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虫屎’已经立在10,000点以上,怕输闻名的新加坡其‘嘿咻’指数还是在2,800左右点徘徊,老男人心情顿起波澜……因为估计不少人都在玩卖空,老男人也很识趣。在两个星期后,老男人就要开始大规模吸纳股票。理由?其实很简单,现在不少公司的NTA(平均资产)和股价差了一大截的比比皆是。有些人不明白为什么老男人买一班猪的票看重组的大戏,部分很重要的原因是因为它的股价少过$0.10太多,但本第一季度的每股NTA居然敢敢报$0.59……

也就是说,要是你的鸡饭摊值59,000元,我要是能全部买下你的股份,给你10,000元就能获取59,000元的资产~

当然,一般上的收购值和实际市场价值是不一样的。因为我收购鸡饭摊,摊主肯定至少要求50,000元,我要是在市场吸纳股票,按照市场的卖家估计他们每股加起来也许能卖我10,000元。理由也相当简单,因为大股东的持股是具控制性的,而市场的流动股票便是全部收购也控制不了这鸡饭摊,那就拥有不了这摊位。但是……一旦出现商业收购战或是重组之类的情况,NTA值就相当不得了。而一班猪确实不一般,因为重组的12月15日签字期限前,本来11月签的东东要挪到期限月份……每股10.5毛的收购献议反映的是那五百个百万元的投资预估回报。

老男人买的却是一家拿着$0.59每股NTA嫁妆的待嫁公司……所以充满好奇。

最近,老男人新购入的‘拉稀发展’每股NTA高达$0.30。这类以国际酒店等房产相关公司的股票不能单从每股净盈利估计股价的。因为这样会相当被误导。拿拉稀发展来说,这家公司第一季居然报亏损,但其中外汇差异的亏损就不小,而其实其各地的酒店还在正常运作。也就是说,若新元突然走软达50%,但你在新加坡的酒店却依旧客满,你在美国报告业绩时,你反而报亏了50%。但老男人主要针对的就是你还控制着战略性资产。

又有一家公司,其业务主要是收租。但资产在上一季度由于估价缩水降了N%盈利报降得厉害,但其收租利润却上升了。然而市场就以估价缩水而反映在盈亏,结果股价起不了。这就好像鸡饭摊加卖茶叶蛋赚了更多钱但摊位察看时因肮脏估价偏低,如上同样的摊位你就觉得只值5,000元。

类似现在的市场,基本上是收购传闻的敏感期,所以老男人就看NTA值……毕竟若拉稀发展这类股票和当年的‘诚意满满手表’一样被收购,其酒店等战略性资产就是目标。当年的诚意满满手表一块从$0.40左右被收购到了$2.00。但,不是每个股票都可以NTA参考的。我们之所以参考NTA是因为如今的大环境下,股价要猛起,其中的方法就是‘鸡饭摊收购’。当然,你要是要收购资产每股高达$1.00的公司,你只要在市场大量吸购再向大股东买至手持51%的股票就行了,而不必完全买入。

当然,若你这么做,大股东知道你买入了那么多浮动股票后……谁会卖你达到控制权的股票?比如说,你已经买入了48%的股权,你只需要大股东卖你3%就能决定性地控制公司资产,但对于手持52%的大股东,犯不着为了3%的股票放弃控制权。所以,收购一般上是大股东和买家之间私下大批买卖合约的结果,而和市场是没什么相干的。也就是说每股NTA报$0.30,收购价也许每股$0.28,但股市每股价钱也许才$0.05……是绝对可能的。

也就是说,散户要投资,必须明白股价只是股价,股价本身是没有意义的。会计的报告不一定会反映一家公司的实际价值,因为有些公司的资产是来收租为主要业务而不是买卖产业为核心运作,你用P/L和Earnings per share去看待它就没意思了。最重要的是,股市的股价是靠买卖推动起落的而不是一定反映经济或公司成败的标准。若每个人用¥100一股买入某公司,谁知道这家公司会不会是Celestial II?

