师认为,明义法师品格方面没有问题,不会贪污,但有可能在钱财方面管理不当。

  “我认为明义法师像一般的出家人一样,不会贪。他处理钱财不合法,这个可能会有,因为出家人他重视道德观念,不一定重视法律观念,他觉得问心无愧。你给我你10块钱,让我吃茶,我不去喝茶,我去买点水果,那怎么办 你說我这个钱给你将来修庙,我庙很好啊,不要修,我就拿你的钱去做別的事情,去救急了,这个会有,但有的时候这个不合法,因为人家交待,你没有照做。明义法师的这个心态,我能谅解、瞭解到他。”

  他也认为明义法师买车买马的事很平常︰“为什么买农场,这个也很平常,要生钱、要种植、要经营,要靠生意,要生活。你这农场还有马 农场当然有马啊,每个农场都有马,没什么稀奇。”

  “你說要买汽车,其他人都有汽车,这个也很正常啊,不过问题是不要买太名牌,太好的,他要记住你太好的,他就嫉妒你了,你当初买那么好的,倒也不当。我觉得不当有此,說一定是不合法,不合道德的,也不见得,不是那么严重。”

  “这只是我自己个人的一个看法,我也不知道明义是什么样的人,我不知道。不过宗教的出家人,没有什么贪污,你說要钱,出家人要钱啊,出家人要钱做什么 嗯,我要修大雄宝殿呀,我要做藏经楼呀,我要建佛塔呀,他不会把这钱拿回去大花,他是取之于人,用之于佛教。”http://74.125.153.132/search?q=cache:PVdoqeuRMYgJ:dailynews.sina.com/gb/news/int/sinchewdaily/20091122/0024893449.html+%E6%98%9F%E4%BA%91+%E6%98%8E%E4%B9%89&cd=1&hl=en&ct=clnk&gl=sg

出家人不打狂语,何况一个大师。既然星云不知道明义是什么样的人,却有资格去说明义品格没问题;那老男人就知道你是怎么样的人,这个星云简直废话连篇,居然针对明义事件胡说八道妖言惑众。你连明义是什么样的人都不知道,就能谅解‘这个心态’,就能了解他,这个大师在放什么狗屁?那你不认识老男人,还不如了解老男人对星云的崇拜如滔滔江水,黄河泛滥……老男人是臭屁闻名,你星云大师难道‘和咱这其他人一样’?这个明义和哪个出家人一样?他不贪?仁慈,甚至和许多道教庙宇一般,多是靠捐献筹款建庙立像的。身为佛门子弟,即从无奸不商之道,亏了钱还有脸说向李嘉诚拿……不如干脆向李嘉诚化缘算了。所谓佛门戒律,四大皆空,六根清净,目的在于修身,虽佛法无边,也不容随意超度国法,岂能以‘不重视法律观念’而问心无愧开脱?简直是放屁~!

道德?星云此说根本就相当离谱。僧侣行以佛道,修公德于世间。若是小沙弥至方丈都以佛法无边,依此‘道德’就可以无法无天随心所欲,天下焉有清净可言?佛门高僧更应该不扰乱六界纲常,更应该行事慎重,岂有不重视治安法律,枉顾人间次序之道德?简直胡说八道……这就是星云修佛参禅那么些年下来的佛道?如此能问心无愧,那还化缘如何?干脆去抢算了。因为‘……我就拿你的钱去做別的事情,去救急了……’,那大师估计没理解什么叫针不扎在自己的肉上不疼的简单道理,因为老男人还没擅自挪用您星云的个人资产……等到时候,你再如此教化世人为时不晚。你能理解?你什么都不知道,一个出家的废物就能什么都理解。干脆法庭就您作主算了。

泰国每年那么多僧侣,缅甸也不少,多少人有车?佛祖释迦牟尼本来是王子,看到众生疾苦,心中不忍,人家连王子都不愿当,佛门高僧却贪图身外之物。新加坡多大之地,上有地铁下有巴士,便是走也不必两天脚程,大师有钱不去济贫,释迦牟尼何必放弃王子犹荣去修行?身为大师,即入空门却不愿诚心参禅而度化众生,反而推崇和尚花钱买车,还说农场当然有马……既然有马,自然有牛,既然有牛,自然有农夫,可明义此垃圾连十个月的牢都不愿蹲,能当几天农夫?此人不愿化缘而奢望投入无奸不商之苦海无边,你身为大师级的佛门弟子,本应该度化众生,反而信口雌黄,乱打狂语……人家唐三藏一路去西天,难道是做生意,要钱?人家也是化缘修行。释迦牟尼开创佛教,是怎么教的?

既然同体大悲,如何你这个和尚一个道,他那个和尚一个道,别人需守法,和尚反而不守法而持道德?

