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rfect solutions from perfect men is the reason shits are served on golden plates…

最近新加坡报导说大卡士《双子星》收视惨败。老男人看着这群‘大卡士’,顶多不是三、四线的演艺工人……范文芳大不了三线,郑惠玉大妈大不了四线,郑斌辉其实算起来和李南星差不多也只有三线,其他的小喽罗谁在乎?其实,老男人也给足了面子,略微看了《双子星》两眼,主要的还是老妈这两天没事儿干开着电视没关。要是老男人看了两眼就看不下去了,估计也好不了多少。最近不是有部《乒乓缘》什么来着……题材不错但拍得乱七八糟,主要演员的演技也不纯熟。很可惜,那么好的题材就被浪费掉了。《乒乓缘》主要的问题就是太冗长,要点根本拍不出来,处理得乱七八糟,许多应该hot的场面拍不出味道;老男人本来还期待《乒乓缘》又是个《福满人间》那般的惊喜。

以老男人对郑大妈的认识,估计这‘惨败’的消息对她打击特大。《双子星》拍得不怎么样,但乃是新传媒进军中国这肥羊市场的其中一条船;对野心勃勃而几千年一部剧的郑大妈而言,《孩子树》惨淡收场,难得等来了个重头戏,收视在那么些日子来被炮轰下成了个‘惨败’,老男人这样估计是合情合理的。对于范文芳,她本来就尝试过了,也在中国混了一段时间,惨败与否对她纵有影响,也不过是另一部不怎么样的《上海武士》。

没有人才,新加坡空想着不靠外援而掏银子进军国际市场…是不是有点儿幼稚?若能有制作《双子星》的经费,老男人随便拍一部也是轰动国际的剧集。噼里啪啦的,俺看了这收视率列表,其实多数都没印象。你要让老男人看新传媒的片子或剧集,你拿不出实力,那你还是指望那些对这圈子近乎无知的新加坡人欣赏算了。

都已经谈过了,所谓的投资于‘大卡士’基本上是新加坡脓包思想的一部分。若李安不出名,新加坡从演员到商家,谁理他?活该李安不生于新加坡。大卡士是没用的…烂片就是烂片。苦口婆心说了也不过是得罪垃圾,也就不说了。反正新加坡不是没人才,但都被埋没了。不难想象,这小岛的那丁点儿人才都在巴望着往外跑的机会。

怎么竞争?

最近看了部韩剧…剧名《明星的恋人》;是在最近拍的。这和老男人喜爱的《我爱大明星》似乎有得一拼,所以就看看了。主要的情况是,老男人对韩剧本来就那种可有可无的态度。一开始,我就对这《明星的恋人》那女主角有意见……但不久视线就离不开她,崔智友根本就和Hillary一个模子出来的。念旧的老男人看着崔智友难免就勉强地看下去了。

《明星的恋人》总弱点就是捉不住娱乐圈和平凡人的结合性。怎么说呢…在剧中,这个崔智友基本上莫名其妙的就变成了男主角爱情俘虏、发泄物,任骂任怨还任抱任亲,基本上和白痴一般。这个……在娱乐圈中的女人,有几个大牌是那么个白痴的?就算是超现实主义的表现手法,但对于男主角那种‘追求’似乎已经太过不合理。而且很多段落令人匪夷所思……这女主角似乎被人骂也随随便便任人亲吻,还成了跟屁虫。第一次她吻他的那场就拍得出奇的烂,太造作。对于大明星和凡人相恋的姿态,导演没捉得很好。应该可以更轰动的,更精彩的。

《明星的恋人》很明显的是打算将崔智友塑造成了‘大明星也是普通的女人’。但这个女人简直莫名其妙。哈哈哈~难道女人就因为喜欢上一个刚认识的男人就跑到他家,就主动要求同居,就根本漠视娱乐圈的基本规则?那还是个职业大明星吗?所以在这么冗长的故事中,这部剧集根本失去了平衡。看得出,《明星的恋人》也在刻画剧中剧,但……感觉是这是为了产生而产生的剧中剧。《我爱大明星》就明显的比《明星的恋人》自然多了。