所以,老男人买股票从来都看情况关心什么值的。这个时候,股价走低,有内涵的公司的NTA一般上就会相对走高。乘市场不明白以前,先把软弱的股票买入,等收购战或市场狂风回流,那时就是收网的时候。这和当年科技股烧钱的大环境差不多;既然是烧钱卖股,当时的重点都在P/E值上。当然,理性与否……那和一般股民能有多专业是一样的。基本上,每个股民买卖股票自然有自己的一套规则或专业守则……但就算是烧到屁股的也有自己一套的买卖智慧。

市场现在盘整得相当厉害,之所以说厉害是因为交易量小得相当厉害。也就是说,股价若能在消化中基本持平,那年中花红一来,新加坡嘿咻指数要贯穿2,900点那是小菜一碟。基本上当卖都卖得静悄悄,那接着下来的就是另一轮买风。以目前国际市场的情况而言,老男人估计没有一个政府会希望亚太峰会刚过就出现金融危机。主要的是,不少国家还是能够筹钱给‘二世祖’的。

本来是不谈金融的,但刚刚出门碰到了三姑六婆……连她们也‘知道’股市下跌-ing。基本上若连这类上班族三姑六婆都知道市场下跌不敢进场,这个市场就差不多要反弹了。既然如此,类似话题自然是‘受宠若惊’的。言归正传,基本上现在不少公司每股资产确实远远高过股价,但在这类公司中,老男人比较喜爱半死不活而正在重组中的公司和那些不直接涉及产业发展的公司。原因很简单,重组后的公司若市值还是反映不出每股的资产值,那很难不招来新收购者。并购传闻是股市中很好的兴奋剂。我们投资股票,目的就是为了高回报。二者,市场毕竟不是神仙;公司只要不直接参与产业买卖为核心业务,类似货币等短期浓雾后的价值就不会出现在一般股民的眼里。当然,若有大盘炒作‘嘿咻’指数,这类二、三线随后也会受到炒作,而这类隐藏起来的价值就是最好的炒作内容。

但三姑六婆在盘整期都不愿意进场时,在炒作时这些人却很愿意追高……老男人确实觉得莫名其妙。但这就是市场。没有她们也就没有大盘,没有大盘也就没回报。短线投资老男人自然也干过,但几百元的小回报和平均几百八仙的回报率相比,那确实不是老男人的重点。一般上当市场出现了一定的差价时,到了一定的股价你就可以接受一定的风险。

金融的话题聊不完的。随着美国的‘倒虫屎’指数瞭望12,000点,财经话题将逐渐成焦点。

雪花遍地的心情。

听着幽美的调子,这样博客-ing是很享受的。

老男人除了喜欢游山玩水,闯黑店,看人生百态,其实最喜欢的就是在空调下伴着美妙的旋律在博客上放肆一番。这么多年来,遇到的人不少,适合成知己的没有;美女看过不少,适合浪漫的没有;小人见过不少,君子倒是没几个……我觉得很可怜,地球难得那么多人,那么多美女,那么多学府,寂寞的寂寞,无聊的无聊,小人的小人……所以我没打算去找Lih或Kate,因为我觉得对她们的回忆太美太珍贵,我不打算让丑陋的现实带走这些无价的虚幻。

很多人不明白,这些女人会老,会胖,甚至会变得和那些欧巴桑一样……但在这些回忆中,Hillary永远不会老,我还是和那个以前的Lih在那些个早晨聊着美丽的废话……在老男人的生命中,她们光彩过,而回忆将永远那么的美丽。人与人的感觉有时是不必双方面的,因为没有人会因为任何人而同生同死的。就好像雪花……多么的美,多么的迷人,就在那季节的一瞬间,雪花是多么的迷人……纵使我们都知道雪花迷人飘荡的时间有如此短促,即使我们知道雪花的冰冷,但一份感觉不可能考虑这些。

人生就在仓促中美丽过,然后余下的都是回忆。

所以我很喜欢冬天……虽然宁波已不再昔日般浪漫。我也不需要看到雪花,因为飘下来的雪花一定很美,一定很感人。因为它们和在你生命中出现过的女人们一样,不可能永远;满地白皑皑的雪花一旦到了春天都将化成清池,也因为不可能的永远所以能有永远的感动。所以在几年前,老男人曾经考虑过移民不如去瑞典山区……那里雪色纯白,真是心旷神怡的首选家园。但一只热带鱼到了冰河……