仁慈纳四方捐款,难道是给自己人挪用借取去购屋修房所用?

仁慈一不是养马的,二不是装修公司,三乃是佛门弟子之业,但新加坡各区天天向政府闹穷的比比皆是。人家为的是三餐问题,为的是子女学费,为的是生病无力应付医药费,仁慈倒是爱心满满,丰厚资产,民间疾苦,居然拿去养马,去赌场,去借钱装修房子……还去帮助一个心术不正的杨GG。一个称大师,一个称法师,何谓平常事也搞得不清不楚。平常,有僧侣会胡说八道,前蹄不对马嘴,这才稀奇。什么取之于人,用之于佛教。佛家是这样教的?无法无天,好逸恶劳,知错不改,贪图安逸,不愿化缘而宁愿不务正业去从商,在庭上还一把鼻涕一把泪的给佛祖丢脸?!他不会花?他的钱多得能随便乱花,乱借,乱投资,然后再向李嘉诚‘化缘’!单是自己的薪水随便加也行。在新加坡拥车,COE会到期,是收费的,需要油价、路税、停车费和定期的维修以符合法定,难道一个和尚连搭巴士也不成?那么搭德士行吧?《佛说观无量寿佛经》是怎么说的?

老男人很讨厌这类相当无聊的僧侣,专门狗屁不通,‘无师自通’,简直把释迦牟尼丢到垃圾桶内去也。这个畜牲死性不改,党羽还不知羞的希望社会原谅他。仁慈,仁慈,如何仁以不慈的小人?这样的人,便是修行几千年顶多成个人妖,你星云贵为大师,出言狂妄虚空,人既不知,何解其品格耶?在老男人面前休胡说八道,妄论佛法,假道学为老男人第一厌恶。但凡妖言惑众,反感至极,日月可鉴。星云毕竟不是新加坡人,老男人也懒得理会。他也不必惭愧,老男人见的假道学还少么?佛门清修之地,圣洁无比,如何有此乌烟瘴气之思。要钱就开店,当什么和尚化什么缘;要汽车还撞什么钟,诵什么佛?

明义只是下狱,还未入地狱。哪轮得到连贪污都不明的大师在这里胡搅蛮缠?明义贪已成实,其污也是。此人面控并不正视其罪,全无悔意,居然希望以私办仁慈建功抵偿其过?要是满朝文武都拿赫赫功勋便能胡作非为,贪赃枉法,那是什么佛法?

报章还提到其师姐所诉,此畜牲当年离开了师父居然带走了一大批人手。如此小人居然还能当新加坡佛门领导?

老男人有缘曾与这个明义狂徒有一面之缘,一眼看去根本就是浪得虚名之流。佛门重因果,老男人固然得罪小人之众,但此畜牲居然还要上诉,因有此因欲拒此果,老男人生平最厌恶此等装模作样的小人,倘若知错,顶多不是效仿那个混帐杜莱蹲几个月大牢,然后逃到外国大捞特捞?佛门中人已受天谴却死不省悟,阿鼻地狱为其而开。阿弥陀佛~不修正业却图善果,此失教人间难登极乐者十之八九。老男人年幼之时已阅《天堂》、《地狱》二策,虽是道教之书,但万物皆空,不修何能达?就光头如此境界,老男人不屑一顾。众生皆平等,如何别的和尚苦修登极乐,不清修的和尚也能登极乐?不知道也谓知道,那还知道若何?

荒唐~

那李嘉诚居然如此拥戴此等小人达三次之多?!匪夷所思,骇人听闻……

如此,好人实难当……天助小人,好人如何当?

老男人估计这明义已无品牌效应,这李嘉诚既然真假不分,估计乃爱惜名牌之流。报章估计李嘉诚会帮明义负担堂费……李嘉诚若此举便是一错再错,便是对新加坡采取非正面抗议,他会为了一个已无品牌效应的垃圾而犯众怒,成为新闻之焦点?

这个明义其实还有很多文章……老男人嫉恶如仇,奈何身处小人之繁盛之地。文化沙漠,佛门垃圾……教化何物?不如老男人亲自教化众人算了。

道德,告诉老男人,何谓道德?

简直狗屁不通~

这佛门耻辱牵连甚广,NKF那宗千查万捉才治了一小票废物,这回……搞来搞去大半年,弄了个笨光头和个混蛋跟班。整船垃圾就扫了两只。世界上的人什么诵经拜佛的多,神妖不辨,多是佛祖口中咏,口水四处流……心不正,都当小人,却成天大师、法师、阿弥陀佛……‘明义’这个名字本来就犯忌,连这点都不通,还当什么放屁法师……?

佛门领导?

鸡犬升天,天下能太平乎?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