我不喜欢看崔智友哭,因为……会让我想起Hillary的泪水。不过,以这样莫名其妙的女主角,崔智友的表现确实比较适合这个角色。而剧集把那男主角搞成了一下子坚决相爱,又一下子娘娘腔的模糊不定,这样的来来回回,扭扭捏捏,婆婆妈妈……这样的男人也搞到老男人看得很不爽。这样拉呀拉的就那么多集了。好恐怖~喜欢就喜欢,不喜欢就不喜欢,何况又是韩国男生。看得老男人气不打一处要冒烟了。

不过后话说回来……若Hillary有崔智友那般疯狂,老男人现在八成还在她身边。为了幸福而敢奋不顾身并勇往直前的女人,太少了。勇敢地向前冲需要无比的勇气和自我的肯定。然而女人一般都没什么勇气或安全感,更多的根本就不了解自己而选择被动直至到失去了而自怜自哀。崔智友疯狂得令人很不舒服……这类女人懂自己需要什么,会拼命前进,就算隔了多年还会主动出击……

这还是女人吗?

一般的女人在爱情面前基本上方向、感全无……

某年某地一束花。

老男人本打算写情诉爱,扯个天花乱坠云云…只不过左突右遁,确实的要豪迈些高谈暧昧,前思不能尽兴,后慕不能往昔,我虽视世俗粪土矣,奈何红颜难跨其鸿沟。曰及大义于腐朽如同赠玫瑰于母牛般……

谈情说爱需要有对象;和你谈,你懂个屁~

社会埋葬了爱情,我的玫瑰再芬芳也只能给它当个殉葬品。

通俗些,太夸张就牺牲了浪漫,而太浪漫俗人却懂个‘尸比’;说得太深入加激情难免太玄,这爱情就成了个迷信……不过确实的,爱情对于女人多是迷信,对于男人是不是个当白莲教主的机会?最近看那部李连杰的《黄飞鸿》,里面就有几句老男人很欣赏的对白,如此这般:

‘你看那些白莲教徒都疯了……’

‘如果每个中国人都是那样……’

‘中国人完了,中国人完了……’

那些白莲教徒真象女人……神功护体,爱得不清不楚,霎时的疯狂一辈子的迷失。女人永远有根矛去攻打自己的盾,便是面对真爱也会不假思索地顶回去,便是错爱也拿着盾保护着自己那愚蠢的坚持。这种防护和女人的疯狂都是没什么道理可言的,所以她爱你你别试图挖出什么理由,因为…老实说,你认为女人自己会有什么理由?

尊重爱情就如同我们尊重宗教、白莲教,你不必管有理没理,她的爱来的时候什么歪理也是道理;她的爱去的时候,没道理也成理。当女人的男人基本上就是当他们的白莲教主。爱情之所以那么伟大只因为女人那一辈子的疯狂。其实,男人也因为跟着女人而那么的疯狂……

这篇帖子隔了那么多天续写,疯了,懒得写下去了。在这疯狂的社会中,老男人很庆幸,因为深厚的文化根底,当个东邪看尽世间世人的丑陋小人嘴脸,看着一排排小人到庙宇、教堂等等祈祷着……然而,这些文化沙漠中的小人们对着满天神佛,他们是侮辱上苍还是小看了佛祖?老男人TMD为神灵们感到委屈、气愤……个个上庙堂做功德求福运,TMD小人也配~

呵呵呵……

女人是疯了,男人也疯了;可谓众人皆疯我独醒…

最近听说Geylang站街的仙女们又回来了,那是不看白不看。那些婊子和世间的那一大堆垃圾都是夫唱妇随的,谁能离得开谁……没有那堆垃圾争先恐后的往地狱冲去,我辈又如何有垫底的往青天迈步前进?最近鬼门关将开,新加坡本已妖气冲天却又添了几许阴森。老男人本能的懒得夜出。不过到Geylang看看美女那顶多就看看色鬼酒鬼,雅士谓之牡丹叶下死,做鬼也风流……便是灵也优也。君子曰食色性也,况夫不过目赏春色聊解心中郁闷。

天之心也正,因创曲曲之圆球一粒悬挂上空并予禽兽践踏之……此小人何能明也?

观花者,目不斜视,不可举旗不定,以敬天造地养之娇艳,自然也,造诣也,真心也。

男女,花丛之中见真章也。而在下……不过赏花一过客耳,间中一章,间外亦一章,章章无穷尽。反正老子非和尚也,道自然乎。

Advertisements