似乎……

这种浪漫的想法是义无反顾的,因为老男人的理性使到对这类浪漫的饥渴无限度的膨胀着。明知道雪花不能天长地久却一心曾经拥有……这种心情注定带来了失落,但这种失落却抗衡着澎湃无比的渴望。包括在无数次投资中,面对着巨大的风险……无论多紧张,多么澎湃,一股股烈火都被淡淡的失落给浇熄了。对人的失望和对人生的期待都相互平衡着。那年上北京时,感觉很自然,很平淡……我对新加坡确实心灰意冷,这浇熄了对离开的紧张。如今来来去去都没什么感觉了……

我对欧洲的那个小镇相当的期待。只要攀过一座山,那里就有红树林,就有飘雪,就有美丽的草原……而这么多年的发展,这个小镇依然平静。以前中国也有个空气特别好的小镇,但它没有避过发展的侵袭。我怀念的宁波冬季随着宁波的变化也逐渐成了美丽的回忆。其实,个人觉得还蛮幸福……因为估计到老男人白发苍苍的时候,满脑子都装着比白雪更幽美的回忆。虽然伴随着它们的是失落,但世间万物正与负,那都是不可免的。

我一直都在研究人类……这个地球病菌其实是很可怜的。身为灵长类生物系,人类蔓延开来,但大多数都很迷失,都很寂寞……都在自相残杀,都在破坏自己的环境,都在干着很矛盾的事儿。矛与盾其实都是两个极端,相生相克,至死不渝。我对人类的失望和对人类的憧憬是相对的,也明白人类多数都是垃圾但也有一部分是正派的。当好人很难,但要上天堂都得自修;当小人很容易,但下地狱比想象得容易。无论人类如何,但都生存在一个空间,唯一不公平的大概就是破坏了这个世界的人也得死,不破坏的也得跟着死……

这是什么道理?

所以我很珍惜雪花遍地的那种感觉,而这种心情一定是浪漫的……因为实际上我还没有机会接触真正的雪花,就好似那些生命中已经擦肩而过的过客,他们都不存在,但感觉却依旧。所以这种叫做浪漫。无所谓公平与否。就好像Hillary会责怪我为什么离开,我也不会责怪任何人为何要舍我而去。没人能说得清楚,就好像我不时想念着也许根本不会想念我的人们,没什么所谓应该或不应该。我不愿意离开,但我离开了。

我想不到的邂逅还是会出现。

冰冷的雪花是感觉不到我对它的羡慕……虽然它即将溶化,但再美的女人也会老去,而雪花在它的一辈子都那么美丽,至少它有老男人的青睐,而老男人却没有它的目光。因为雪的纯洁不会为我而闪烁,但我却离不开那冰冷的美丽,即便是我从来也没见上一面。

回忆根本不必真实……其实什么是真,什么是假?

这一刻若雪花真的出现在我面前,我的热情拥抱不了它也溶化不了它的冰冷,它便将如回忆一般自由自在的飘荡在空中直到触地为止。而我,从一开始也就能拥有那份回忆。所以雪花遍地与否,是真是假,一开始都无所谓的。因为我已经爱上了这份感觉。而这感觉将伴随着我,将浇熄一切的极端,在丑陋的世间为我铺上了纯洁如白雪般的毯子,一直通到故乡,让我完成了使命后便能直奔温暖的家园。

此刻的我……

我在微笑,因为弄出的这篇文……老男人估计真的是老了。其实我现在的心情很难令人理解,因为人这玩意儿是让老男人失望的,而不是为了解而存在的。

还在身边的美女们,不知道她们的回忆中老男人会是什么东西……

其实我很好奇。在老男人亲密的美女们间尚未有什么内涵特别深的……或是我看走了眼……老男人阅人无数,便有私心,也不太可能看错的。心里有我,其实也就足够了。男人和女人的关系不是合约,毫无条件可谈,因为不是买卖,法庭也难断。有人说被爱是幸福的……

告诉我,什么是爱?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